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与闲谈》的原文摘录

  • 1 唱着,走着,我看到更多的风景,更多的人,同时,风景掠过,人掠过,记忆增加,瞬间便忘却。 8 他们活在剩下的时间里。那些乞丐。他们乞丐的身份,像国王一样古老,像先知、妓女、诗人一样古老。国王可以变成总统或主席,先知可以变成科学家、人文知识分子,诗人可以变成小说家、电视剧编剧,但几千年过去,妓女还是妓女,乞丐还是乞丐。 …… 他们用残缺的肢体展示生命与社会生活的残酷,攻击我的不忍之心。但施舍了一个,围上一群。这时我又不得不练习残忍,无视苦难,否则就地破产,就地完蛋。我在中国就有过这样的体验,但印度能把中国的一切问题夸张给你看。不能轻易表达你的不忍之心。 同情的限度。那些乞丐仰脸望着我。他们并没有失去他们的尊严,或者他们从来不曾有过尊严。他们不像欧美的无家可归者,乞讨时总是垂下头来,避免与你交换目光。和这些乞丐相比,我是幸运的,但面对他们,我只能垂下头来练习残忍,好像犯罪的是我。 生命,有时在我看来是那么容易毁灭,可是看看这些乞丐,我又不得不承认,生命也异常顽强:只要你不想死,你就能永远活下去。 在他们秘密的世界里,乞丐有他们观察世界的角度和对付生活的方法。他们呆在街头,他们所见必多。 9 那个青年妇女坐在帐篷前奶着孩子。小小的黑色的生命,贴向女人的乳房。 时间仿佛落进深渊的硬币,听不见它落底的声音。但那个女人仿佛对时间抱有巨大的耐心,仿佛对怀中孩子的成长抱存坚定的信念。 或许她并不知道耐心为何物,而只是无奈;或许她心中并不抱存什么信念,而只是习惯了生存。 有时她的目光从怀里的孩子身上移开,移向身旁其他光着屁股玩耍的孩子。 穷人的孩子,没有玩具的孩子,他们玩石头,玩铁丝,玩一切工具和机械上的零件。他们玩得津津有味。 他们把那些不是玩具的东西玩变了质,他们把那些不是玩具的东西玩成了玩具。 贫穷的生活让他们胀肚子,拉肚子,头疼,发烧,佝偻,骨节增大,皮肤生... (查看原文)
    2赞 2014-02-20 21:18:22
    —— 引自第1页
  • 厌倦曾经成就过一些了不起的思想者,但仅了解这一点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要了解,那些了不起的厌倦都对他们的厌倦并不厌倦。这话说起来有些饶舌,但意思还是清清楚楚。 所以,不能永远放任你的厌倦。应该筑起一道精神的堤坝,拦阻你的厌倦。 ………… 一句话,厌倦使我们法力尽失。 因为你从来都在厌倦之中,所以你不了解你本来可能具备的法力,所以你反驳我将注定徒劳。 与其厌倦,不如死掉。 厌倦是一种将要死于经验的征兆。 我渴望发生点什么。不论发生什么都能拯救我的厌倦:一块石头砸碎我的玻璃……。但最重要的是,给你自己的内心通进一缕清风,承认你内心的窗户关闭了太久。 ……我这样写着,我对我自己的厌倦就有了兴趣,我就从厌倦之中抬起了头。 (查看原文)
    红齿 1赞 2012-04-21 15:15:43
    —— 引自第113页
  • 迈过了这道门槛,剩下的就是将身心打开,彻底打开,向着脏的神话和混乱的现实。对,向着生活。 (查看原文)
    红齿 1赞 2012-04-21 15:23:22
    —— 引自第116页
  • 巴尔扎克说 人与人的差别比人与猴子的差别还要大。 不错,印度老鼠与中国老鼠之间的差别,要远远大于印度松鼠之间的差别。 (查看原文)
    Isadora 2012-04-07 23:46:42
    —— 引自章节:55
  • 快乐说不上,我只需要歌唱,需要借助歌唱呼出我最内在的气息。反正是一个人孤身迈步在异乡的路上,我唱得没头没尾,我唱得破破烂烂。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4:29:45
    —— 引自第4页
  • 没有线索串起这日日夜夜,这是生存的本来面目。 可以假设一个生活的借口,使你的生活有一个重心,有一种秩序,但你当明白在心里,这借口仅只是假设而已。 你只有坐下,走路,坐下,躺下,像天上的一片云,池中的一朵花,河中的一道涟漪,林中的一阵风。 这一切或许都有意义,而在别人看来,他们是无意义的。 只要认识隐藏在这一切之中的必然性,其他的东西暂不必说起。 可以追问一声,这一切对它们自身来说意义何在?在你追问下去之前,要做好疯掉的准备。 一旦开始追问意义,危险就来了。你将与危险同行。 你要么成为事物本身,要么从事物之中退出身来。你或许不得不把自己交出去,把自己腾空,才能看清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 好也罢,坏也罢,你请先把自己交出去。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4:45:34
    —— 引自第62页
  • 在蓝天之下,我们看见花开,我们看见鸟飞,我们看见一个人消失在大路的尽头,自然按照它自己的意志行事,生命哪有什么意义? 佛首先看到了痛苦的、危险的、不幸的事。他看到了真实,然后他又认出了它们的不真实,它们的“空”。 但或许花开的意义只在于花开i,鸟飞的意义只在于鸟飞,一个人消失的意义只在于消失。 海德格尔在讲到亚里士多德的生平时只使用了三个词:诞生、活着、死去。没有意义,没有意义。 但你免不了追问,正如你免不了行走和眺望,因为你活着。 一旦你追问生命的意义,甚至连本来看似存在的意义也消失了,但与此同时,你创造了意义。不是生命因此而丰满,而是你的追问产生了意义。 可哲学家们会紧跟着追问你:你的追问是否有意义?他们想暗中逼迫你说”没有“,但他们错了,因为你活着。 生命并不按照他们给定的航线航行。意义总是旁溢斜出。你诞生在你的追问当中。你追问出你的灵魂,你追问出神的存在。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4:46:12
    —— 引自第63页
  • 在无人认识我的地方,我虚构自己。 我假装我是无人,我假装消失。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4:54:24
    —— 引自第67页
  • 也许在这里,有时一天有25个小时,有时一天有23个小时。 也许我应该把这块表扔掉。 也许时间本来就不存在。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4:55:25
    —— 引自第68页
  • 有两种沉默:一种是饱满的沉默,如同果汁欲射的石榴;一种空无的沉默,如同这天色将黑时刻的风。 语言啊 ,看起来使我们存在,实际上使我们消失。我们消失在语言中,而沉默,看起来意味着我们的消失,而实际上凸显出我们的存在。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5:00:04
    —— 引自第70页
  • 我走出房间,满天星斗。我多想知道我的生命将归于何处,如果我不打碎我的生命,是否会有一颗流星来将我打碎?如果我被打碎了,谁来对我作出赔偿?而即使我能够得到赔偿,没有生命我拿什么来将它使用?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5:04:00
    —— 引自第75页
  • 雨还在下,我的生命中已出现彩虹。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5:06:30
    —— 引自第85页
  • 应该适时忘却某些成见。忘却就是避开,避开人群,避开书本。 避开思潮,把自己交给自己,这就意味着把自己交给世界。 要是我能够迎风起飞,我会看到什么?我对世界的观念还会像从前那样吗? 要是我能够忘却语言,变成石头,我对时间的观念还会像从前那样吗? 沉默,并在内心深处与世界交谈。拾起地上的落花,跟着动物的足迹前进,张开嘴,喝天下落下的雨水,依靠星座辨别方向。 在收缩自己的同时扩张自己,在扩张自己的同时收缩自己。 我不是那种急于回归自然,回归光着屁股四处乱爬之时代的自然主义者,我的目标没有那么远大。我的目标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忘却自己,甚至忘却自己的目标。 不再向自己隐瞒关于自己的秘密,如果不能在大自然面前赤裸,那么至少应该在自己面前赤裸。 记忆的压迫之力,我们并不容易看出。记忆的成见使我们发育成这样一群合乎标准的人,但忘却会使我们重生。当然,不那么合乎标准。但不合乎标准的生命有一种意外之美。 (查看原文)
    红齿 2012-04-21 15:06:49
    —— 引自第9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