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城记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这是真的呢,它看见在城外进行过的无数次只有使人民更加困苦的战争,许多年轻人就在它的脚下死去;它看见过一代又一代的故人的灵柩从大路上走过,他们带着关于它的种种神奇传说,安然到土里去了;它看见多少晨夕的城内和城外的风光,多少人间的盛衰,多少朵白云从它头上飞过?世界上发生过多少变化,它依然能置身城巅,如果是凡人的手造起来的,这能够相信吗?这里我忽然想起那城坡上的青草,浅浅的青草,密密的一点也看不出泥土的青...

    2015-04-21 10:10   2人喜欢

  • Charlotte'sWeb

    Charlotte'sWeb (Island)

    我們生來喜歡後悔,常常覺得先前我們錯過的是最好的。在咸陽市上,那個上蔡人李斯,身為垂相,臨死還念念不忘牽黃狗去逮兔子。這個比喻也許不算恰當。請不要說這種話:「那麼我們應該含垢忍辱,一生老死鄉井嗎?」請不要這麼責問我,我講的只是個平常故事。你如果高興,我將告訴你:你不妨順從你的志願盡量往遠處跑,當死來的時候,你倒下去任憑人家收拾;但記住一件,千萬別再回你先前出發的那個站頭。

    2013-11-03 04:05   1人喜欢

  • 春光爬上窗

    春光爬上窗

    它永远繁荣不起来,不管世界怎么变动,它总是像那城头上的塔一样保持自己的平静,猪可以蹒跚途上,女人可以坐在门前谈天,孩子可以在大路上玩土,狗可以在街岸上打鼾。 “你明天出嫁时候用得着的,小姐。”卖绒线的发慌的喊。 素姑感到受了一下更重的打击。她站起来,不,她什么都不要了,卖绒线的从后面望着她走进寂静的又深又大的上房。这屋子的一头是孟林太太住的,另一头归素姑自己。 “外面是什么人?”孟林太太大声问。这...

    2019-05-29 17:39

  • 寒塘自碧

    寒塘自碧 (不染不沾,莫失莫忘。)

    此外这里还有一所中学,两所小学,一个诗社,三个善堂,一家糟坊,一家兼买金鸡纳霜的中药铺,一家管镶牙的照相馆,两个也许四个豆腐作坊;它没有电灯,没有工厂,没有象样的商店,所有的生意都被隔着河的坐落在十里外的车站吸收去了。因此它永远繁荣不起来,不管世界怎么样变动,它总是象那城头上的塔样保持着自己的平静,猪可以蹒跚途上,女人可以坐在门前聊天,孩子可以在大路上玩土,狗可以在街岸上打鼾。

    2016-11-18 15:55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素姑手中捏着针线,惆怅的望着永远是说不尽的高和蓝而且清彻的果园城的天空;天空下面,移动着云。于是,是发黑色的树林,是笼罩着烟尘的青灰色的天陲,是茅舍,猪,狗,大路,素姑上坟祭扫时候看见过的;是远远的帆影,是晚霞,是平静的嫣红发光的黄昏时候的河,她小时候跟女仆们去洗衣裳看见过的。她想的似乎很远很远……

    2015-04-21 10:22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当阳光从屋背上照进这个寂静的老宅,素姑——孟林太太的女儿,一个像春天般温柔,长长的像根杨枝,看见人和说话时总是婉然笑着的,走路是像空气在流似的无声,而端凝又像她母亲的老女,很早很早她就动手,我是说她低着头开始在绣花了。假使是春天,夏天或秋天,她坐在院子里的大槐树底下;冬天,她悄悄坐在明亮的阳光照着的窗户下面。

    2015-04-21 10:21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被毁伤的鹰啊,你栖息在小丘顶上,劳瘁而又疲倦。在你四周是无际的平沙,没有生命的火海,鹊族向你叮喙,鼠辈对你攻击,万物皆向你嘲笑。你生成的野物毅然遥望天陲,以为叮喙、攻击与嘲笑全不值一顾……”有一天夜里贺文龙的家罩人睡了.他在一个刚订起来的本子上这样写。

    2015-04-21 10:18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果园正像云和湖一样展开,装饰了这座小城。当收获季节来了,果园里便充满工作时的塞搴声,小枝在不慎中的折断声,而在这一片响声中又时时可以听见忙碌的呼唤和笑语。人们将最大最好的,酸酸的,甜甜的,像葡萄酒般香,像粉脸般美丽的果实放在篮里,再装进筐,于是一船一船运往几座大城,送上人的食桌。

    2015-04-21 10:12

  • 青兮

    青兮 (闻多素心人 乐与数晨夕)

    这个城叫“果园城”,一个假想的中亚细亚式的名字,一切这种中国小城的代表。现在且让我讲讲关于它的事吧。我是刚刚从车站上来,在我脑子里还清楚的留着那个热情的,有满腹牢骚,因此又总是喋喋不休的老人的面貌。

    2015-04-21 10:08

  • ꓘat

    ꓘat

    你如果高兴,我将告诉你:你不妨顺从你的志愿尽量往远处跑,当死来的时候,你倒下去任凭人家收拾;但记住一件,千万别再回你先前出发的那个站头。至于孟安卿,他珍重的将在果园城买的香烟塞进口袋,然后向车站那边走去,火车在等候他,一切旅馆和按月出租的房子都在等候他。

    2011-10-28 13:39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果园城记

>果园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