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笔记(2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那些像鲜明而颤动的彩虹似的,称之为“爱”的情感,在我心中凋谢了,愈来愈常常地爆发那种对一切都怨恨的带炭气味的青色火苗,那股沉重的不满的感情,那种在这灰色的死气沉沉的无聊气氛中孤独的感觉,死灰似的在心中冒烟。

    2019-04-12 18:34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如果站在条凳上,从窗户上层玻璃往外看,越过屋顶,可以看见挂着灯笼的工厂大门,像一个老乞丐张开无牙的黑嘴,成群的小人拥挤地向那里面爬。中午,又响起汽笛;大门的两片黑嘴唇张开了,露出一个深洞,工厂呕吐出被反复咀嚼了的人们,他们像一股子黑水流到街上,毛茸茸的白色的风沿着大街疾驶,追赶人们,把他们赶进各人的家里。村子上的天空很少露面,每天在屋顶上,在雪堆上,悬着另一种蒙着一层煤烟的平平的灰色顶盖,它钳...

    2019-04-12 18:33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这是我一生最安静、感受最多的时光,正是这年夏天,在我内心形成了而且巩固了对自己力量的自信的感觉。我变野了,怕和人来往;我听见奥夫相尼科夫的孩子们的喊叫声,但这已经不再吸引我;表兄弟来了,这丝毫不能使我高兴,只能引起我的惊慌,担心他们会破坏花园里我的建筑物——我的第一项独立创作。

    2019-04-12 18:33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有时候,太阳落了,天空中倾泻着火红的河,接着,火河烧尽了,橙黄色的灰烬降到花园了天鹅绒般的绿茵上,然后,周围的一切可以触摸地渐渐发暗,扩大,膨胀,尽在温暖的昏暗中,吸饱了阳光的树叶低垂了,青草弯到地面,一切都变得更柔和更茂盛了,静悄悄地发散着亲切得宛如音乐一般的各种气息,而音乐也从远方,从野地飘过来:军营里正在吹晚号。夜来了,一种有力的、清新的、宛如慈母的体贴似的东西注入胸怀,寂静像温暖的、毛...

    2019-04-12 18:33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外祖父对高尔基的话: “……光杆一条,自个儿的生活自个儿想办法,你懂不懂?就是这么着。要学着能够独立工作,不要听别人摆布!要老老实实,稳稳当当地生活,可要是倔强地生活!谁的话都可以听,可是你以为怎么好就怎么做……”

    2019-04-12 18:33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瞎子是再好不过的歌手!

    2019-04-12 18:33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他从前可好呢,我们这位老爷子,自从他自以为没有人比他聪明,就老发脾气,变得愚蠢了。

    2019-04-12 18:32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他们像平时过节一样吃得令人疲倦地长久,而且吃得又多,仿佛他们并不是半小时以前曾经互相吵骂、准备打架、涕泪横流、号啕大哭的那些人们。好像令人不能相信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认真的,他们是不轻易哭泣的。他们的眼泪、叫喊、以及所有那些互相的折磨,经常爆发而又很快地熄灭,所以已经使习以为常,越来越不能刺激我,不能打动我的心了。 过后很久我才明白,由于生活的穷苦贫困,俄罗斯人大抵都像小孩子似的喜欢拿忧伤来逗乐,拿...

    2019-04-12 18:32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我觉得日子不好过,体验到一种近乎失望的感情,然而不知为什么,我想掩饰它,我满不在乎,总是恶作剧。

    2019-04-12 18:32

  •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描绘灰雀): 它们老是在卖俏,在镶银似的冰壳上好玩地走来走去,走到穿着暖暖和和的霜的灌木枝上,像一朵活花似的摆来摆去,撒下光闪闪的银灰色雪花。

    2019-04-12 18:32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童年

>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