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卢汉精粹》的原文摘录

  • 热媒介高强度和高清晰度使生活中产生专门化和分割性,任何高强度的经验,要首先“忘记”和“抑制”,要被压缩到很冷的程度,才能被人吸收。电瞬息万里的速度给今天普通的工业和社会行动赋予迷思的特点。我们生活在迷思之中,可是我们的思维依然是支离破碎的,依然仅仅是在一个平面上展开。 正如叶芝所形容的:“看得见的世界不再是真实,看不见的世界不再是梦想。” 机械形式转向瞬息万里的电力形式,这种加速度使外向爆炸转为内向爆炸。在当前的电力时代中,世界内向爆炸而产生的能量,与过去扩张的传统的组织模式发生了冲突。直到不久前,我们的制度和安排,包括社会政治经济,都只有一个单向的模式。电力媒介是人们的生活彼此纠缠,造成了极端的拥挤。部门割据的独立王国在电力速度的条件下,像君主制一样的冰消雪融了。沉迷于老式的、机械的、由中心向边远扩展的单向模式,再也不适合我们当今的世界。 知识分子的角色,从古至今都是新旧权利集团之间的联系人和中间人。 英国愤怒的一代就是这样一群知识分子,他们突然之间穿过教育界的应急出口从底层冒了出来。爬入上层权利社会以后,他们发现里面的空气一点也不新鲜清爽。但是他们丧失勇气的速度甚至超过了萧伯纳,和萧伯纳一样他们很快就沉迷于奇想之中,沉迷于培养安乐情趣之中。 任何媒介和结构都存在波尔丁所谓的断裂界限,即一个系统在次突变为另一个系统的界限,或者说,系统在动态过程中经过这一点后就不再逆转。 在断裂界限上发生的逆转有一个典型的特征,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奇特现象:流动的人在社会生活中是静滞的不动的。相反,静坐少动的专业人士却是动态的、爆炸性的、进步的。 道德经,有许多例子说明紧随过热的媒介(即过度延伸的人或文化)之后接踵而至突变和逆转: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着不彰。 媒介是“使事情所以然”的动因,而不是“使人知其然”的动因。 报纸是否在一切社区事务中都培养了看热闹的观点(th... (查看原文)
    Not really 2015-11-25 11:04:09
    —— 引自第222页
  • 记:你为什么认为,谷登堡技术也为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 麦:二者携手并进。请记住,印刷术是复杂手工艺的第一次机械化。它创造了分步骤流程的分析性序列,因此就成为接踵而至的一切机械化的蓝图。印刷术最重要的特征是它的可重复性。这是一种可以无限生产的视觉性表述。它的可重复性是机械原理的根源。谷登堡以来使世界为之改观的就是这个机械原理。印刷术产生了第一种整齐划一的、可重复生产的商品。同样,它也造就了福特牌汽车、第一条装配线和第一次大批量生产的商品。活字印刷是一切后继的工业开发的原型和范形。没有拼音文字和印刷机,现代工业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点:作为印刷术的拼音文化不仅仅塑造了生产和营销,而且塑造了生活的一切其他领域,从教育到城市规划都是如此。 (查看原文)
    巴克 2013-11-24 09:32:57
    —— 引自第378页
  • 我们的时代渴望整体把握,移情作用和深度意识。 每一种文化,每一个时代都有它喜欢的感知模式和认知模式,所以它都倾向于为每个人、每件事规定一些受宠的模式。我们时代的标记是厌恶强加于人的模式。 人的工作的结构改革,是由切割肢解的技术塑造的,这种技术正是机械技术的实质。自动化的实质是整体化的、非集中制的、有深度的。 在现代思潮中,(既是事实并非如此) 不起作用的东西,确确实实存在 只写隔靴搔痒的东西,也被看做是睿智有才 电子瞬息万变的速度,事物的原因又开始进入人们的知觉。正如过去它们在序列和连续之中出现是不曾被人察觉一样,人们不再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似乎觉得,鸡成了蛋想多产蛋的念头(A chicken is an egg's idea for getting more eggs.) 如其运转,则已过时。(If it works,it's obsolete.) 在一个有文字的、形态同一的社会中,人对多种多样的、非连续性的力量已经丧失了敏锐的感觉。人获得了第三向度和“个人观点”的错觉。这也是自恋固着(NARCISSUS FIXATION)的组成部分。 (查看原文)
    Not really 2015-11-25 10:50:31
    —— 引自第2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