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刻拍案惊奇》的原文摘录

  • 戏言偶尔作恢齐,谁道从中得美妻。 假女婿为真女婿,失便宜处得便宜 (查看原文)
    Will Wang 2012-05-29 23:33:44
    —— 引自第113页
  • 2013-01-30 10:48:29 白酒红人面,黄金黑世心! 2013-02-08 23:32:27 正是浓霜偏打无根草,祸来只奔福轻人。 (查看原文)
    琴剑飘0 2013-03-30 10:10:46
    —— 引自第1页
  • 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 卿蛆带是甘,何曾有长喙?   话说天地间,有一物必有一制,夸不得高,恃不得强。这首诗所言“卿蛆”是甚么?就是那赤足蜈蚣,俗名“百脚”,又名百足之虫。这“带”又是甚么?是那大蛇。其形似带一般,故此得名。岭南多大蛇,长数十丈,专要害人。那边地方里居民,家家蓄养蜈蚣,有长尺余者,多放在枕畔或枕中。若有蛇至,蜈蚣便喷喷作声。放他出来,他鞠起腰来,首尾着力,一跳有一丈来高,便搭住在大蛇七寸内,用那铁钩也似一对钳来钳住了,吸他精血,至死方休。这数十丈长、斗来大的东西,反缠死在尺把长、指头大的东西手里,所以古语道“卿蛆甘带”,盖谓此也。 (查看原文)
    2013-04-30 23:43:59
    —— 引自章节:三 刘东山夸技顺城门 十八兄奇踪村酒肆
  • 眼睁睁无计所奈,不觉扑簌簌吊下泪来。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4-17 10:12:23
    —— 引自第151页
  • 闻人生道:“小生无故得遇仙姑,知是睡里梦里?须道住止详细,好图后会。”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5-22 11:33:00
    —— 引自第10770页
  • 闻人生道:“不如此说。我是个秀才家,家中况有老母。若同你逃至我家,不但老母惊异,未必相容;亦且你庵中追寻得着,惊动官府,我前程也难保。”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5-22 11:33:00
    —— 引自第10805页
  • 方信道暗室亏心,难逃他神目如电。 今日个显报无私,怎倒把阎君埋冤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5-23 07:59:27
    —— 引自第11114页
  • 想为人禀命生于世, 但做事不可瞒天地。 贫与富一定不可移, 笑愚民枉使欺心计。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5-23 11:59:31
    —— 引自第11308页
  • 窗下莫言命,场中不论文 (查看原文)
    一方 2020-05-24 16:32:21
    —— 引自第12488页
  • 曾有一个笑话,道是一个老翁有三子,临死时分付道:“你们倘有所愿,实对我说,我死后求之上帝。”一子道:“我愿官高一品。一子道:“我愿田连万顷”末一子道:“我无所愿,愿换大眼一对。”老翁大骇道:“要此何干?”其子道:“等我撑开了大眼,看他们富的富,贵的贵。”此虽是一个笑话,正合着古人云: 长将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17 21:52:31
    —— 引自第386页
  • 古人云“积善有善报,积恶有恶报。积善之家,必有馀庆;作恶之家,必有馀殃。”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17 21:52:31
    —— 引自第376页
  • 或生割其肝,或生抽其筋,或生断其舌,或生取其血,道是死便不脆嫩。假如取得生,便将绳缚其四足,绷住,在烈日中晒着。鳖口中渴甚,即将盐酒放在他头边,整只得吃了。然后将他烹起来,是里边醉出来的,分外好吃。取驴缚于堂中,面前放下一缸灰水,驴四围多用火逼着。驴口干即饮灰水,须屎溺齐来,把他肠胃中污秽多荡尽了。然后取酒调了椒盐各味,再复与他。他火逼不过,见了只是吃。性命未绝,外边皮肉已熟,里头调和也有了。一日,拿得一刺猬,他浑身是硬刺,不便烹宰。仲任与莫贺咄商量道:“难道便是这样罢了不成?”想起一法来:把泥着些盐在内,跌成熟团③,把刺猬团团泥裹起来,火里煨。烧得熟透了,除去外边的泥,只见猬皮与刺,皆随泥脱了下来,剩的是一团熟肉,加了盐酱,且是好吃。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23 11:13:42
  • 话说天下的事,惟有天意最深,天机最巧。人居世间,总被他颠颠倒倒。就是那空幻不实境界,偶然人一个眼花错认了明白是无端的 边照应将来,自有一段缘故在内,真是人所不测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23 11:13:42
    —— 引自第640页
  • 想为人禀命生于世,但做事不可瞒天地。贫与富一定不可移,笑愚民枉使欺心计。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23 11:13:42
    —— 引自第639页
  • 却又一件好笑,就是科第的人,总是那穷酸秀做的,并无美二样人放得。及至肉眼愚眉见了穷酸秀才,谁肯把限稍来管顾他?还有一等豪富亲着,放出富欺贫的手段,做尽了恶薄腔予待他。到榜上有名,将转来,阿脬卵,偏是平日做腔欺负的,头名就是他上前出力。真个世间惟有这件事,贱的可以立贵,贫的可以立富;难分难解的仇,可以立消;极险极危的道路,可以立平。遮莫做了没脊、惹差耻的事床锦被可以遮盖了。 (查看原文)
    是夹心软糖呀 2021-06-23 11:13:42
    —— 引自第49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