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的原文摘录

  • 我们找到它了,詹诺夫,我们找到它了。 (查看原文)
    白泽 1回复 1赞 2013-06-28 20:47:13
    —— 引自第384页
  • 他们经过一扇门,门上没有任何形式的锁,但当他们接近时,那扇门就自动打开,而在他们穿过之后又立刻关上。 (查看原文)
    白泽 2013-06-28 11:40:36
    —— 引自第208页
  • 邪门的情感依附由此发展,令自由因此消失,你们看不出这必须改变吗? 不,因为我们衡量自由的标准跟你们不同 (查看原文)
    喧弃。 2013-08-26 02:55:28
    —— 引自第207页
  • ·一个孤立体可能会说谎,因为他是有限的,所以他会感到恐惧。然而,盖娅是个具有强大心灵力量的行星级生命体,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因此盖娅完全不需要说谎,或是杜撰一些与事实不符的陈述。 ·“在单一生物体内,不可能容许过多的骚动,否则就无法正常运作。在这种情况下,整体的进步和发展纵使没有完全停滞,步调也一定相当缓慢。”——崔维兹 ·“相较之下,宝绮思,盖娅欠缺的是变化。倘若盖娅扩展成盖娅星系,每个世界是否都会被迫接受改造?这种千篇一律的单调将令人无法忍受。”——崔维兹 ·“在盖娅这个超级生命体中,对于社会准则有一种自发的共识,因此没有任何成员想要违背。其实我们还不如说,盖娅是一滩陈腐僵化的死水。在自由个体结合而成的社会中,不可否认存在着脱序的因素,但若想要诱发创新和变化,这却是不可避免的代价——就整体而言,这是个合理的代价。”——崔维兹 ·“......这个隐性公设可归纳如下:银河中只有一种智慧物种,亦即“智人”。假使银河中又有什么“崭新的东西”,假使那是一种本质迥异的智慧物种,其行为即无法以心理史学的数学精确描述,而谢顿计划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你们懂了吗?” ——崔维兹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4-01-15 16:18:32
    —— 引自第14页
  • ·“政府曾经被迫效忠帝国的皇帝,如今则是基地的忠诚附庸。我们愈是明了自己的次等地位,就愈相信传说中那段伟大的岁月。”——康普隆人 ·“没有一个住人世界拥有真正的生态平衡。地球最初必定有过这种平衡,因为它若正是演化出人类的那个世界,就一定曾有很长一段时期,上面没有任何人类,也没有其他能发展出先进科技、有能力改造环境的物种。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有一种自然平衡——当然,它会不断变化。然而,在其他的住人世界上,人类皆曾仔细改造他们的新环境,并且引进各种动植物,但他们创造的生态系统却注定失衡。”——宝绮思 ·在人类意识中,几世纪也许会缩成一点点,甚至全然消失无踪,许多文明则可能完全遭到遗忘。但在无数逝去的世纪、数不清的文明之中,仍然有一两件事物完好流传下来,例如那几组坐标便是。 ·想要使心灵与电脑有效地联结,就必须保持心平气和,久而久之,制约反射作用便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我另有一件,宝绮思,虽比不上这个好,然则理应如此。谁将此乐器奏得最美妙,谁便是其主人。我从未听过如此之音乐,亦不知晓如何得以隔空演奏。既然无法完全发挥其潜力,我拥有此乐器即是错误。”——广子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4-01-15 16:27:58
    —— 引自第122页
  • ·“记住这一点。她不但非常聪明,而且跟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期,她接受到非比寻常的知性刺激,崭新的感受源源不断涌入她的心灵。她目睹了太空的景观,造访了不同的世界,又见到了许多人,这些都是她前所未有的经验。”——宝绮思论菲龙 ·“我与盖娅的确有联系,不过我并非它的一部分。”——丹尼尔 ·“愈是先进与复杂的正子脑就愈不稳定,而且也老化得愈快。我现在的脑子与最初那个相比,灵敏度高出十万倍,容量则高出千万倍。然而我的第一个脑子持续了一万年,目前这个用了六百年便已老朽不堪。两万年来每一项记忆的精确记录,再加上完美的回唤机制,将这个脑子全部塞满。如今,我的决策能力急剧衰退,而衰退得更迅速的,则是在超空间距离外测试和影响心灵的能力。而我却无法再设计第六个脑子,因为更进一步的微型化,势必遇到测不准原理的障壁,而复杂度再增高的结果,则一定几乎立刻崩溃。 ”——丹尼尔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4-01-15 16:43:11
    —— 引自第380页
  • 文明的进步代表不断剥夺人类的隐私权 (查看原文)
    抱字 2015-08-03 19:09:49
    —— 引自第26181页
  • “问题是,”崔维兹说,“我的房子或太空艇,是为了符合我的需求而设计建造的,我不必去适应它们。倘若我成了盖娅的一部分,不论这颗行星设计得多么理想、多么符合我的需要,我也还得设法适应它,这个事实令我极为不安。” (查看原文)
    Django 2017-03-19 18:57:26
    —— 引自第5页
  • “我们的银河系只发展出一种有能力建立科技社会的智慧物种,但是我们对其他星系又了解多少?我们这个星系可能是个特例,或许在某些星系,甚至其他所有的星系中,存在着许多互相竞争的智慧物种,彼此一直在明争暗斗,而每一种都是我们毫无概念的。他们大概忙着彼此斗争,以致无暇顾及其他,但万一在某个星系中,某种物种取得了领导地位,因而有时间考虑入侵其他星系的可能性,那又会怎么样? “就超空间而言,银河系只是一个点,其实整个宇宙也是。我们从未造访过其他星系,而且根据我们的了解,也没有其他星系的智慧物种来过我们的星系——但这种局面也许有一天会改变。万一侵略者来到,他们必能找到挑拨人类内斗的方法。长久以来,我们的敌人都是自己人,我们习惯了这种自相残杀。处于如此四分五裂的状况,我们必将被侵略者完全征服,或是尽数消灭。唯一真正的防御战略,就是形成无法由内部突破的盖娅星系,遇到侵略者来犯时,我们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宝绮思说:“你描绘的情景极其可怕,我们还来得及建立盖娅星系吗?” 崔维兹抬头向上望,视线仿佛穿透厚厚的月岩,直达月球表面与星际空间;他仿佛勉力窥见了无数遥远的星系,正在不可思议的鸿蒙太空中缓缓运动。 他说:“据我所知,在古往今来的人类历史中,还从来没有其他智慧物种侵犯我们。这种情形只需要再持续数个世纪,也许只要整个文明历程万分之一的时间,我们便能高枕无忧了。毕竟,”讲到这里,崔维兹突然感到一阵痛心的忧虑,但他强迫自己置之不理,“此时此刻,似乎还没有敌人潜伏在我们之间。” 与此同时,菲龙这个懂得转换能量、雌雄同体的异类,正以深不可测的眼神望着他。崔维兹并未低头迎向那对深沉的目光。 (查看原文)
    Django 1回复 2017-03-19 18:58:23
    —— 引自第104页
  • 如果没有一群异于凡夫俗子的人,就不可能出现天才和圣者,而我不信异于常人的人都集中在好的端,我认为一定有某种对称存在。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03 15:09:27
    —— 引自章节:02 首途康普隆
  • 一个有决心的强势政府,却能大大削弱历史的影响力。这样一来,早期历史就只剩下零散的资料,很容易沦为民间传说。这类民间传说一律充满夸大不实的记述,多半将自己的星区说得比实际上更古老、更强盛。可是不论某个传说多么愚蠢,或者多么不切实际,仍会成为本土意识的一部分,该区居民一定全部深信不疑。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03 15:10:20
    —— 引自章节:02 首途康普隆
  • 每个人有每个人找寻快乐的方式,这也正是独立个体的特点之一。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03 15:08:32
    —— 引自章节:01 寻找开始
  • 人类有种共通的习性——一旦有了某个事实当种子,便会在上面加上一层又一层美丽的谎言,就像芮普拉星牡蛎那样,可以由一粒沙慢慢生成一颗珍珠。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03 15:13:25
    —— 引自章节:02 首途康普隆
  • 如果我们只遵循自己认为公正合理的法规,就不会有任何法规还能成立,因为不论哪条法规,都会有人认为是不公正或不合理的。假如我们想要追求个人心目中的利益,对于那些碍事的法规,我们永远有办法找到理由,认定它们不公正和不合理。这原本可能只是精明的投机伎俩,结果却会导致失序和灾难。即使是那些精明的投机分子,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因为一旦社会崩溃,是没有任何人能幸存的。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13 19:14:55
    —— 引自章节:04 康普隆
  • 建立在公理和正义之上的法规,随着环境的变迁,虽然已经不再适用,但是由于社会的惯性,却很可能继续存在。这时候,我们借着打破这些法规来宣告它们已经过时一甚至实际上是有害的,要算是一种既正确又有用的作为。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13 19:24:01
    —— 引自章节:04 康普隆
  • 在自由个体结合而成的社会中,不可否认存在着脱序的因素,但若想要诱发创新和变化,这却是不可避免的代价一一就整体而言,这是个合理的代价。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13 19:24:38
    —— 引自章节:04 康普隆
  • 在自由社会中,即使大多数成员同意某件事,定还会有少数人反对。某些情况下,那些少数也许オ是对的,而只要他们够聪明、够积极,而且观点真的够正确,就会获得最后胜利,而被后人奉为英雄。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13 19:26:29
    —— 引自章节:04 康普隆
  • 倘若无法随心所欲活着,自由就不存在!自由是不折不扣的随心所欲! (查看原文)
    dream_蝶 2020-01-18 13:44:19
    —— 引自章节:11 地底世界
  • 我既不称赞也不谴责这种事。在知识不足的情况下,迷信总是会指导人们的行动。基地上上下下都相信谢顿计划,虽然我们没有人能了解它、解释它的细节,或是用它来进行预测。我们出于无知与信念,盲目地奉行这个计划,难道不也是一种迷信吗?”   “没错,可能就是。”   “而盖娅也一样,你们相信我做了正确的抉择——盖娅应该将整个银河并成一个超大型有机体,但你们不知道我的选择为何正确、遵循我的决定有多保险。你们甘愿在无知与信念上层开行动,而我试图寻找证据,想帮助你们突破这个窘境,你们竟然还不高兴。这难道不是迷信吗?” (查看原文)
    牙擦酥 2020-05-07 11:24:19
    —— 引自章节:05 太空艇争夺战
  • 完全不同。索拉利人生产的数量总是超过需要,再将过剩的人口销毁;我们生产的子女则刚 好符合需要,从来不必杀害任何生命。就像你的皮肤表层坏死之后,便会长出恰到好处的新皮肤,不会多长出一个细胞来。 (查看原文)
    無邊の黯藍 2021-04-01 15:00:02
    —— 引自章节:14 死星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