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雅尔塔的春天的笔记(2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莫来好

    莫来好

    我对你的爱常伴随着簌簌热泪,我想象中的天堂便是沉默和眼泪,还有你膝盖上温暖的绸裙。在你想来这是无法理解的。 我不信你真的来,但我等你,等得望眼欲穿。我不断抽烟,凝望勃兰登堡门外洁净的广场,凝望林荫道的尽头,然后又回到墙角处我原来的地方,尽量不露出正在等人的焦虑神色。我努力使自己相信,就在我不注意的那一会儿你走来了,如果我下一次往转角处张望,就能见到你的裘皮大衣,从你帽檐上垂到眼睛的黑花边。我故意...

    2014-01-07 09:49   9人喜欢

  • 如烟

    如烟 (过往如烟)

    无望的陪伴后绝望地失去,幸福地死去的佩罗娃带走了天才巴赫曼。默默支持的力量只是看似微小,却含着这样巨大的支撑的力量。有铁杆粉丝真是幸福呢。

    2019-03-16 18:49   2人喜欢

  • 𝔰

    𝔰

    因为非常生动鲜明地看到过去,使我看到我们的弄糟了的爱情故事被吞没在沉沉雾谷之中,它处在两重事实的山崖之间:生活从前是真实的,生活从现在开始也将是真实的,我但愿如此。

    2017-06-12 23:27   2人喜欢

  • Délires a Deux

    Délires a Deux (Lifted sugar eye)

    听着 我确实是幸福的 幸福本身就是一种挑战 我沿着大街 沿着广场 沿着河岸散步 忽然感觉到湿雾在舔我皮鞋的裂缝 我骄傲地怀着这份不可名状的幸福 几百年后 中学生读我们的历史时将感到枯燥乏味 一切都将流逝 一切都将消逸 但我的幸福 我亲爱的朋友 我的幸福将永远留住 留在街灯的湿的光晕里 留在转弯处 留在黑暗的河码头上 留在双双起舞者的微笑里 留在一切之中 留在上帝慷慨赐予的人的孤独之中

    2013-10-11 21:11   2人喜欢

  • junepig

    junepig (少发言,不争辩)

    我们在如启示录中那种从埃及出逃的纷乱人群中拥挤着颠簸着,等待着没有准点的火车,它们载着我们走向未知的命运。穿过一座座好像陈旧的舞台布景似的抽象的城市,永远生活在精疲力尽的暮色之中。我们在逃亡,随着我们逃亡得越远,这一点就变得愈加清楚:那个驱赶着我们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穿着军靴、扣紧军扣的傻瓜,他带着与之相配的各式各样的驱赶人、压迫人的破烂——他还是一种纯象征性的东西,是某种巨大而难以捉摸的东西...

    2012-08-20 07:35   2人喜欢

  • 如烟

    如烟 (过往如烟)

    中途下车的让我一顿好找的年轻妻子,也在我的生命的路途中逃离,我当她从未存在过,却忍不住按她留下的纽约地址去查找她的讯息。“因为非常生动鲜明地看到过去,是我看到被我们弄糟了的爱情故事被吞没在沉沉雾谷之中,它处在两重事实的山崖之间,生活从前是现实的,生活从现在开始也将是真实的,我但愿如此。虽然并不一定就在明天,也许在以后。”

    2019-03-27 21:43   1人喜欢

  • 如烟

    如烟 (过往如烟)

    特别温暖的一篇,等待中感受到这个世界明快的温暖。那个卖明信片的老人让我想到以前在二里庄附近住的时候,经常去旁边的麦当劳吃饭,每次都坐在大玻璃窗前,观察摆摊的老人和她的狗。所以他讲的感受到的世界的柔情也能透过书传递出来了,把等待的焦虑和不安都忘记了。只听到电车的停停开开的电铃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吧。在偶尔的时候有个莫名的力量拨开乌云,施予我们对世界的一丝温柔感受,那大概就是命运的仁慈了吧。

    2019-03-23 00:23

  • 𝔰

    𝔰

    那枝玫瑰仅仅是被法国的诗人骚客们称为une Cheuille的东西。 une Cheuille:法文,为凑韵脚的无意义的词

    2017-06-12 23:25   1人喜欢

  • anonymous

    anonymous (粗陶梦想)

    五月馨风醉人的周末,天空是玫瑰色的,已点燃的街灯和商店的霓虹灯还不那么显眼。玫瑰色的夕影逐渐黯淡,灯火闪烁,电车来去,光滑的柏油路罩上一层奇特的光辉。傍晚,满院夕阳,从邻居家传来留声机播送的悦耳男高音。 门铃声 一切如前。只有一样是新的:浓郁的香水味,勾起他对遥远童年时代的回忆,当时她在弹钢琴。仿佛自幼及长没有过中间阶段,他没有经历成长的过程,她没有经历衰老的过程,没有过艰难岁月,在那艰难岁月里...

    2015-03-26 09:56   1人喜欢

  • Yann

    Yann (可是 浮云真美丽)

    菲雅尔塔的春天多云而且晦暗,一切都很沉闷,悬铃木的花斑树干、杜松灌木、栅栏、砾石,远远望去,房槽参差不齐的淡蓝色房屋,从山脊摇摇晃晃地爬铺上斜坡(一棵落羽杉指示着道理)。在这片水汽腾腾的远景里,朦胧的圣乔治山与它在绘画明信片上的样子相距得越发远了;自一九一〇年起,比方说吧,这些明信片(那些草帽,那些年轻的出租马车夫)就一直在它们的旋转售卖支撑架上,以及在表面粗糙的一块块紫晶岩片和美妙的海贝壳壁...

    2014-05-06 10:20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菲雅尔塔的春天

>菲雅尔塔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