疾病的隐喻 短评

  • 37 蜜三刀 2010-02-20

    隐喻是无可逃避的,反对隐喻的同时也难免落入隐喻的陷阱。正如意义是不可逃避的,因此反对阐释的同时其实也在阐释。

  • 30 Entsagung 2014-07-18

    最不让我满意的是桑塔格的这本评论感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只是在重复福柯疯癫与文明的理论内核,卡勒说过,没有革新的文学理论根本称不上文学理论。就像汉娜阿伦特在论极权主义起源中讲到那样,一个生存在公共领域中的概念是由在特定历史时间段内不断重复的感觉经验强化得来的,但好歹人家选择是历史性的社会题材,在论题的选择上,我最反感的是将科学的领域和文学领域混淆在一起 文学试图从科学那里乞讨一点论证的立足点使得自己看起来有那么些说服力,就好像是一群乱糟糟的饿的皮包骨头的鬣狗趁着雄狮不注意小心翼翼从他嘴边捡一些掉下的肉渣滓一样,桑塔格这书前半部分感觉就是在对自己癌症时近乎病态的感伤心理作用下写出来的。。

  • 20 琴 酒 2010-02-02

    或许是最近同时在看桑塔格和阿伦特的关系,总觉得桑塔格无论是力度还是行文抑或引证,所关注的都太浅了,她自己总结前文时所提到的出发点和意图,完全没有体现出来,她所反对的歧视通过隐喻的强化,把这些剖开,让光打在上面,清晰的了解——但隐喻是否有这样的力量,是否是隐喻带来的强化,这个最直接的关系被绕过,总让人觉得那么不伦不类。不过这书有好多启蒙点,比如那一段英国人说梅毒是法国病法国人说是日耳曼病的,还有我恍然大悟原来肺结核的桥段其实和我们今天韩剧里烂俗的白血病如出一辙。想读疯颠与文明。

  • 12 [已注销] 2014-06-20

    她的方法论让我觉得不太可靠,可能需要更严谨的知识考古学……除此之外都挺好的。不过我在想,如果社会隐喻背后真有一个科学的实体存在呢?

  • 9 狸空 2013-05-25

    “疾病并非隐喻,而看待疾病的最真诚的方式—同时也是患者对待疾病的最健康的方式—是尽可能消除或抵制隐喻性思考。”

  • 9 纪小楼 2015-01-29

    如果不是课程作业 我一点也不想读这类书。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隐喻和背后的权力话语。它们总是用不那么可亲的语言煽动内心对这个世界美的解构和质疑,这种感觉糟糕透了。我只想单纯欣赏美,不需要知道背后。所以更多的和学艺术的人做朋友,轻松又舒适。

  • 7 fushia 2013-03-21

    疾病带来的胜利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社会意义上的死亡。

  • 6 姜来福 2016-12-03

    译者存在感太强了,跟弹幕似的。

  • 5 孤岛森林 2010-12-07

    就知道了疾病就是疾病,没有其他意义,我看觉得很多废话........

  • 4 Cambrian 2012-07-15

    确实有福柯的影子

  • 6 poiuny 2013-02-26

    本书由Illness as Metaphor 和 AIDS and Its Metaphor两篇文章组成。在第一篇中作者首先通过分析加诸癌症和结核病两种疾病之上的各种隐喻,分析了人们关于疾病的观念及其形成与变化。作者希望借此“尽可能消除或抵制隐喻性思考”(p5),将病人从有关疾病的道德性判断中解脱出来。而第二篇文章写于1989年,是作者重读《作为隐喻的疾病》之后的想法;她分析了艾滋病作为一种流行病被人们赋予的隐喻。作者在有关艾滋病成为全球事件、具有过多”公共性“方面的论述,联系现在的实际依然非常有趣,值得思考。(我觉得这本书算是比较容易读的,感觉译者也译的比较用心。)

  • 4 Sarcophagus 2013-03-29

    欧洲近现代文化、文学、政治哲学中的忧郁、感伤、自恋形象。结核、精神错乱、麻风、梅毒、艾滋、儿麻等的文化隐喻。恐惧创伤之生灭,神义科学人性之纠缠,社会个体他者之勾连。译序酣畅。译注细致(P57给跪)

  • 4 韧勉 2010-08-15

    一直没觉得苏珊桑塔格牛逼在哪里?

  • 3 野次馬 2011-04-13

    角度很妙。有不少可以探究的点:天朝一贯以来“毒瘤”的政治隐喻,扩散性疾病在现代科幻作品中的角色,异己与感染源、不洁的联系,还有政体与人体的相互借喻…… 此外感觉十年过去桑塔格的文风依然散漫,很多地方絮絮叨叨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读的时候不停想起时光队伍。

  • 3 成知默 2015-12-17

    2015年第129本:关于结核、癌症、艾滋等疾病的隐喻性描绘,从社会、文化、政治等角度将疾病妖魔化,为之打上耻辱的印记,而罔顾患者的不幸与痛苦,将其置于另一重惩罚之下。桑塔格说看待疾病最真诚的方式是“尽可能消除或抵制隐喻性思考”,然而旧的隐喻或许不断凋亡,但新的隐喻仍在继续伤害着病人。

  • 3 Adiósardour 2012-02-27

    关于“隐喻”, 苏珊·桑塔格采用了亚里斯多德的定义, 即“以他物之名名此物”; 而所谓“疾病隐喻”, 就是把疾病作为形容词, 即说某物“像”或“是”疾病, 是指这事恶心或丑恶, 在社会意义和道德意义上不正确。桑塔格在论述中引用了西方文化中的许多疾病隐喻, 比如, “看任何一个大城市纵横交错的平面图, 就是在看纤维瘤的纵横交错”; “西藏的那种隐修生活方式, 对文明来说, 是一种结核病”。这告诉我们, 隐喻这种人类创造性思维形式和修辞手段, 可能是危险的, 应该警惕和摒弃那些在文化上不正确、在意识形态上具有欺骗性和鼓动性的隐喻, 尤其是疾病隐喻。

  • 4 keledoll 2016-04-07

    有过疾病的感受,才理解所谓疾病的污名化,是如何蚕食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和精神,这种病态化表征在当今中国,依然连讨论空间都没有~

  • 2 之如 2014-04-06

    更具体的“反对阐释”的例证。结核病那一节,说来同时期在中国,曹雪芹也是让林妹妹得了肺结核-中西审美情趣契合得有趣。例证很多,观点重复也多些,《艾滋病及其隐喻》相对而言没什么观点突破,不过“用一个更大的恐惧让另一个恐惧相形见拙”这一点有趣。

  • 2 燕仰 2013-10-19

    关于结核病、癌症、梅毒、麻风病、小儿麻痹、艾滋病和瘟疫的隐喻分析太精彩,译者程巍所加的关于中国的译注非常棒。

  • 2 GoodMorning 2014-03-10

    所有新问题都是老问题。另,译注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