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魔者的笔记(2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如果我不爱他他就不能伤害我。她突然不怕了,突然变得坚硬,意念可以改变所有事物,她知道他的狂乱悔恨只说明一件事。 此后,你们跟我一样都是有罪的了。

    2013-06-14 12:45   1人喜欢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但如果她害怕的正是这个该怎么办?你要如何拒绝使你快乐的事物,只因快乐过后带来的是罪恶感与空洞。 你要如何说明爱情,如果爱情必将以此种形式出现,那些熟练的动作底下是深沉的惧怕,因为那牵连着你罪恶的根源,解除咒语,打开封印,说出秘密丝毫挽救不了根深柢固的自我厌弃,你甚至不敢说出自己的恐惧,因为每说一次都会重返黑暗。 爱情,她一次次重新打造自己,以为能将自己改造成更适合生存更值得被爱,但她就是相信不了。..

    2013-06-13 10:31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她生命里真正重要的人为何都那么任性,这么难以理解。为何都不知道她在承受着自己还不懂得内容的改变,却软弱地表现出他的失落跟畏惧,她能做什么?都不能,只有长大,快点快点让自己长大到足以保护照顾自己,她绝不表现出软弱的样子。

    2013-06-12 10:01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我们无其他事可以再做,只能做爱做爱做爱,你知道高潮之后一切颤抖震荡消退,事实来到眼前,是荒漠,是无垠无限无尽的荒凉,那荒土上站立着你,你奋力舞动双手划向我,这事本与你无关,你涉身其中,涉入过深,我不忍见你如此颓丧,这般自责。我的人生已是一片荒芜,这跟你无关,你怎能叫一片荒土上长出乐园呢?你用力拉住我不使我下沉,但你怎能对抗那片早已形成的荒漠呢?流沙吞没我吞没我,对不起我爬不起来。

    2013-06-25 12:09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都破灭了都消失了都错过了,秘密不再是秘密,已没有保护的意义,你最想保护的人已经受害,你最害怕的事已经发生,都消逝了都消失了都消灭了。

    2013-06-25 12:00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人到底要如何对抗或对待往事呢?何况这不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你所爱的人,世上最难的就是发生在所爱之人身上的悲剧,你就是找不到一个更好的方式去背负。   (1回应)

    2013-06-25 11:46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但有时,她无情得令他恐惧。她不见他,不跟他说话,她的声音听来像是不曾与他认识,像是他一厢情愿在纠缠她。 他体谅,他原谅,他知道她的苦衷。 原谅她是他爱她的方式,原谅她,接受她,放任她,凡是她想要他能给的都无保留地付出,直到她说够了为止。 因为印刷问题,书里面有接近十页的内容没有印上,正在联系出版社调换。情节断了所以看得也就不是很流畅,一直搁下来了。

    2013-06-22 12:17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你无法以别的方式让她快乐。什么都不要的女人最可怕,她说什么都不想要不需要,意味着她想要你的一切。

    2013-06-17 08:47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只要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就好,我们过我们的生活,不需别人同意。 这话有理也没理,如果这些人就是构成你世界的全部呢?你要如何自外于他们,而率性地说:反正我也不在意。 因为我在意。 你总会有你在意的事物。你在意的事物有些你喜欢有些你不喜欢,但你不能假装不喜欢的就不存在。

    2013-06-17 08:41

  • 大野毛子

    大野毛子 (速来舞池中央)

    "杀了我。"她这么说。在疯狂的时候,她不说爱而说死,她说她多么快乐啊!像融化在黑暗里,一点都不害怕。

    2013-06-14 13:00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附魔者

>附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