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全五册)的笔记(12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秦红棉和钟夫人要穴被点,被段正淳一手一个搂住,不红而同的向他恨恨瞪了一眼,均想:“又上了他当。我怎地如此胡涂?这一生中上了他这般大当,今日事到临头,仍然不知提防。” 这师姐妹二人,一再相互提醒:“师姐你别上他当啊”,“师妹他又在骗你了你小心”。然后就一起又掉沟里了。 有一种女司机开车的感觉。   (2回应)

    2015-03-29 00:39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挥,将他掷了出去。 库里冷笑道:“库里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挥,将大胡子掷了出去。 梅西冷笑道:“梅西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挥,将发胶掷了出去。 金庸冷笑道:“查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挥,将大头矮酒鬼掷了出去。 (上面这句话暗藏闽南哏)   (5回应)

    2015-05-31 00:48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钟万仇大怒,转动头说道:“云兄,此间事了之后,在下还要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云中鹤道:“妙极,妙极!我早就想杀其夫而占其妻,谋其财而居其谷。” 云中鹤最著名的一句台词,精彩之极。 不知为什么,总让我想到两首和游击队相关的红色歌曲: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游击队之歌》 “夺他的粮草大家用,抢他的军火要他命!”——《游击军歌》 那种对强抢豪夺的...   (3回应)

    2015-03-29 01:46   1人喜欢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木婉清见了师父和段正淳的神情,心底更是凉了,道:“师父,他……他骗我,说你是我妈妈,说他是我……是我爹爹。”秦红棉道:“你妈早已死了,你爹爹也死了。” 段正淳对木婉清说:我是你爸。你师父是你妈。 木婉清一看秦红棉和段正淳的尴尬样子,心知多半不虚。 她想问秦红棉的是:“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但她嘴里说出来的是:“师父,他骗我。” 正话反说,入情入理。

    2015-03-29 00:02   1人喜欢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那女郎道:“这当口亏你还笑得出!你笑什么?”段誉向她装个鬼脸,裂嘴又笑了笑。那女郎扬手拍拍拍的连抽了七八下。段誉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洋洋不理,奋力微笑。 “奋力微笑”一句令人喷饭。段誉这个人,用金圣叹的话说,是“上上人物”,呆也好,痴也好,却极为倔强,极有骨气。生死可以置之度外,对强暴者却决不可示弱。 段誉“不示弱”的方式又与一般人不同,并不说大话,说狠话,诸如“要杀要剐随便你”、“哼一声不是好...   (1回应)

    2015-03-28 22:06   2人喜欢

  • 如烟

    如烟 (及看花落后,却忆未开时)

    枯荣大师: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东方双树:常与无常,西方双树:我与无我,南方双树:乐与无乐,北方双树:净与无净

    2013-06-18 16:28   1人喜欢

  • 欧阳霈官

    欧阳霈官 (我静静写,等你来偷看)

    阿朱的死伤我太深。。。 想记下和她有关的一切。 阿朱和阿紫的锁片上写的话:阿紫的是“湖边竹,盈盈绿,报平安,多喜乐”阿朱的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这两句话,暗含了其母阮星竹的名字。 段正淳的那幅字——那幅让萧峰明白段正淳不是带头大哥的词“含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情意,醉思入横波。 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书少...

    2012-08-02 19:39   2人喜欢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耶律洪基又惊又喜,又是羞惭,虽急欲身离险地,却不愿在萧峰和辽军之前示弱,当下强自镇静,缓步走回阵去。 辽军中数十名亲兵飞骑驰出,抢来迎接。耶律洪基初时脚步尚缓,但禁不住越走越快,只觉双腿无力,几欲跌倒,双手发颤,额头汗水更是涔涔而下。待得侍卫驰到身前,滚鞍下马而将坐骑牵到他身前,耶律洪基已是全身发软,左脚踏入脚镫,却翻不上鞍去。两名侍卫扶住他后腰,用力一托,耶律洪基这才上马。 第一次读到这段的...

    2015-06-01 01:03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段誉、阮星竹、范骅、华赫艮、巴天石等大理一系诸人,听二人说到这一桩昔年的风流事迹,情不自禁的都偷眼向段正游瞄了一眼,都觉叶二娘这个情郎,身份,性情、处事、年纪、无一不和他相似。更有人想起:“那日四大恶人同赴大理,多半是为了找镇南王讨这笔孽债。”连段正淳也是大起疑心:“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难道有她在内?怎么半点也记不起来?倘若当真是经累得她如此,纵然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段某也决不能丝豪亏待了她,...

    2015-05-31 01:14   1人喜欢

  •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过了良久,迷迷糊糊的正要合眼睡去,忽听得阿碧轻轻一笑,低声道:“阿朱姊姊,你过来。”阿朱也低声道:“做啥介?”阿碧道:“你过来,我同你讲。”阿朱放下木桨,走到船尾坐下。阿碧搅着她肩头,在她耳边低声笑道:“你同我想个法子,耐末丑煞人哉。”阿朱笑问:“啥事体介?”阿碧道:“讲轻点。段公子阿困着?”阿朱道:“勿晓得,你问问俚看。”阿碧道:“问勿得,阿朱阿姊,我……我……我要解手。” 天了噜!阿碧居然要...   (5回应)

    2015-05-02 02:03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天龙八部(全五册)

>天龙八部(全五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