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的笔记(1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igne de fuite

    ligne de fuite (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他们第二天就举行了丧礼,全镇的人都跑来看看覆盖着鲜花的艾米丽小姐的尸体。停尸架上方悬挂着她父亲的炭笔画像,一脸深刻沉思的表情,妇女们唧唧喳喳地谈论着死亡,而老年男子呢——有些人还穿上了刷得很干净的南方同盟军制服——则在走廊上、草坪上纷纷谈论着艾米丽小姐的一生,仿佛她是他们的同时代人,而且还相信和她跳过舞,甚至向她求过爱,他们把按数学级数向前推进的时间给搅混了。这是老年人常有的情形。在他们看来,过去...

    2012-06-22 22:33   2人喜欢

  • 以地之名

    以地之名

    她一直没有发现她在失去追逐者 ,开始失势落伍 。她一向比同伴们聪明活跃 ,是簇更为欢蹦乱跳的火焰 。但她一直没有认识到 ,她的朋友中间 ,男的开始变得自负势利 ,目中无人 ;而女的学会打击报复 ,以此作乐 。等她醒悟过来 ,已经为时太晚。

    2016-08-15 06:03

  • 新月

    新月

    在他们(老年人)看来,过去的岁月不是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是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只是近十年来才像窄小的瓶口一样,把他们同过去隔断了。 那尸体躺在那里,显出一度是拥抱的姿态,但那比爱情更能持久的、那战胜了爱情的煎熬的永恒长眠已经使他驯服了。

    2014-07-25 16:39

  • Б

    Б (如同悲伤被加印了两次)

    例如,他原先打算写一个叫《黄昏》的短篇故事,讲一个勇敢的小女孩爬到大树上去探视死亡,但在写作过程中他发现短篇小说的形式不能表达故事素材的内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先从一个兄弟的角度来叙述故事,但这还不够。这就是第一部分。我换一个兄弟来叙述,还是不够。那是第二部分。我又试了第三个兄弟的角度,因为凯蒂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美丽太动人,不能降低她,让她来讲述,从别人的眼光来看待她是更加激动人心。然而那也失败...

    2013-05-07 19:17

  • 发条兔子

    发条兔子 (明年情人节卖食人花去)

    ......而老年男子呢——有些人还穿上了刷得很干净的南方同盟军制服——则在走廊上、草坪上纷纷谈论着爱米丽小姐的一生,仿佛她是他们的同时代人,而且还相信和她跳过舞,甚至向她求过爱,他们把按数学级数向前推进的时间给搅混了。这是老年人常有的情形。在他们看来,过去的岁月不是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是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只是近十年来才像窄小的瓶口一样,把他们同过去隔断了。

    2012-12-16 11:32

  • 小桃花

    小桃花

    想读

    2012-12-06 15:13

  • ligne de fuite

    ligne de fuite (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好吧,好吧,”欧内斯特先生说,“你喜欢要什么呢?是放在那边厨房地板上的血淋淋的鹿头和鹿皮以及装在回约克纳帕塔法县的小货车里的半拉鹿肉,还是它有头,有皮,有肉,完整无缺地待在那边的灌木丛里,等待我们明年十一月再去追它?” “并且追着它,”我说,“下次我们都犯不着与威尔-勒盖特和瓦尔特-尤厄尔一起瞎胡闹。” “也许吧。”欧内斯特先生说。 “就是。”我说。 “也许,”欧内斯特先生说,“这是我们语言中的最...

    2012-06-22 22:42

  • ligne de fuite

    ligne de fuite (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我们就又出发了。我们在孟菲斯里转来转去,现在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它在阳光下亮晶晶的。不知不觉,我们又回到今天早上公共汽车走过的公路——那一爿爿商店和那些大轧棉厂和锯木厂,在我看来,孟菲斯好像要过好几英里才开始出城。后来我们又在田野和树林之间奔跑,车开得快了,除了身边那个兵,我好像根本从来没有去过孟菲斯。照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会回到家,我想到我坐着一辆大汽车,由个兵开着进入法国人湾,忽然我开始哭了。我...

    2012-06-22 22:20

  • ligne de fuite

    ligne de fuite (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天根本还没有亮,我们上了公路走到信箱边上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天才蒙蒙亮。后来我们看见公共汽车亮着车灯开过来,我一直看着那辆公共汽车等它开过来,等彼得招手让它停下来,果然,这时候天就亮了——我没注意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现在我跟彼得都等着爸说话,说几句傻话,就像马旭舅舅在法国受伤,爸在一九一八年去过德克萨斯就足以在一九四二年拯救美国之类的傻话,可他一直没有说。他表现得也不错。他只说,“再见,儿子。永远记...

    2012-06-22 17:23

  • ligne de fuite

    ligne de fuite (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当夜他们露宿在一个小林子里,那是一片栎树和山毛榉,旁边有一道清泉。夜里还是很冷,他们就生了堆火挡挡寒气,正好附近有一道栅栏,就偷了一根横条,劈成几段当柴烧——火堆不大、堆得很利落,简直有点小家子气,总之,那手法相当精明;爸爸的一贯作风就是只烧这样的小火堆,哪怕在滴水成冰的天气里也是这样。到年纪大些后,孩子也许就会注意到这一点,会想不透:火堆为什么不能烧的大一些?爸爸这个人,不仅亲眼见过打仗的破坏糜...

    2012-06-22 17:1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