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耳彭自然史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小熊

    小熊

    “说实话,我每读怀特的书札,未尝不想起达斯廷·道伯逊的几句诗,他用雅洁的笔触,勾勒了18世纪绅士的典型: 他喜欢水车轮的吱吱叫, 他喜欢驻足歌唱的画眉, 他喜欢嗡嗡的蝇子 飞舞于他的桃树间; 他爱看落日的余晖 返照于爬满长春藤的果园的墙, 或歇一霎神,谛听远方的 榉树林的布谷声。”

    2018-01-19 15:07   1人喜欢

  • 苹果园

    苹果园

      “我在家乡见过的鸟中,最不寻常者,是一对“山和尚”它们来这里是几年前的夏天了;挨着我菜园的,是一片植花莳木的地,有好几个星期,它们在这里出出没没;我常见它们昂然阔步着,一边走,一边啄食吃,每天无虑许多回;看样子,是有心在我菜园里抱雏的;但几个无事忙的小子,却扰之不置,终于把它们吓跑了。” 书中的一百余幅纽氏所作插图,也均取自于这本子。这刻画的应该是有警情时冠羽立起张开的样子。 飞起来翅膀张开很...   (1回应)

    2013-12-19 11:33   1人喜欢

  • 小熊

    小熊

    “为了子女免于灾厄,母禽可担当最大的危险。故松鸡每翻舞于猎人的眼前,好引开狗,保住自己幼弱的鸡雏。在抱窝的季节,最较弱的鸟也会攻击最猛的鸷禽。在村子里,燕子一见老鹰,是莫不兴兵而抗敌的,它们扰之不置,直把它赶出这一地区。有个敏于观察的人,经常看见一对乌鸦筑巢于直布罗陀的岩石里,它们一见鹰或秃鹫歇落附近,即怒不可遏,必赶它们出山而后快。娇弱如蓝画眉,在孵卵的季节,也常腾身而起于岩缝里,以驱赶茶隼...

    2018-01-19 15:13

  • 小熊

    小熊

    “由下文看,猫头鹰的调子是不尽相同的,布谷也如此。有个朋友说,猫头鹰的怪叫,以他听到的而言,许多(大多数)是降B调的,而有一只却几乎在A调以下。他用于测音的,是常见的那种半克朗的律管,即琴师们用于调大键琴者;它是一种普通的伦敦定调管。”

    2018-01-19 15:11

  • 小熊

    小熊

    “去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我下床来,见一些家燕和岩燕子群集于邻舍的烟囱和屋顶上,我心里戚戚然有所感,一则以喜,一则以恨。所喜者,是看到这可怜的小鸟,竟不辞辛苦,准时地听命于强烈的迁移之冲动、即伟大的造物主在它们心头的钤印;所恨者,是我们虽百般地辛劳、求索,却仍不能确定它们迁移的地区;又想到有的燕子根本不走,我尤其不能心安。”

    2018-01-19 15:11

  • 编辑部牛小姐

    编辑部牛小姐 (浑厚以养大)

    请以怀特的率真、无成见的眼神,去直接观察自然吧,问她问题,让她自己回答,不要拿仓促的答案强加于她;不管你是否“推进了科学”,你至少会使得人类中多了一名真心爱美、爱真理的老实人,从而推进我们普遍的人性。 格兰特·艾伦为塞尔彭一书写的序,对现在的人以何种姿态接触自然,拓展博物知识依然有很好的指点

    2016-01-28 17:28

  • 编辑部牛小姐

    编辑部牛小姐 (浑厚以养大)

    对植物学,人们的嫌恶是根深蒂固的,他们常以为,究心于草木,是玩物以自娱,是练记性,无补心灵的改善,或增进真正的知识。这一门科学,倘拘于“分类”的一曲,则我们只能说:这罪状是真的。想弭人口谤的植物学家,不该满足于植物的名表,他要研究草木之理,考求植物的法则,查验药草的“性”与“力”,促进其栽培,一身而兼具植物学家、园丁、种植者和农夫四种身份。分类是不能扔到一边的;不分类,自然的田地就是无路的荒野;但...

    2015-04-22 13:34

  • [已注销]

    [已注销]

    我们同早期的生物学家一道,考求草木虫鱼鸟兽之本。我们看着他们比较、鉴别物种。我们得见他们在维护、或对抗某些虽古旧、却无根的传统。我们得见他们对真理的热忱,对精确知识的火般的欲望,和抛弃某些心爱的寓言时的一时踌躇(以我们今天看,这些寓言,简直太幼稚了,不值得这样的人用心)。因此,《塞尔彭自然史》之所以吸引我们,在于它是一部历史的记录;科学在18世纪后期摸索前行的每一步,都展现给了我们。 多角度戳中...

    2013-12-29 07:11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塞耳彭自然史

>塞耳彭自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