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当代诗选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有一种失败的气候, 云彩爆炸如无用的高烟囱, 沙滩上,沙蚯蚓 为邻居生产通心粉 尽管没人吃。 一条懒散的曳船索甚至拼不出 真主的一个正确的名字 有沉没的感觉来自 观察救生船不断地在水中 追踪,通往亚特兰蒂斯的电车轨道。 像游行中的无聊少年 海不断地试图跑开, 跑向伦敦和明亮的灯火, 却总是失败,失败,失败…… 总是在最后一刻被拖回。 ——David Sweetman p,436-437

    2015-09-25 23:05   1人喜欢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穿过蓝色田野去寻找撒旦 白色的星星在我上面,火焰的根 我要打开钢琴的琴键 在火山岛上我听见 没有翅膀的笨拙的成人队列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雨落下,许多脆弱的色彩 出现在远方 撒旦越过他的肩膀投掷冬天 我攀登那些粗灰泥的山 从港口我听到雾角 粗哑温和的警告 没有恐龙 在河边饮水 我弯身,把一捧红色的泥土 抛到河里 没有时间写一篇 有关这个题目的论文 我在极地寻找撒旦 我的呼气牢固地立在空气里...

    2015-09-25 21:42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丧失的岁月,他们定居在 港口墙边有凸窗的客房。 我们每一个人都爱着一个死去的男人 然后学会如何变老并显得快乐。 我想起年轻时,在海岸巡逻站里。 那些雨打的水泥农舍 在海风中摇晃。我与之谈话的少女 她能看见什么?维多利亚式的童年 呆头呆脑的小人沿着道路 摇晃着走向何处?像惯常那样急切。 一个肉铺,一座公寓,死者 在那里的窗中微笑。 这么多名字,面孔,和用旧的东西。 干白棉布,香柏木的气息…… 我把它...

    2015-09-25 03:22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在一条预料到的阴沟里度过夜晚, 被月光,风的轻笑 和鲭鱼延迟的 悲伤所安慰, 在鞋带和白色的木头中间 我们被一阵粗砺的风和海鸥的叫声惊醒。 丧失了用途,我们现在安全地 远离了历史的梦魇 并最终能够将我们的注意力 交给灵魂的事物, 例如关注沙子和石头的 血缘, 怎样浓过了水, 以及短于自己影子的卵石。 …… 如果我们从自己的被弃中学会了一样东西 从地平线上的酸性污痕, 从被侵蚀的标签, 那就是自...

    2015-09-24 02:14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 为了你所有的诡计和微笑,你是 (那阴湿的教堂,空虚的街道, 寂静的船坞,捆起的翅膀)并且 庇护你寒冷的心远离 世界的热,远离妇女调查,孩子们 明亮的眼睛。是的你可以 穿黑衣,喝水,用蝗虫和野蜜滋养 强劲的热忱,感觉不到 理解和宽恕的召唤 却只是以阴郁的神启 说话,热爱一月的雨,当它们 使黑暗之门更黑,艰难沉入 安特里姆的群山,沼泽地,你的父辈 堆积的坟茔。埋葬着那红色的 大丝巾和手杖,那五弦...

    2015-09-24 02:04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 我们属于错误的世界, 我们的水平是通俗的,是媒介物, 使人感动的专栏, 除非我们穿过一个窄门 进入他们建造的围墙 加入他们“公正的传统” 浸在茶和雪莉酒中的对句 慢慢倒出来的,自负的评论。 所以,我们将打败他们 用我们打字机沉闷的断音。 但不要胡来—— 恐吓和鞭打没有用,我们在数量上占优势。 …… 我们将用礼节、风度打败他们, 和语言一样狡猾。 …… 要耐心;坐在那高墙上 坐在它的碎玻璃片,...

    2015-09-23 16:53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 时间仍在过去,忘记。屋子里 布置了家具,一种艺术, 对于建造它的工匠的手指是一个天堂 墙上挂着在这里等待过的 其他艺术家的名画, 古老的原作。他凝视的目光 透过椅子上的花格布 进入叶子的想象, 行使他眼睛的功能。 他的眼睛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他的头上; 但它们仍然错位了。大部分时间 他的心灵正直。有些日子,为了挽救他的作品, 或是为了证明,他扭曲了他的心灵——就是这样 —— 他寻找对立面,那...

    2015-09-23 15:03

  • 太白兔

    太白兔 (assimilated nun)

    布尔树干里柔软的皱纹。 它绿色的嫩芽,它的枝条像斑驳的焊锡: 它是我们儿时的阴凉,伴随我成长 一个绿色、阴湿、劈啪作响的记忆。 我学会了叫它接骨木。 我爱它的花朵,像装满了食物的碟子, 它的浆果,黑黝黝的鱼子酱, 有浮力的卵,穿过紫色而擦伤的光。 接骨木?它是梦着酒的夏尔马。 接骨木是阴凉的树,我在下面玩“摸舌头” 感觉我舌头上另一个敏感的组织。 于是,作为根和嫁接植物的语源学者, 我坠回我的树屋...

    2015-09-23 02:47

  • 啊呜

    啊呜 (牧山人。不是牧羊人,也不是牧师)

    德意志安魂弥撒 它不是他们建的。它是他们拆的。 它不是房子。它是房子之间的空间。 它不是存在的街道。它是那不再存在的街道。 它不是纠缠你的记忆。 它不是你已经写下的。 它是你已经忘记的,你必须忘记的。 你一生都必须继续忘记的。 而伴随着任何幸运的健忘都能发现一个仪式。 你将发现你在企业里不是孤单的。 昨天正是家具要谴责你。 今天你在寡妇的织梭中得到了你的位置。(以下221页) * 公共汽车等在北门...

    2013-02-17 15:59

  • 小吉丁

    小吉丁 (并非所有流浪者都迷失了自我)

    楼上的夫妻 鞋取代了拖鞋下楼, 她带着她的衣服跑出去 前门砰地一响,我看见她 弯着腰,仿佛赤裸着,走向一辆汽车。 她不总是和他一起在楼上, 他们似乎还未受侵犯,像我们一样, 我们的爱在于怜悯。她的离去 让我们震惊。我们醒着 激动地谈论我们自己,像客人一样。

    2012-10-31 16:4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英国当代诗选

>英国当代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