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なり町戦争 (集英社文庫)》的原文摘录

  • 我把《舞坂报》往桌面一丢,一边盛烧好的肉和蔬菜,一边想 象这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战争”。也许因为两个镇的沟通交涉, 战争没进入战斗状态就结束了。或者,这场“战争”,并不以我想 象的人人拿枪厮杀的形式进行,而是一场更为抽象的、概念意义上 的战争。 “抽象的、概念意义上的战争,是怎样的战争呢?” 独居生活,没有人来回应我的疑问;我尽情想象着两个镇进行 抽象的、概念意义上的战争的情景。那样的战斗,手上拿怎样的枪、 会怎样流血呢?怎么想也想象不出来,所以我晃晃脑袋,不去想了, 在桌面上摆好餐具,准备开饭。 (查看原文)
    小猪照 2014-07-08 13:48:13
    —— 引自第4页
  • 我觉得,把战争和日常截然分开,是很危险的。因为这种活法,没有明确自己这一部,是迈向什么方向。 战争,并不处于日常的对立面,并不跟日常割裂,它就在日常的延长线上。 (查看原文)
    nikkosoleil 2014-12-30 21:03:52
    —— 引自第176页
  • 战争是破坏性的行为,但有史以来,我们的文明因战争而大大进步了,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自治体层次的战争也是如此。也许从一个方面去看的话,感觉战争是非生产性的,对于居民没有任何益处。但从另一个方面去看,通过市镇村合并,促进行政财政提高效率,振兴当地中小企业,强化居民归属意识等等,效果多种多样。据某个脑库的调查,说长远地看,战争叶无道投资效果是2.5倍。 (查看原文)
    nikkosoleil 2014-12-30 21:07:07
    —— 引自第169页
  • “可是……可是,所谓行政管理的工作,不是为了居民,为了每一个居民的吗?” “你说的当然没错。我们为居民工作。可是呢,这里所谓的‘为居民’,是为所有的居民提供公平的、同质的服务。如果为了一个居民,以含糊的标准相应处理,则我们征收费用、要居民负担义务的工作,就崩溃瓦解了。即使人家怎么指责是死板的规定,只要没有明确的减免或延期的规定,我们就必须公平、均等地对待居民。” (查看原文)
    荒伦 2015-01-08 20:39:18
    —— 引自第55页
  • “可是……可是,所谓行政管理的工作,不是为了居民,为了每一个居民的吗?” “你说的当然没错。我们为居民工作。可是呢,这里所谓的‘为居民’,是为所有的居民提供公平的、同质的服务。如果为了一个居民,以含糊的标准相应处理,则我们征收费用、要居民负担义务的工作,就崩溃瓦解了。即使人家怎么指责是死板的规定,只要没有明确的减免或延期的规定,我们就必须公平、均等地对待居民。” (查看原文)
    Jim Moriarty 2016-08-29 13:56:03
    —— 引自第55页
  • 想来,所谓日常,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们没感觉地、绕来绕去安居于某人的血泊之上,在某人的死亡上建筑地位。 只是,是否觉察到这一点,它是否在自己眼前发生,不就是这么一点差异吗?对自己参与过的是不是战争,我已经觉得无所谓了。 不管怎么瞪大眼睛,也看不见的东西。那就是“不曾存在”。这不同于逃避现实,或者转嫁责任。在以我为中心的我的世界里,战争既没开始,也没结束。 这就跟在很深很深的山里头,在谁都没有踏足的森林里头,即使老树轰然倒地,即使响彻雷鸣,这些没有听者的声音,不就等同于不存在吗? (查看原文)
    Jim Moriarty 2016-08-31 02:03:54
    —— 引自第14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