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的原文摘录

  • 四凤约有十七八岁,脸上红润,是个健康的少女,她整个的身体都很 发育,手很白很大,走起路来,过于发育的乳房很明显地在衣服底下颤动着。 她穿一件旧的白纺绸上衣,粗山东绸的裤子,一双略旧的布鞋。她全身都非 常整洁,举动虽然很活泼,因为经过两年在周家的训练,她说话很大方,很 爽快却很有分寸。她的一双大而有长睫毛的水凌凌的眼睛能够很灵敏地转 动,也能敛一敛眉头,很庄严地注视着。她有大的嘴,嘴唇自然红艳艳的, 很宽,很厚,当着她笑的时候,牙齿整齐地露出来,嘴旁也显着一对笑涡, 然而她面部整个轮廓是很庄重地显露着诚恳。她的面色不十分白,天气热, 鼻尖微微有点汗,她时时用手绢揩着。她很爱笑,她知道自己是好看的,但 是她现在皱着眉头。 (查看原文)
    AMY园 1回复 10赞 2017-02-26 22:19:49
    —— 引自第1页
  • 周繁漪进。 她一望就知道是个果敢阴鸷的女人,她的脸色苍白,只有嘴唇微红,她的大而灰暗的眼睛同高鼻粱令人觉得有些可怕。但是眉目间看出来她是忧郁的,在那静静的长的睫毛的下面。有时为心中的郁积的火燃烧着,她的眼光会充满了一个年青妇人失望后的痛苦与怨望,她的嘴角向后略弯,显出一个受抑制的女人在管制着自己。她那雪白细长的手,时常在她轻轻咳嗽的时候,按着自己瘦弱的胸。直等自己喘出一口气来,她才摸摸自己胀得红红的面颊,喘出一口气。她是一个中国旧式女人,有她的文弱,她的哀静,她的明慧-她对诗文的爱好,但是她也有更原始的一点野性:在她的心,她的胆量,她的狂热的思想,在她莫明其妙的决断时忽然来的力量。整个地来看她,她似乎是一个水晶,只能给男人精神的安慰,她的明亮的前额表现出深沉的理解,像只是可以供清谈的;但是当她陷于情感的冥想中,忽然愉快地笑着;当她见着她所爱的,红晕的颜色为快乐散布在脸上,两颊的笑涡也显露出来的时节,你才觉得出她是能被人家爱的,应当被人爱的,你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女人,跟一切年青的女人一样。 (查看原文)
    AMY园 1回复 10赞 2017-02-26 22:19:49
    —— 引自第1页
  • 周萍进。他约莫有二十八九,脸色苍白,躯干比他的弟 弟略微长些。他的面目清秀,甚至于美,但不是一看就使女人醉心的 那种男子。他有宽而黑的眉毛,有厚的耳垂,粗大的手掌,乍一看,有时会令人觉得他有些憨气的;不过,若是你再长久地同他坐一坐,会感到他的气 味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纯朴可喜,他是经过了雕琢的,虽然性格上那些粗涩的 渣滓经过了教育的提炼,成为精细而优美了;但是一种可以炼钢熔铁的,不 成形的原始人生活中所有的那种“蛮”力,也就是因为郁闷,长久离开了空 气的原因,成为怀疑的,怯弱的,莫明其妙的了。和他谈两三句话,遍知道 这是一个美丽的空形,如生在田野的麦苗移植在暖室里,虽然也开花结实, 但是空虚脆弱,经不起现实的风霜。在他灰暗的眼神里,你看见了不定,犹 疑,怯弱同冲突。当他的眼神暗下来,瞳人微微地在闪烁的时候,你知道他 在密阅自己的内心过缺,而又怕人窥探出他是这样无能,只讨生活于自己的 内心的小圈子里。但是你以为他是做不出惊人的事情,没有男子的胆量么? 不,在他感情的潮涌起的时候,--哦,你单看他眼角间一条时时刻刻地变动的刺激人的圆线,极冲动而敏锐地红而厚的嘴唇,你便知道在这种时候, 他会冒然地做出自己终身诅咒的事,而他生活是不会有计划的。他的嘴角松 弛地垂下来。一点疲乏会使他眸子发呆,叫你觉得他不能克制自己,也不能有规律地终身做一件事。然而他明白自己的病,他在改,不,不如说是在悔, 永远地在悔恨自己过去由直觉铸成的错误;因为当着一个新的冲动来说时, 他的热情,他的欲望,整个如潮水似地冲动起来,淹没了他。他一星星的理智,只是一段枯枝卷在旋涡里,他昏迷似地做出自己认为不应该做的事。这 样很自然地一个大错跟着一个更大的错。所以他是有道德观念的,有情爱的, 但同时又是渴望着生活,觉得自己是个有肉体的人。 (查看原文)
    AMY园 1回复 10赞 2017-02-26 22:19:49
    —— 引自第1页
  • 也许蘩漪吸住人的地方是她的尖锐。她是一柄犀利的刀,她愈爱的,她愈要划着深深的创痕。她满蓄着受着抑压的“力”,这阴鸷性的“力”恰是…(让人)…着迷的缘故。爱这样的女人需有厚的口胃,铁的手腕,岩似的恒心,而周萍,一个情感和矛盾的奴隶,显然不是的。不过有人会问为什么她会爱这样一棵弱不禁风的草,这只好问她的运命,为什么她会落在周朴园这样的家庭中。 (查看原文)
    陆离 3赞 2012-09-21 23:40:32
    —— 引自第8页
  • 人的心都靠不住,我并不是说人坏,我就是恨人性太弱,太容易变了。 (查看原文)
    羽夜祭 4赞 2014-12-17 22:53:58
    —— 引自第125页
  • 我是我自己——一个渺小的自己;我不能窥探这些大师们的艰深,犹如黑夜的甲虫想象不来白昼的明朗......也许在所谓“潜意识”的下层,我自己欺骗了自己;我是一个忘恩的仆隶,一缕一缕地抽取主人家的金线,织好了自己丑陋的衣服,而否认这些褪了色(因为到了我的手里)的金丝也还是主人家的。其实偷人家一点故事,几段传插,并不寒碜。 (查看原文)
    贞儿 3赞 2019-03-25 19:24:05
    —— 引自第369页
  • 我并没有显明地意识着我是要匡正讽刺或攻击些什么。也许写到末了,隐隐仿佛有一种情感的汹涌的流来推动我,我在发泄着被抑压的愤懑,毁谤着中国的家庭和社会。然而在起首,我初次有了《雷雨》一个模糊的影像的时候,逗起我的兴趣的,只是一两段情节,几个人物,一种复杂而又原始的情绪 (查看原文)
    贞儿 3赞 2019-03-25 19:24:05
    —— 引自第369页
  • 周蘩漪......她是最“雷雨”的性格,她的生命交织着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她拥有行为上许多的矛盾,但没有一个矛盾不是极端的,“极端”和“矛盾”是《雷雨》蒸热的氛围里两种自然的基调,剧情的调整多半以它们为转移......我最早想出的,并且也较觉真切的是周繁漪......这类女人许多有着美丽的心灵,然为着不正常的发展,和环境的窒息,她们变为乖戾,成为人所不能了解的......抑郁终身......蘩漪自然是值得赞美的,她有火炽的热情,一颗强悍的心,她敢冲破一切,做一次困兽的斗。 (查看原文)
    贞儿 3赞 2019-03-25 19:24:05
    —— 引自第369页
  • 周冲原是可喜的性格......他藏在理想的堡垒里,他有许多憧憬,对社会,对家庭,以至于对爱情......他看不清社会......他爱的只是爱,一个抽象的观念,还是个渺茫的梦。 (查看原文)
    贞儿 3赞 2019-03-25 19:24:05
    —— 引自第369页
  • 热极了,闷极了,这里真是再也不能住的。我希望我今天变成火山的口,热烈烈地冒一次,什么我都烧个干净,那时我再掉在冰川里,冻成死灰,一生只热烈地烧一次,也就算够了。我过去的是完了,希望大概也是死了的。哼,什么我都预备好了,来吧,恨我的人,来吧,叫我失望的人,叫我忌妒的人,都来吧,我在等候着你们。 (查看原文)
    Swear 2赞 2014-07-25 00:45:50
    —— 引自第85页
  • 他约莫有二十八九,脸色苍白,躯干比他的弟弟略微长些。他的面目清秀,甚至于可以说美,但不是一看就使女人醉心的那种男子。他有宽而黑的眉毛,有厚的耳垂,粗大的手掌,乍一看,有时会令人觉得他有些憨气的;不过,若是你再长久地同他坐一坐,会感到他的气味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纯朴可喜,他是经过了雕琢的,虽然性格上那些粗涩的渣滓经过了教育的提炼,成为精细而优美了;但是一种可以炼钢熔铁的,不成形的原始人生活中所有的那种"蛮"力,也就是因为郁闷,长久离开了空气的原因,成为怀疑的,怯弱的,莫明其妙的了。和他谈两三句话,遍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空形,如生在田野的麦苗移植在暖室里,虽然也开花结实,但是空虚脆弱,经不起现实的风霜。在他灰暗的眼神里,你看见了不定,犹疑,怯弱同冲突。当他的眼神暗下来,瞳人微微地在闪烁的时候,你知道他在密阅自己的内心过缺,而又怕人窥探出他是这样无能,只讨生活于自己的内心的小圈子里。但是你以为他是做不出惊人的事情,没有男子的胆量么?不,在他感情的潮涌起的时候,--哦,你单看他眼角间一条时时刻刻地变动的刺激人的圆线,极冲动而敏锐地红而厚的嘴唇,你便知道在这种时候,他会冒然地做出自己终身诅咒的事,而他生活是不会有计划的。他的嘴角松弛地垂下来。一点疲乏会使他眸子发呆,叫你觉得他不能克制自己,也不能有规律地终身做一件事。然而他明白自己的病,他在改,不,不如说是在悔,永远地在悔恨自己过去由直觉铸成的错误;因为当着一个新的冲动来说时,他的热情,他的欲望,整个如潮水似地冲动起来,淹没了他。他一星星的理智,只是一段枯枝卷在旋涡里,他昏迷似地做出自己认为不应该做的事。这样很自然地一个大错跟着一个更大的错。所以他是有道德观念的,有情爱的,但同时又是渴望着生活,觉得自己是个有肉体的人。于是他痛苦了,他恨自己,他羡慕一切没有顾忌,敢做坏事的人,于是他会同情鲁贵;他又钦慕一切能抱着一件事业向前做,能依循着一般... (查看原文)
    深山松下客 1赞 2019-01-04 00:40:16
    —— 引自章节:第一幕
  • 鲁四凤那不是你自己赌钱输光的! 鲁大海你别理他,让他说。 鲁 贵 (只顾嘴头说得畅快,如同自己是唯一的牺牲者一样)我告诉你,我是家败人亡,一天不如一天。我受人家的气,受你门的气。现在好,连想受人家的气也不成了,我跟你们一块儿饿着壮子等死。你们想想,你们是哪一件事对得起我?(忽而觉得自己的腿没处放,面向鲁妈)侍萍,把那凳子拿过来。我放放大腿。 鲁 贵 (端起杯子,对四凤)这是白水,小姐!(泼在地上) 鲁四凤 (冷冷地)本来是白水。没有茶。 鲁 贵 (因为她打断他的兴头。向四凤)混账。我吃完饭总要喝杯好茶,你还不知道么, 鲁大海 (故意地)哦,爸爸吃完饭还要喝茶的。(向四凤)四凤,你怎么不把那一两四块八的龙井沏上,尽叫爸爸生气。 鲁四凤龙井?家里连茶叶未也没有。 鲁大海 (向鲁贵)听见了没有?你就将就将就喝杯开水吧,别这样穷讲究啦。(拿一杯白开水,放在他身旁桌上,走开) 鲁侍萍嗯,完了。这一本账算不清楚,报复是完不了的。什么都是天定,妈愿意你多受点苦。 鲁大海那是妈自己,我—— 鲁侍萍 (高声)大海,你是我最爱的孩子,你听着,我从来不用这佯的口气对你说过话,你要是伤害了周家的人,不管是那里的老爷或者少爷,你只要伤害了他们,我是一辈子也不认你的。 鲁侍萍好,你去。不过,你可得准回来。一家人不许这样怄气。 鲁四凤刚才赵三又来堵门要你的赌账,妈就把那个钱都还给他了。 鲁 贵 (问鲁蚂)六十块钱?都还了账啦? 鲁侍萍嗯,把你这次的赌账算是还清了。 鲁 贵 (急了)妈的,我的家就是叫你们这样败了的,现在是还账的时候么? 鲁侍萍 (沉静地)都还清了好。这儿的家我预备不要了。 鲁 贵 (滔滔地)四凤跟我有吃有穿,见的是场面人。你带着她,活受罪,干什么? 鲁侍萍 (对他没有办法)跟你也说不明白。你问问她愿意跟我还是愿意跟你? 鲁 贵 自然是愿意跟我。 ... (查看原文)
    飞鸟大师 1赞 2013-03-01 22:28:02
    —— 引自第1页
  • 周 冲 有时我就忘了现在,(梦幻地)忘了家,忘了你,忘了母亲,并且忘了我自己。我想,我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非常明亮的天空,……在无边的海上……哦,有条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在海风吹得紧,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有点咸的时候,白色的帆张得满满地,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飞,向着天边飞。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我们坐在船头,望着前面,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 (查看原文)
    深山松下客 1赞 2019-01-08 11:06:12
    —— 引自章节:第三幕
  • 周冲进。他身体很小,却有着大的心,也有着一切孩子似的空想。他年轻,才十七岁,他已经幻想过许多许多不可能的事实,他是在美的梦里活着的。现在他的眼睛欣喜地闪动着,脸色通红,冒着,他在笑。 (查看原文)
    再別黃鶴 1赞 2021-01-04 20:35:40
    —— 引自第32页
  • 但是眉目间看出来她是忧郁的,在那静静的长的睫毛的下面,有时为心中的郁积的火燃烧着,她的眼光会充满了一个年轻妇人失望后的痛苦与怨望。她的嘴角向后略弯,显出一个受抑制的女人在管制着自己。她那雪白细长的手,时常在她轻轻嗽的时候,按着自己瘦弱的。直等自己喘出一ロ气来,她才摸摸自己涨得红红的面颊,喘出一ロ气。她是一个中国旧式女人,有的文弱,她的哀静,她的明慧,一一她对诗文的爱好,但是她也有更原始的一点野性:在她的心,她的胆量,她的狂热的思想,在她莫明其妙的决断时忽然来的力量。整个地来看她,她似乎是一个水晶,只能给男人精神的安慰,她的明亮的前额表现出深沉的理解,像只是可以供清谈的;但是当她陷于情感的冥想中,忽然愉快地笑着;当着她见着她所爱的,红晕的颜色为快乐散布在脸上,两颊的笑窝也显露出来的时节,你才觉得出她是能被人爱的,应当被人爱的,你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女人,跟一切年轻的女人一样。她会爱你如一饿了三天的狗咬着它最喜欢的骨头,她恨起你来也会像只恶狗狺地,不,多不声不响地恨恨地吃了你的。然而她的外形是沉静的,忧烦的,她会如秋天傍晚的树叶轻轻落在你的身旁,她觉得自己的夏天已经过去,西天的晚霞早暗下来了。 (查看原文)
    再別黃鶴 1赞 2021-01-04 20:35:40
    —— 引自第43页
  • 热极了,闷极了,这里真是再也不能住的。我希望我今天变成火山的口,热烈烈地冒一次,什么我都烧个干净,那时我就再掉在冰川里,冻成死灰,一生只热热地烧一次也就算够了。 (查看原文)
    再別黃鶴 1赞 2021-01-04 20:35:40
    —— 引自第91页
  • 蘩漪由中门上。】不作声地走进来,雨衣上的水还在往下滴,发有些湿。颜色是很惨白,整个面部像石膏的塑像。高而白的鼻梁,薄而红的嘴死死地刻在脸上,如刻在一个严峻的假面上,整个脸是无表情的,只有她的眼睛烧着心内的疯狂的火,然而也是冷酷的,爱和恨烧尽了女人ー切的仪态,她像是厌弃了一切,只有计算着如何报复的心念在心中起伏。 (查看原文)
    再別黃鶴 1赞 2021-01-04 20:35:40
    —— 引自第183页
  • 我不知道怎样来表白我自己,我素来有些忧都而暗涩;纵然在人前我有时也显露着欢娱,在孤独时却如许多精神总不甘于凝固的人,自己不断地来苦恼着自己,这些年我不晓得“宁静”是什么,我不明了我自己,我没有希腊所宝贵的智慧一一“自知”。除了心里永感着乱云似的匆促,切迫,我从不能在我的生活里找出个头结。所以当着要我来解释自己的作品,我反而是茫然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21-02-24 01:43:47
  • 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迷上了蘩漪,他说她的可爱不在她的“可爱”处,而在她的“不可爱”处。诚然如若以寻常的尺来衡量地,她实在没有几分赢人的地方。不过聚许多所谓“可爱的”女人在一起,便可以鉴别出她是最富于魅惑性的。这种魅惑不易为人解悟,正如爱姜片的才道得出辛辣的好处。所以必有一种明白蘩漪的人始能把握着她的魅感,不然,就只会觉得地阴鸷可怖。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21-02-24 01:43:47
  • 他见着四风,当时就觉得她新鲜,她的“活”!他发现他最需要的那一点东西,是充满地流动着在四凤的身里。她有“青春”,有“美”,有充溢着的血,固然他也看到她是粗,但是他直觉到这才是他要的,渐渐地他厌恶一切忧郁过分的女人,忧郁已经蚀尽了他的心;他也恨一切经过教育陶冶的女人,(因为她们会提醒他的缺点)同一切细致的情绪,他觉得腻!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21-02-24 01:43:47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