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白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came1

    came1

    “命中注定,快别这么说!感谢上天,爱情并不是义务,爱情可是喜悦;不要把它看得那么悲惨。你的年纪和我加在一起正好五十岁,活到五十岁的时候,再满脸的忧郁愁苦,满腔的深思熟虑,随你怎么说吧,那也不迟;咱们还是接受我公公的道理吧,‘天下雨,随它去!天晴,也随它去!’你发愁就叫你愁死,跟巴黎生气,又何必呢,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犯不上真动怒。总有那么一天,遇到一位漂亮的青年男子……”

    2013-02-17 12:01   1人喜欢

  • came1

    came1

    勒万先生说,如果他继续说假话骗人,如果我能够找到一千个思想一致的公民,那我就要推翻王位,把他打倒,这就是我要证明给他看的事情!她是怀着对她的爱人赞赏钦佩的心情想到这些的。要不是这样,这里谈的这些政治上的细节她早就抛到一边去了。吕西安为了她而放弃她的自由派观点,她呢,也为他放弃了她的保王党观点;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早就观点一致了。

    2013-02-17 11:54   1人喜欢

  • came1

    came1

    他(科夫)是个很有理智的人,细腻的感情偏偏一点也没有;细腻的感情他看不入眼,他认为弱者借口规避合理的责无旁贷的事而不去采取行动是和这种感情分不开的。

    2013-02-17 13:07

  • came1

    came1

    “生活在一个混帐政府的统治下,真是一大不幸,还有第二个不幸,那就是能够正确地思考,把真实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我看这是更大的不幸。像咱们这个政府,本质上就是混帐的,而且比波旁王朝、拿破仑更要混帐,因为它随时随地都不断地背叛它最初的誓言。”

    2013-02-17 13:00

  • came1

    came1

    “好!你看事情往往从功利方面去看,很好,糟糕的是从正派与否这个角度去看。这一套在法国已是不合时宜而且可笑的了。你那个圣西门主义又来了!圣西门主义有他好的一面,可是对于住在第二层楼、第三层楼甚至第四层楼的人来说,它却既可憎又不好理解;只有住在阁楼上的人对它还有一点兴趣。你看法国教会,那是很有理性的,你看它搞到多少产业。咱们这个民族,只有一九00年才能真正达到理性的高度。在这之前,必须凭本能从使人开心的...

    2013-02-17 12:16

  • came1

    came1

    他(勒万先生)对勒万夫人说;“这是免得他(吕西安)对准自己开一枪的唯一妙法,如果我们真给搞到这种地步的话,其实,那不可能。他的道德观念真叫人讨厌,正是这种道德观念不允许他那么干,不会让咱们孤孤单单地留在世上,除此之外,他倒是热爱生活的,同这个世界进行搏斗也很能吸引他的好奇心。”

    2013-02-17 12:12

  • came1

    came1

    “你是不是不够卑鄙?啊!我父亲提出的问题含义真深!……但是,找个清静的地方躲起来,清清白白过日子,有那么几桩诈骗附近乡下人或没有经验的人之类的罪过,难道虚荣心就因此受到伤害,我就给害得心神不安?与同时代人相比,在精神上甘愿做个低人一等的人,这种观念如何忍受得了?……如果不去盗窃,那么,我就得像今天所认识的这些雇员那样,至少要学会让部长阁下去盗窃。”

    2013-02-17 12:07

  • came1

    came1

    “在法国今天谁相信什么宣誓不宣誓?路易-菲利普自己相信吗?几个强盗在森林一角把我截住,他们三个对一个,要我宣誓。莫非我也拒绝?现在,政府也是强盗,竟想剥夺我选出一名议员的权利,任何法国人都享有权利。政府有省长,有宪兵,莫非我上去和政府斗一斗?我的天,我可不干!还是让我捧捧政府吧,就像政府犒赏光荣革命的战士一样。”

    2013-02-17 12:04

  • came1

    came1

    一个上流社会人士的感受,与一个不具备这种惹人心烦的禀赋的人的感受,是多么不同!这种叫人不舒服的禀赋,人们把它叫做灵魂。富于理性的人,同一个女人恋爱,那无疑是一场愉快的决斗。

    2013-02-17 11:52

  • came1

    came1

    他那阴沉的忧郁,他独自一人走在街上时的心不在焉,他那从外表看来似乎带有恶意的暴躁举动,可以说已经形成最尊贵、最高境界的自负。见多识广的人士认为这是对拜伦勋爵的一种很有修养的模仿,人们在这个时期是经常谈起这位拜伦勋爵的。

    2013-02-17 11:50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红与白

>红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