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的笔记(1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Icchantika

    Icchantika

    现代国家/官僚机构的诞生 这个行政权力有庞大的官僚机构和军事机构,有复杂而巧妙的国家机器,有五十万人的官吏队伍和五十万人的军队,——这个俨如密网一般缠住法国社会全身并阻塞其一切毛孔的可怕的寄生机体,是在君主专制时代,在封建制度崩溃时期产生的,同时这个寄生机体又加速了封建制度的崩溃。土地所有者的和城市的领主特权转化为国家权力的同样众多的属性;封建的显贵人物转化为领取薪俸的官吏;互相交错的中世纪领主..

    2012-11-19 15:54   9人喜欢

  • Icchantika

    Icchantika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魔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当人们好像只是在忙于改造自己和周围的事物并创造前所未闻的事物时,恰好在这种革命危机时代,他们战战兢兢地请出亡灵来给他们以帮助,借用它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以便穿着这种久受崇敬的服装,用这种借来的语言,演...

    2012-11-19 15:53   5人喜欢

  • 唐筱文

    唐筱文

    波拿巴王朝所代表的不是革命的农民,而是保守的农民;不是力求摆脱其社会生存条件即小块土地的农民,而是想巩固这种条件的农民;不是力求联合城市并以自己的力量去推翻旧制度的农村居民,而相反,是愚蠢地拘守这个旧制度,期待帝国幽灵来拯救自己和自己的小块土地并赐给自己以特权地位的农村居民。波拿巴王朝所代表的不是农民的开化,而是农民的迷信;不是农民的理智,而是农民的偏见;不是农民的未来,而是农民的过去;不是农...

    2019-01-09 22:01   1人喜欢

  • 异化的幽灵

    异化的幽灵

    使死人复生,是为了赞美新的斗争,而不是为了拙劣的模仿旧的斗争 19世纪的社会革命不能从过去,而只能从未来汲取自己的诗情。它在破除一切对过去的迷信以前,是不能开始实现自己的任务的。 继路易菲利普的资产阶级君主制之后,只能由资产阶级共和国,也就是说,以前是由资产阶级中的一小部分人在国王招牌下进行统治,今后将有全体资产阶级借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 欧洲的问题不是共和国还是君主国的问题,而是别的问题。它揭示出...

    2019-06-21 10:01

  • 千江明月

    千江明月 (书癖杂记)

    只要下层闹个事就上纲上线到是合理的阶级斗争,马克思也没这么盲目同情奴隶啊,见序。这种乱像是mao太同情下层又喜欢抬杠的缘故吧,dang走的是群众路线。

    2019-05-06 11:41

  • 独孤鸟

    独孤鸟

    临时政府设立“国家工厂”,收容失业工人,驱使他们从事铺路、挖土等劳动,而只付给低微工资。尽管如此,巴黎还是涌进了大量的外省工人,政府向工人宣扬这就是社会主义,但同时政府借口称是因为要供养“国家工厂”的工人,而向农民增税,从而挑拨农民同工人的关系。————卧槽,这不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吗

    2019-02-28 09:08

  • Neoleafism

    Neoleafism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一切已死的先辈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当人们好像刚好在忙于改造自己和周围的事物并创造前所未有的事物时,恰好在这种革命危机的时代,他们战战兢兢的请出亡灵来为自己效劳,借用他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以便穿着这种久受崇敬的服装,用这种借来的语言,演...

    2018-09-29 11:20

  • 射手闲人

    射手闲人 (生命快快结束吧。。。)

    2018-08-29 12:01

  • 猫斯拉

    猫斯拉

    打碎国家机器丝毫也不会危及中央集权制。官僚政治不过是中央集权制还受其对立物即封建制度累赘时的低级和粗糙形态。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国家中央集权制,只能在和封建制度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军事官僚政府机器的废墟上建立起来。 现在的各种监管变化实质上就是官僚政治与带有封建领主性质的权贵之间的斗争。可是很难想像没有军事官僚政府机器的中央集权制是啥样,历史上似乎也没有过这种状态。唯一有点接近的是斯特劳斯讲的南比克瓦拉...

    2018-05-03 10:55

  • [已注销]

    [已注销]

    但是,要很好地了解我的意思。波拿巴王朝所代表的不是革命的农民,而是保守的农民;不是力求摆脱由小块土地所决定的社会生存条件的农民,而是想巩固这些条件和这种小块土地的农民;不是力求联合城市并以自己的力量去推翻旧制度的农村居民,而是愚蠢地拘守这个旧制度并期待帝国的幽灵来拯救他们和他们的小块土地并赐给他们以特权地位的农村居民。波拿巴王朝所代表的不是农民的开化,而是农民的迷信;不是农民的理智,而是农民的...   (1回应)

    2017-03-08 13:02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