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的笔记(1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statuette

    statuette

    "肯定,现在整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我的下落,我可以认为我失踪了" 越往后读越深刻   (2回应)

    2014-05-12 22:35   2人喜欢

  • 游民D 🌈

    游民D 🌈 (火中取栗,水里放屁)

      他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个习惯于在晨昏暗影和黑夜中活动的动物,白日的光明每每刺痛他的眼睛。在水坝周围活动的时候,他不再需要沿着小径行走。主要是靠一种触觉而不是视觉,一种存在物对他的眼球和脸上的皮肤的压力,警告他面前出现的任何障碍物。他的双眼连续几个小时不集中在目标上,就好像盲人的眼睛一样。他也学会了依赖嗅觉。他把来自泥土中的清爽甘甜的水味吸进自己的肺叶。它使他陶醉,这气味他永远也吸不够。虽然他...

    2013-03-08 20:26   1人喜欢

  • 津和

    津和

    睡眠在他的脑海里好像一团亲切宽厚的雾气降落下来。 我能够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他想到,也许直到我死去。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每一天总是和前一天一模一样,没有什么事情可说。那种走在大道上时才有的焦虑,开始离他而去。有时候,当他走着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他能够理解了,为什么人们会撤退到这里来,把自己隔绝在方圆多少英里的沉默、静谧之中;他能够理解了,人们为什么会想要把拥有如此之多的沉默与静谧...

    2018-07-13 22:25

  • 风挑一点灯

    风挑一点灯

    也许事实是只要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走出营地,同时走出所有的营地。对于这个时代,也许这足以构成一种成就。现在还剩下多少人没有遭到关押或者软禁?我已经逃离了那些营地;也许,如果我躺得位置很低,我也能逃过人们的博爱。 …… (这就是它的全部寓意吗?他想,这整个故事的全部寓意:总有时间做每一件事情。难道寓意就是这样来的?自发的,在事情的发展过程中,当你很少期望它们的时候,它却到来了。)

    2016-12-27 21:56

  • 风挑一点灯

    风挑一点灯

    对于我来说,她是一个女人,但是对于她自己,她依然是一个招呼母亲拉住自己的小手帮助自己的孩子。而她自己的母亲,由于生命的秘密,我们看不见她,但她也是一个孩子。我是来自于一个孩子的行列,它漫长得没有尽头。 他努力想象着站在这漫长行列最前面的一个孤独的人影,一个穿着无形的灰色衣服的女人,她不是来自任何母亲;但是当他不得不想到她所生活于其中的那片宁静,那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时间的宁静时候,他的头脑逡巡不前了...

    2016-12-27 10:05

  • 风挑一点灯

    风挑一点灯

    他从来没向自己说透,在这个原因和事实之间,还存在着一个裂缝,这裂缝远比他与那火光之间的距离更大。当他试图向自己解释的时候,那里永远存在着一个裂缝,一个窟窿,一片黑暗,在它面前,他的理解力被卡住了,要进入其中,滔滔不绝的言语是无用的。言语被吃掉了,裂缝依然存在。他的故事永远是一个有窟窿的故事:一个错误的故事,永远错误的故事。

    2016-12-27 09:31

  • 慕树

    慕树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我犯的错误,他想,追溯往昔,是没有拥有很多的种子,在每一个兜里放上不同纸袋的种子:南瓜种子,西葫芦种子,豆子,胡萝卜种子,甜菜根种子,葱头种子,西红柿种子,菠菜种子。也应该把一些种子放在我的鞋子里,放在我的大衣的领子里,以防一路上的那些强盗。那时候,我的错误是把我所有的种子都统统种在一块地里。我本来应该把它们种在大草原上绵延几英里的许多地块上,每块地不比我的手掌大,并且画一张地图始终带在身边,这样...

    2016-11-30 22:42

  • 慕树

    慕树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迈克尔斯心里装着使荒野里开满南瓜花的想象,他是另一个太忙碌、太愚蠢又太专心的人,他听不到历史车轮隆隆的声音。 P196 ……迈克尔斯在我看来,总是好像某个人把一捧尘土拨拉到一起,把唾沫吐在上面,把它拍成一个基本的人形,犯一两个错误(那张嘴,无疑还有头脑中的内容),忽略了一两个细节(性),但是最终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小泥人儿,那种小人儿,人们常常在农民艺术品中看到,他从自己的宿主——母亲的两条大腿中间来...

    2016-11-28 11:31

  • 慕树

    慕树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要求他把她带回自己的出生地,他已经这样做了,虽然这也许只是一个语言的恶作剧。但是,如果这个农场并不是她真正的出生地,那该怎么办?她曾经说过的大车棚的那些石墙在哪里?他决定自己在白天去探访一下那个农家庭院和山坡上的那些小屋,以及小屋旁那块长方形的光秃秃的土地。如果我的母亲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我肯定会知道的,他告诉自己说。他合上双眼,想要在自己的想象中恢复她的故事中讲到的那些土坯墙...

    2016-11-24 11:57

  • 过水忘川

    过水忘川 (不是说好一起过年的吗)

    战争是万众之父万众之王。 有时他显身为神,有时显身为人。 有时他造就奴隶无数,有时却造就自由解放的人群。

    2015-12-02 14:0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

>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