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龙蛇(全三册)的笔记(4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hachi

    hachi

    曹雪芹又关照,“四叔的行李要赶紧收拾,多带点书。” 还带什么书啊,读书把脑壳都读坏了。迂掉了!

    2017-10-13 22:41

  • hachi

    hachi

    曹霖结结巴巴地,好半天才说清楚。原来这天上午,他到刑部火房去省视老父,曹頫告诉他说,决意一个人认罪;将曹震开脱出来,以后的一切,有曹震照料,叮嘱他在家安分守己,侍奉生母与庶母。 …… 曹雪芹当然也很生气,首先是气曹頫,明知一妾一子都是心地胡涂的人,说话仍旧毫不检点;其次才是气曹霖,三十岁出头,当差也当了十年了,居然仍是如此不明事理。 就说曹頫这人丝毫不懂为人处世,天天读书读书都白读了,一把年纪了人...

    2017-10-13 22:34

  • hachi

    hachi

    “不但如此,我想索性分一分家;弄得清清楚楚,才不会吃罣误官司。” 确实不理解为什么古人都认为分家是件不好的事,记得以前看三言二拍,还有故事专门讲分家不好的,一定要在一起生活才能家族兴旺。这完全是不通情理,不分家,混在一起,一笔糊涂账,而且多有各种委屈的事情,大家心里都不痛快,可能之有老人觉得热闹,看着开心吧,其实那些年轻的子孙,尤其是年轻的妇女,一定是有很多委屈的,当然是分开了,各过各的,才是好...

    2017-10-13 22:30

  • hachi

    hachi

    “名为抵押,也许就一去不回了。”她的声音很平静,“老太太从前说过,帮人的忙是应该的,不过有件事不能做,从井救人。” “是。”秋澄玩味着“从井救人”四个字,静等下文。 “我说过,四老爷的事,三家犹如一家;有多少力量,尽多少力量。从井救人,就是自不量力了。”

    2017-10-13 22:30

  • hachi

    hachi

    地方官的开销甚大,但俸银甚薄;而且俸银向不支领,因为地方官管的事多,稍有违例,便须“罚俸”,所以俸银只是留着备罚。然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征收田赋的陋规,便是由此而来的。 田赋称为钱粮,便是既可征实收漕米,亦可折干收银子;“斛面”是征实的积弊,折银又另有花样,由于散碎银两,必须交“炉房”回炉,铸成每个五十两重的“官宝”,化零为整,一镕一铸,分量不免损失,所以在规定征数以外,每两附征若干,名为...

    2017-10-13 22:29

  • hachi

    hachi

    “雪芹,你看,”曹頫忽然说道:“这又是董小宛祔葬孝陵的证据。” 丫是有病吧!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搞这些东西。脑壳有包! 也难怪这人后来出了事情下了大牢,完全不识时务,太迂腐了。平时肯定也不招人喜欢。

    2017-10-13 22:26

  • hachi

    hachi

    西山八大处在京城西北三十里,本为太行山的余脉,主峰原名平坡山;由于明宣宗的爱女翠微公主葬于此山,因而改名翠微山。山势东西北三面环抱,南向平芜;山中古剎极多,最有名的八座,俗称为“八大处”。

    2017-10-13 22:25

  • hachi

    hachi

    接着,曹震讲了一个阿克敦父子的故事。阿克敦的独子名叫阿桂,字广庭,乾隆三年举人;最初以荫生授职为大理寺寺丞,迁升户部员外时,被选充为军机章京,熟谙韬略,才干杰出,用兵金川时,为兵部尚书班第奏调到前方,参赞军事。 及至讷亲、张广泗以师老无功而获罪,岳钟琪参劾阿桂与张广泗相结,蒙蔽讷亲,因而被逮下狱,皇帝因为阿克敦年老而治事勤勉,又无次子;而阿桂之罪与贻误军务不同,特旨宽宥;而且简放为江西按察使。 ...

    2017-10-13 22:21

  • hachi

    hachi

    “四叔说:务必叫雪芹在正途上巴结功名;内务府差使,不是读书人干的。” 又谁让你自诩为读书人呢

    2017-10-13 22:20

  • hachi

    hachi

    对了,”曹雪芹突然想起,“你不是说《拟宫词》的最后一首,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何不取来琢磨琢磨?” 简直佩服死这些人了,家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眼看着要抄家了,居然还有心思品鉴诗文。我看认识两个字还不如不认字的好

    2017-10-13 22:19

<前页 1 2 3 4 5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大野龙蛇(全三册)

>大野龙蛇(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