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与民族主义 短评

  • 5 木下天一郎 2017-03-11

    《想象共同体》的齐名作。如果说安德森的民族是被“想象的”,那么盖尔纳的民族可以被称为是“制造的”。不是先有民族,而后有民族主义,而是先有作为政治原则的民族主义,而后有民族国家。在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过渡的过程中,复杂的社会劳动分工、占据主导地位的高层次文化以及高度流动性要求人们在一套同一的、无差别的文化体系中寻求认同,而促成认同的文化疆域恰好与集权的政治疆域重合在一起,这样,构成了最初民族国家的蓝图。抗熵会构成民族间的边界,早期工业化的待遇不公被转化成为民族矛盾,盖尔纳从功能主义的视角解构民族,他的思想具有一种抽离于思想史之外的洞见,不过,实证似乎略显不足,而且其理论基本建立在欧洲民族主义的经验之上。

  • 3 東亜 2012-10-26

    这本书有趣之处在:他用了马克思的分析方法,从社会生产制度流变的角度来剖析民族主义产生的原因,却在文中不断撇清自己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与之相比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B.安德森谈民族主义反倒不那么像个马克思主义者(笑)。不愧为与安德森并列的民族主义学者,视野很大也很有趣,但有些论太武断。

  • 3 熊阿姨 2009-05-19

    如果嘴硬的话,后半部分写的有些混乱,中间有几页翻译得很金山词霸。

  • 2 知闲 2018-04-24

    水平很高,也被认为是关于民族主义的名著之一。可惜对当代读者太难,光是用柏拉图点明民族主义的奥秘(24页),就能吓跑一批读者了。更何况还大量引用韦伯、休谟。此外,它本身也有一些弱点。书中几乎没提到阶级和阶级斗争,这当然符合民族主义最终改变或胜过了非民族的、发源于西方而跨国传播的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事实(169页)。但是既然本书以工业社会为核心论题,那么不考虑由此造成的内部冲突似乎是不合理的。思考作者这么做的原因,或许只能认为,这本书还是落在文化、理性的层面上,不愿意对更低的经济、政治的考虑做出更多让步。这种思考的方式,造成作者没提到民族主义的起源和对立面:帝国主义。也没重视政治民族主义(民族-国家)之后的经济民族主义(福利国家、发展型国家)可能的后续发展。

  • 2 辄馨 2012-08-20

    和安德森那本相比,高下立判,人类学家也得有好的文笔~

  • 1 雷宝珠 2015-10-19

    “我们的民族性犹如我们与女人的关系:它与我们的道德本质是连在一起的,无法体面地改变,它纯属偶然,不值得改变”

  • 1 风清扬 2013-01-18

    葛尔纳思想深邃而又妙语连珠。

  • 1 淨壇使者作冊貓 2017-08-02

    比本尼迪克特更有说服力,没有识字的、无地方化语境的标准文化,印刷资本主义就是空中楼阁。但“想象共同体”的价值越出了民族主义,比如在性别话题里,除了直男,大概也都是一堆想象共同体吧。

  • 0 Amasia 2018-06-22

    从文风到理论无一不体现着毫不妥协的结构-功能主义、毫不妥协的现代主义、毫不妥协的自由主义。

  • 1 [已注销] 2017-06-06

    用经验来解释民族主义生成的社会学机制,嘲讽凯杜里的思想史分析、批判马克思主义和德国浪漫派。认为民族主义是工业社会时期权力、教育和文化三者共同作用下的产物。全书深受韦伯影响,引入涂尔干关于社会分工的理念。比较认同关于教育的论述,而“高层次文化”的定义太过含糊和绝对了……

  • 1 树树 2013-12-27

    民族主义研究两大扛鼎之作之1

  • 0 贝加尔海 2011-06-07

    嗯,要做新版了。新译本

  • 2 bare life 2016-02-18

    这不仅是讲民族主义的书,还讲了社会阶段演进和特点、教育、国家控制、民间反抗,更难能可贵的是里面的反思和诘问,即便是社会所倡导的意识形态也可能是虚假意识在作怪;对工业社会的控制模式的论述也很抓眼。连着看了两边但好像还没吃透,所谓集大成者,要常看常新啊~

  • 1 端夫人 2016-11-16

    稍後批判一番

  • 0 lessthanzero 2010-02-02

    挺好的教科书。

  • 0 日光小姐不倾城 2011-01-22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盖尔纳

  • 0 清張 2009-11-01

    民族主义造就了民族

  • 0 朱鸰 2015-12-28

    民族主义,作为一个永久性的问题,就像一把达摩克里斯的宝剑,悬在任何一个胆敢违抗民族主义融合政治文化疆界的使命的政治题头上。

  • 0 米吾辈 2014-01-08

    果真是标准社会学式的结构功能论论证。。。

  • 0 Doris 2012-06-17

    虽然对民族主义的定义很经典,但是我总对“高层次文化”的作用非常怀疑,因为这完全与我的生活经验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