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政变的台前幕后》的原文摘录

  • 在张之洞看来,中国的未来与发展,既要学习西方一切有益于我的东西,又不可能全盘西化,采取民族虚无主义的态度,无视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过程中的有益作用。他认为,中国的进步与发展应该建立在自己已有文化成果的背景下与基础上,即以稳健的姿态向左右两个方面进行斗争,既反对顽固的守旧,也反对不顾中国国情的激进。应该承认,张之洞的方案比较好的回答了中国社会转型期的外来思想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应取的关系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3-11 12:16:53
    —— 引自第30页
  •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痛苦的历史记忆。问题是如何面对这种苦难,是从此消沉、堕落,还是奋力改变? 1894年的甲午战争和第二年的《马关条约》,是近代中国人的痛苦记忆。中国人第一次知道,单纯的经济增长并不能使国家真正强大,更不能赢得国际的尊重,中国必须改变先前三十多年的发展模式,必须逐渐消除、减弱自己的特色,逐步与世界同步。知耻而后勇,这是中国圣人的教诲。中国在经历了空前的奇耻大辱之后重新起步,追随对手走上微信道路,仅仅两年的时间,中国的面貌发生了极大改变,国际资本看好中国,巨额资金砸到中国,中国经济地图日新月异,中国人信心倍增。 (查看原文)
    CeLeVe 2015-08-09 18:29:42
    —— 引自第1页
  • 康有为的出走路线 按理说,“1898年中国故事”至此可以结束了,“1898年那场未遂政变”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也都交代清楚了,我们的叙述似乎可以到这里告一段落了。只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或者说这个重大案件的首犯康有为,我们还不知道他的下落。至于那些追随者、合谋者,在后来也有各自不同的人生遭遇,值得一说。 我们知道,康有为在9月20日天亮前凄凉离开了北京,正式他的悄然出走,终于引爆了这个惊天大阴谋,引发出后来的故事。 悄然出走的康有为遵循这样一个原则,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所以他没有接受友人的劝告,绕开荣禄的辖地天津,更没有换上僧人的装束远走蒙古,而是带着仆人李唐于凌晨四时许直奔马家堡火车站,也就是后来的永定门火车站,现金的北京南站。 (查看原文)
    CeLeVe 2015-08-09 20:55:58
    —— 引自第44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