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骑兵军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假行僧

    假行僧 (内心黑暗/见不得光)

    我们就这样失去了赫列勃尼科夫。为此我很难过,因为赫列勃尼科夫跟我性格相像,是个性情平和的人。全连只有他有茶炊。每逢不打仗的日子,我就跟他一块儿煮茶喝。同样的情欲激荡着我们。在我们两人眼里,世界是五月的牧场,是有女人和马匹在那儿走动的牧场。

    2012-06-03 14:34   1人喜欢

  • Daytrotter

    Daytrotter (pero te quiero papi)

    加林抬起那只还没长出白翳的眼睛爱火如炽地谛视着洗衣妇,孜孜不倦地一一打开已故帝王的陵墓。弓背扛肩的他,浴满月光,月亮矗立在高处,像是个蛮不讲理的刺儿头,印刷机在他近旁轰响,电台射出洁净的灯光。伊琳娜靠在厨师瓦西里的肩上,听着这低沉、荒唐的爱的表白,在她头顶上,天空好似长满水草的黑潭,星星于其中蹒跚而行,洗衣妇直想打瞌睡,不时在浮肿的嘴唇上画十字,睁大眼睛望着加林。

    2016-04-09 22:49

  • 吃松子

    吃松子

    萨什卡,你没有什么可用来开火的,他抚慰她说, 在这件事上,没有人可以给你定罪,可我真想给那种混入战斗却不在自己的纳甘式左轮枪里装子弹的人定罪……你参加进攻,阿金菲耶夫猛地冲着我吼道,他脸上掠过一阵抽搐,你参加进攻,却不装子弹……安的是什么心?…… 伊凡,别胡搅蛮缠,我对伊凡·阿金菲耶夫说,可他这个歪着膀子、发着羊癫风、没有了肋骨的人,却不肯罢休, 一步步向我逼近过来。 波兰人朝你开枪,你却不回枪…...

    2014-07-30 23:49

  • 吃松子

    吃松子

    说罢,他和伊琳娜关上了厨房的门,留下加林孤零零一个人跟月亮作伴,月亮矗立在高处,像个蛮不讲理的刺儿头……我戴着副眼镜,脖子上长了好几个疖子,两腿上缠着绷带,坐在已经入睡了的池塘边正对月亮的斜坡上。加林朝我走过来,他眼睛上的白翳闪着光,此时我正用乱哄哄的、一味追求诗情画意的脑子像煮粥那样煮着阶级斗争。 “加林,”被自怨自艾和孤独感压垮了的我,说道,“我病了,看来我要活到头了。我在咱们骑兵军活得太累...

    2014-07-30 23:47

  • 吃松子

    吃松子

    我和政治委员把他拽进帐篷,哥萨克们也来帮忙。我们替他烧了茶,给他卷了烟。他一边抽烟,一边像筛糠似的发抖。直到天黑,我们的连长才平静下来。他再也没提他那份荒唐的声明,但是一个礼拜后,他去了罗弗诺,经医学委员会检查,他身负六伤,允准他作为残废军人复员。 我们就这样失去了赫列勃尼科夫。为此我很难过,因为赫列勃尼科夫跟我性格相像,是个性情平和的人。全连只有他有茶炊。每逢不打仗的日子,我就跟他一块儿煮茶喝...

    2014-07-30 23:45

  • 吃松子

    吃松子

    去列什纽夫的路上很不太平,可我只得去,师部在那里。跟我同行的仍然是那个叫普里绍帕的年轻的库班哥萨克。他是个死乞白赖的滥小人,被清洗出党的共产党员,无忧无虑的梅毒患者,撒谎不打草稿的牛皮大王,日后只配收收破烂的家伙。他穿件大红的薄呢切尔克斯卡袍,长毛绒的长耳帽挂在背后。路上他谈起了自己的身世…… 一年前,普里绍帕从白军手下逃了出来。白军为了报复他,把他父母抓了起来当人质,两个老人叫反特机关活活打死...

    2014-07-30 23:42

  • 吃松子

    吃松子

    可我没向他开枪,他欠我的债岂是一粒子弹可以了的,我一把将他拖到地面上的厅堂去。发了疯的娜杰日达·瓦西里耶芙娜正在厅堂里,她一会儿坐下来,一会儿拿着出鞘的军刀,对着镜子踱来踱去。我刚把尼基京斯基提溜进厅堂,娜杰日达·瓦西里耶芙娜便立刻跑到安乐椅前坐下来。她戴着顶插有羽毛的天鹅绒皇冠,敏捷地坐到安乐椅上,举起军刀向我致意。这时我把我的老爷尼基京斯基翻倒在地,用脚踹他,踹了足有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多小...

    2014-07-30 23:40

  • 吃松子

    吃松子

    不久前,我结识了萨什卡· 耶稣,于是我那只箱子便放在他的大车上了。我们经常在一起迎接朝霞,伴送落日。战争任性的愿望把我同他连在了一起,黄昏时分我们常常坐在农舍墙根闪闪发光的土台上,或者在树林子里用熏黑了的军用饭盒煮茶,或者并排躺在收割过的田野里睡觉,把饥饿的马匹栓牢在我们腿上

    2014-07-17 13:38

  • 吃松子

    吃松子

    无法抵御的幻景降服了他,他浸没在幻想中,因自己能醒着做梦而高兴

    2014-07-17 13:36

  • 吃松子

    吃松子

    这使人联想起南方的犹太人的形象:脑满肠肥,像蹩脚的葡萄酒那样冒着气泡。这种形象同眼前这些细长的、骨瘦如柴的脊背和焦黄的、悲剧式的大胡子的苦命然而傲岸的形象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在由苦难雕刻出来的炽热的(!)线条里,没有脂肪,没有血液温情的脉动

    2014-07-17 12:41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红色骑兵军

>红色骑兵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