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阿拉斯加荒野的25年的笔记(2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书香

    书香 (敢于想象无限的美好)

    <原文开始></原文结束> 住在偏远水域的独行者,每人都有一间小屋和一队狗。冬日进行着,白日变短了,变暗了,然后感觉又慢慢变长了些,变亮了些。日历上的日期被画上圈圈,一页一页地被翻过去。寂静,有时候太寂静了。霜的声音在小屋墙上霹啪响,风在高处的云杉枝叶间吹动,狗在喂食时间吠叫,或对着远方野地的小动静叫嗥。晚上从寒冷中进来以及白天长久待在外面时,都想着相同的事情;读着同样那几本目录和杂志相..

    2012-08-07 11:26   1人喜欢

  • smile

    smile (旅行是为了做梦,天天做梦)

    即《星雪火》。 我突然察觉到某种不在乎我的死活的东西。 什么也不做,当个无名小卒,那会是一种好生活。像阳光下的一块石头那样安静。伐木、劈柴、生火取暖、将雪和冰融成水,这一切对生活的追求和事物的追求都是无穷无尽的。狩猎,以雪橇和狗拖着肉体行数英里路回家;学习雪上一只动物的行径,以便将毛皮从它背上撕下来。吃东西,洗濯,找时间睡觉;在寒冷中醒来,半亮的黎明,饥饿和思考。 我们的睡眠不够长。做一只熊就好多...

    2018-04-06 08:30

  • capsula

    capsula

    这块土地上有影子——在童年的森林中出没,将恐惧藏在枝叶间的树影,沙漠上岩石的影子,海上及夏日山丘上带来水的云朵的影子,以及水池和井里幽暗的形状和沙上亮光里朦胧的形体。它们来自地面,来自灰尘和泥土中崩塌的骨骸。 这些风的形象来自过去长着可怕的喙和爪的原始鸟类拍动的双翼,曾经走动且已离去者的影子,还有舐血者在夜晚贴近站立的牛的血管,或者沉睡之人的双足。在远北之地,沉重地陷入泥巴之中的乳齿象尸体,在黑...

    2016-07-03 10:43

  • capsula

    capsula

    一个流浪的回归到这块土地上,以人的形式在森林中辟出一块空地,用近处的树盖了一个遮蔽处。它来这儿学习这个地区的生存之道,来这儿睡觉和苏醒,成长和变老;来这儿观看河流、东移的云朵和草上的霜花。 它不会完全死去,它存在于你走的小径上以及黑色树皮上的琥珀色记号里。你会看到它在锻铁炉里,在正在腐烂的绞盘中,在一条你正走着的不知名的溪流时,所碰见的小屋底木上,以及在远处那座山的绿色断崖里。

    2016-07-03 10:36

  • capsula

    capsula

    我眼前这些水和冰的声音,在这些年来都是相同而熟悉的。但是并还有其他声音。走过池塘上的新冰时,冰下会发出奇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哀鸣,仿佛池塘深处有一个悲伤的幽灵,在试图着说话。仲冬时,当气温骤然改变,或者下面的病床正在换动,一大片薄冰会在起伏不定的碎裂声中,分裂开来。碎裂声快速地行进,末尾带着一种像吹开糠皮的声音,傍晚,当气温下降到最低点,冰雪之下痛苦地合唱。春天,当涨高的水失去了支撑,冰棚会发出打...

    2016-07-03 09:36

  • capsula

    capsula

    在阳光下注视它,或许这是第一次,我感到一种绝对的孤独。而当时喜爱孤独的我,明白就是死亡,最孤独的孤独。

    2016-07-03 09:27

  • capsula

    capsula

    早在我去森林生活许久之前,我对死亡的觉醒,似乎就具有一种我无法精确记得的深度。这个觉醒是一个由没有连贯的意向组合而成的记忆。一只被压碎在夏天的道路上,在阳光下发出恶臭的蛇,和我一星期前在草地上看到的那条柔软、闪闪发亮的活蛇相比,它显得多么暗淡而扁平。我从后院池塘底拉出一只淹死的、膨胀的青蛙。为什么它不呼吸?一只死鸟腐败的鼻孔里有几只白色的小虫卷成一团。这些都是一个未受教化、没有多少直觉性恐惧的童年...

    2016-07-01 18:16

  • capsula

    capsula

    狩猎和钓鱼、野生水果、布置陷阱、我们所烧的木柴以及我们所吃的水果,这一切都是这块土地赐给我们的。拿在灯下看时,这只山猫的毛皮是十分可爱的,摇动几下,毛就会竖立在皮上。而麋鹿的肉则十分美味,可以填饱肚子,保持体温,而且我不必向肉饭购买。然而,我无法不思考、不动情感地区布置陷阱,去屠杀动物。或许这种屠杀正以某种细微但致命的方式伤害着我。在这儿,生命同样存在于阳光和霜雪之中,存在于生物旺盛的血液和体液之...

    2016-07-01 18:00

  • capsula

    capsula

    我在这些森林里实现了一个梦,远北之地古老的梦,读过并且吸收了的古老故事:关于雪和狗、关于麋鹿和山猫、关于依然是这些未有人烟之地原生的一切的梦。我生命中曾经做过的事,没有一件比这个更令我心满意足了。然而,这个梦似乎只是半计划性的,就仿佛我追逐这风中的一个气味,然后就来到了这儿,一旦来到了这儿,就必须留下,不能回头。

    2016-07-01 17:49

  • capsula

    capsula

    他想着,这种生活还会持续数年。在以后的数年,他讲继续看到黎明缓缓地到来,晨曦照射在雪上;他将继续住在这个地方,与孤独和寂静为伍。或者事情会改变,变得充满声音和新人,而这是他无法了解的,他自己会变老,头发会转白,身子会僵硬,困难地走向堆积起来的木材和捕兽陷阱。但是,只要他还能走、能站、他将固守着这个雪地,固守着这儿的皮毛动物,固守着这种和狗一起共度的孤独生活。 现在,某样东西涌入他的意识之中,是关...

    2016-07-01 17:34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一个人在阿拉斯加荒野的25年

>一个人在阿拉斯加荒野的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