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马佐夫兄弟(上下)的笔记(1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贝格儿

    贝格儿 (夜太短,貘还没来得及吃掉梦)

    卡拉马佐夫兄弟人物关系图(略剧透,转载请注明作者)   (3回应)

    2012-12-13 21:16   16人喜欢

  • kitano kazuo

    kitano kazuo (这里就是罗陀斯,就在这里跳吧。)

    因为现在每人都想尽量让自己远离别人,愿意在自己身上感到生命的充实,但是经过一切努力,不但没有取得生命的充实,反倒走向完全的自杀,因为人们不但未能达到充分肯定自己的存在,反而陷入了完全的孤立。我们这个时代,大家各自分散成个体,每人都隐进自己的洞穴里面,每人都远离别人,躲开别人,把自己的一切都藏起来,结果是一面自己被人们推开,一面自己又去推开人们。每人在独自积聚财富,心想我现在是多么有力,多么安全,而...   (1回应)

    2012-05-03 13:28   4人喜欢

  • 刨沙艺术家

    刨沙艺术家 (久要不忘平生之言)

    有三种力量,地上仅有的三种力量,可以永远征服和俘虏这些意志薄弱的叛逆者的良心,使他们得到幸福——这三种力量就是奇迹、神秘和权威。你把这三者全部拒绝了,你这样做是自己开了先例。

    2014-12-29 16:09   2人喜欢

  • 凝子

    凝子

    “今天我特别轻松,但是我已经知道,这只是一会儿的事。我现在对自己的病知道得很清楚。假使您觉得我很快乐,那么再也没有比您说这样的话更使我喜欢的了。因为人是为幸福而生的。谁十分幸福,谁就完全有资格对自己说:‘我在这世上履行了上帝的约言。’所有虔诚的人,所有圣者,所有神圣的苦修者全是幸福的。” “啊呀,您说得多好,说得多么勇敢、高尚!”母亲大声说,“您的话好象透到了别人的心坎里。可是幸福,幸福,幸福究...

    2016-03-13 22:11   1人喜欢

  • 睡蛹

    睡蛹 (凝視深渊)

    第三节 灵魂的苦痛 第一次磨难 前面讲到,米卡坐在那里,睁大眼睛诧异地望着在场的人,不明白他们在对他说些什么。突然,他站了起来,高高地举起双手,大声喊道: “我没有犯罪!对于这个血我没有罪!对于我父亲的血,没有罪,……想杀他,但是没有犯罪!不是我!” 但他刚喊出这几句话,格鲁申卡就从帘子后面冲了出来,径直跪倒在警察局长的脚下。 “这是我,是我,是我这个该杀的,这是我的罪过!”她用撕心裂肝的...

    2014-04-12 22:31   1人喜欢

  • kitano kazuo

    kitano kazuo (这里就是罗陀斯,就在这里跳吧。)

    我不愿有和谐,为了对于人类的爱而不愿。我宁愿执着于未经报复的痛苦。我宁愿执着于我的未经报复的痛苦和我的未曾消失的愤怒,即使我是不对的。和谐被估价得太高了,我出不起这样多的钱来购买入场券。所以我赶紧把入场券退还。只要我是诚实的人,就理应退还,越早越好。我现在正是这样做。我不是不接受上帝,阿廖沙,只不过是把入场券恭恭敬敬地退还给他罢了。

    2012-05-02 12:24   1人喜欢

  • 不知是不知

    不知是不知

    神父和师傅们,我老在想:“地狱是什么?”我以为它是“由于不能再爱而受到的痛苦”。

    2019-05-23 22:52

  • 不知是不知

    不知是不知

    教士所走的路就完全不同了。人们对修持、守斋和祈祷甚至加以嘲笑,其实唯有通过这些才能走上真正的、实在的自由的大道,因为只要我能戒除多余的、无用的需要,压制自私的、骄傲的意志,以修持来自行鞭策,就能借上帝的帮助达到精神的自由和随之而来的精神的快乐。真正能理解伟大的思想,实际去为它服务的,究竟是那个孤立的富翁呢?还是从物欲和习惯的摆布下解放出来的人呢?

    2019-05-22 22:50

  • 不知是不知

    不知是不知

    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总共只有几千人,而且全是神,可是其余的人呢?其余那些软弱的,不能忍受强者们所忍受的事物的人,他们又有什么错呢?无力承受这么可怕的赐予的软弱的灵魂,又有什么错呢?……我们改正了你的事业,把它建立在奇迹、神秘和权威的上面。人们很喜欢,因为他们又像羊群一样被人带领着,从他们的心上卸去了十分可怕的赐予,给他们带来了那样多痛苦的赐予。……我们这样平心静气地对待人类的软弱无能,满腔热爱地...

    2019-05-17 22:40

  • 不知是不知

    不知是不知

    “假如你想知道你是不是上帝的儿子,你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会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带着飞走,因此你不会落地摔死,那时你就可以知道你是不是上帝的儿子,那时你会证明对于你的父的信仰是多么坚定。”但是你听完以后拒绝了这个建议,没有听他的话,没有跳下去。自然你这举动是骄傲而庄严的,像上帝一样,但是那些人,那个意志薄弱的叛逆种族,他们也是上帝么?你当时明白,你只要跨一步,只要作一个跳下去的...

    2019-05-17 22:15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1 1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卡拉马佐夫兄弟(上下)

>卡拉马佐夫兄弟(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