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机密(下)的笔记(2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天翼

    天翼

    “人总是会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2012-11-15 22:28   3人喜欢

  • baichi0038

    baichi0038 (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战胜我!)

    “人所欲者,分为五品。五品曰命,唯求苟活于世;四品曰定,苟活既有,复求安定;三品曰和,安定无碍,复求和睦;二品曰敬,四邻和睦,乃求礼敬;一品曰志,天下礼敬,方有抱负极望。这五品由简入奢,循次递增。” 华陀此番评价,想了想,我也只到四品而已。   (1回应)

    2013-02-16 23:45   1人喜欢

  • 地下鉄

    地下鉄 (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下比上有些差距,要么是马亲王驾驭大场面有些力不从心,要么是赶稿的原因……,本人还是更喜欢《风起陇西》。另外这书怎么看都像是要出个系列的样子……

    2012-10-27 23:42   1人喜欢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淳于琼打了个酒嗝,眼神开始有些朦胧:“忠义都是借口,仁德无非矫饰。这天下本来就是由一群混蛋开创的。这些虚假玩意不用传承,每个人都可以无师自通。这种世道,与其装腔作势,不如痛痛快快不违本心地做人。我不想变成那样的人,只好喝得醉一点,多多胡闹,尽量让自己开心点了。”

    2018-05-18 21:02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如果是伪善就好了,我怕你是真善!” (司马懿说刘平

    2018-05-17 22:15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许攸看出曹丕的惊疑,摸了摸他锥子般的下巴:“袁绍若是只带一个策士去,曹公必败。袁绍优势太大,无论速战还是缓战,只要一而贯之,无不胜之理——但他手底下能人太多了,嗓门一个比一个大,袁绍又是个多谋寡断之人,战策必是朝令夕改,左右变动。九头之鸟,各飞一方,只会落在尘埃里。只要阿瞒犯的错误比袁绍少,就大有胜算。”他说到这里,拍拍后脑勺,自嘲道,“你以为我为何会被软禁?还不是因为多说了这么一句话嘛。”

    2018-05-17 21:39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老一辈的人曾感受到过汉室天威,心中尚存敬畏;而这些年轻人生于末世,长在乱世,心目中的汉室早就成了一个大笑话。观一叶而知秋,从这些边陲世族士子的态度,便知天下人心所向。 所谓汉室衰亡,实际上就是汉室逐渐为人淡忘的过程。这个趋势是否可逆,自己的努力会不会只是缘木求鱼?一个疑问悄然钻进刘平心中。

    2018-05-17 21:20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杨修强抑住心中失落,探身问道:“关将军要走,那曹公什么意思?”郭嘉撇了撇嘴,语气有些埋怨:“曹公还能有什么意思?他说了:“各为其主,随他去吧。哎,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曹公一会儿是枭雄,一会儿是诗人。当初玄德公在许都的时候,也是曹公一念之仁,把他放走,才有了徐州之乱,现在又是这样!都是诗人惹的祸。”

    2018-05-17 20:38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胡车儿低声说了几句,徐他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知是否记在心里。胡车儿问他是否记住了,徐他点点头。胡车儿那旺盛的生命力似乎到了尽头,他长长地叹息一声,手起刀落,把头上的双辫斩断,扔给站得最近的一名士兵:“你们不要回曹营了,回西凉去吧,记得把我葬在湟水旁边。” 那名拿着断辫的士兵不知所措:“将军,我,我是扶风人。”胡车儿看了他一眼,露出自嘲的轻笑:“我都忘了,十年了,老兄弟们都死得差不多了,都换过好几茬儿了。哎,真想再闻闻...

    2018-05-17 14:56

  • Cookie Q

    Cookie Q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

    郭嘉的哭泣无声无息,只能听到泪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丹丘生和岑夫子发现,在他面前的沙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幅女子的画像。这画像是用指头勾勒而成,寥寥几笔,却准确地捕捉到了女子的神韵,描绘出了那灿烂如千阳般的笑靥。任何人看到这画像,都会油然生出感慨:作画者一定是时时把她放在心上,时时念着,才会描摹得如此传神。 亲王版的三国真是有些太甜腻了,不得不吐槽每到郭嘉的感情戏,我都仿佛在看偶像剧,郭奉孝变成了仰...

    2018-04-13 14:46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三国机密(下)

>三国机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