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策兰诗文选 短评

热门 最新
  • 15 琴 酒 2009-03-04

    诗作是当之无愧的五星,后面的散文就相形见绌了,凌乱,隐喻太多,只能当作窥探策兰本人的通道,而这是我最不喜欢对诗人干的事情。一直在抄写,风景里的短句,数数杏仁里那种苍凉的绝望,策兰的黑暗很容易逼近一个人。本来并不喜欢死亡赋格,今天抄了一遍才发现这诗好到难以表述,只有抄一遍才能明白他不断的重复,不断的细微变化,最后结尾截取中心意象让句子更破碎然后一下子停止,如同音乐般结构完美的诗歌。王家新的翻译也让我非常喜欢,但我仍愿几年后,我能读着原诗,然后被它更深的击倒。

  • 15 AshRialto! 2015-07-06

    手上一本英译版一本中译版 但依旧解决不了我读不了策兰的困况 黑暗里递过来的灯我没接到

  • 6 击节 2009-07-05

    我们互看,我们交换黑暗的词。从深海之内 听到秘密。你曾是我的死亡:你,我可以握住,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在此你注满骨灰瓮,并喂养你的心房。一滴泪滚回它的眼眶。你可以坠落,你可以飞翔,一个世界的,疼痛收获。

  • 6 #𝙰zeril# 2013-07-18

    說實話 對策蘭是理解無能 現代西方詩歌已經進化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了。但是呢 就如同那天因炎熱醒來 在凌晨四五點的閃亮路燈和朝陽 和涼爽的晨間風裡 翻那些象形文字所構成的謎面時感受到的 略顯沉寂的安寧一樣 無法被褫奪。

  • 3 宝塔糖 2011-05-21

    有的看就不错了嘛

  • 1 [已注销] 2009-03-24

    翻译的比较垃圾

  • 1 junepig 2007-10-10

    我的文集进版~我的诗歌课~我的纸牌签名档~

  • 0 Levis 2008-05-20

    强悍的德国诗人!

  • 2 Juvenalis 2019-09-20

    像是钉了个边儿,叫人远远指着,那是吃过真苦的诗。另一方面,后来人的确乐意摹仿这种结结巴巴,仿佛使出浑身力气去说常规语言根本说不出来的东西。但更大的不可说还在前面等着呢,恐怕还不是现在。总说奥斯维辛之后也显得特别做作、反讽。里斯本地震之后怎么写诗,安史/黄巢之乱后怎么写诗,西伯利亚/长枪党/崖山……之后怎么写诗,话说多了总会把感觉磨钝掉,像赫尔曼·布洛赫说的媚俗。

  • 0 能工巧匠沙门哥 2009-06-25

    看不懂。

  • 0 。。。 2012-06-06

    “清晨的黑色牛奶我们在夜里喝 我们在早上喝在正午喝我们在傍晚喝奥斯维辛后还会有音乐吗?阿多诺问。策兰用诗作出回答。“死亡是一位从德国来的大师”“你曾是我的死亡:你,我可以握住 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世界变起来 而那死者 抽芽并且开花”“一个世界的 疼痛收获”,疼痛的、破碎的死亡意象。王家新译得挺好,虽然是从英版译出,再由芮虎从德版校,但书后芮虎译的几篇文跟前边很违和的感觉。诗不错。

  • 0 [已注销] 2009-06-25

    毁人不倦

  • 0 [已注销] 2008-11-18

    = =。。不如直接看英譯本

  • 0 小約 2005-10-08

    王先生是德语翻译上面的能手,策兰的诗难翻译,却翻得很不错.

  • 0 盲刺客·大河魂 2006-07-24

    已购

  • 0 [已注销] 2011-12-26

    第一首诗就是《我是这第一个》“我是第一个喝蓝色的人,它仍在寻找 它的眼睛。”这个喝蓝色的人,最终跳进了蓝色的塞纳河。

  • 1 No Name 2019-05-03

    “你曾是我的死亡: 你,我可以握住 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 《死亡赋格》荒唐地让人心颤 后面散文读起来比较生涩

  • 0 会打字的跳舞机 2008-07-12

    我翻阅你,直到永远。

  • 0 曼靑 2010-10-08

    把保罗·策兰的这本诗选带在身边 随手翻开一页就读几则. 自认为是最好的阅读方式。无意间翻到《苍白声部》以及《我仍可以看见你》。记得《水仙已乘鲤鱼去》的开场 璟的新书发布会上 垒成阶梯状的新书就叫《苍白声部》。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我似乎还可以闻到台灯下被单和书的油墨味 我生命中最长的一天。我仍可以看见你 一个囬声 在告别的山脊。

  • 0 Cambrian 2012-07-17

    这么读策兰不靠谱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