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语录》的原文摘录

  • 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大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3:14:37
    —— 引自第2页
  • 笑里可以有刀,自称酷爱和平的人民,也会有杀人不见血的武器,那就是谣言。……谣言世家的子弟,是以谣言杀人,也以谣言被杀的。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3:18:30
    —— 引自第6页
  • 我先前总以为人是有罪,所以枪毙或者坐监的。现在才知道其中的许多,是先因为被人认为“可恶”,这才终于犯了罪。许多罪人,应该称为“可恶的人”。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3:34:36
    —— 引自第13页
  •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房屋,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的。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3:42:48
    —— 引自第24页
  •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3:53:43
    —— 引自第33页
  • 中国人所谓没有出路,不是替大多数人着想,他是为自己没有出路而嚷嚷。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4:12:20
    —— 引自第38页
  • 中国人有一种矛盾思想,即是:要子孙生存,而自己也想活得长久,永远不死;直至知道没法可想,非死不可了,却希望自己的尸身永远不腐烂。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4:16:06
    —— 引自第41页
  • 改造自己,总比禁止别人来得难。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4:22:11
    —— 引自第49页
  • 文艺本应该并非只有少数的优秀者才能鉴赏,而是只有少数的先天的低能者所不能鉴赏的东西。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5:27:17
    —— 引自第97页
  • 先前的人,只知道“为儿孙作牛马”,固然是错误的,但只顾现在,不想将来,“任儿孙作牛马”,却不能不说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5:35:43
    —— 引自第116页
  • 体质和精神都已僵化了的人民,对于极小的一点改革,也无不加以阻挠,表现上好像恐怕于自己不便,其实是恐怕于自己不利,但所设的口实,却往往见得极其公正而且堂皇。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6:27:19
    —— 引自第158页
  • 蝙蝠虽然也是夜飞的动物,但在中国的名誉却还算好的。这也并非因为它吞食蚊虻,于人们有益,大半倒在他的名目,和“福”字同音。以这么一副尊容而能写入画图,实在就靠着名字起得好。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6:30:40
    —— 引自第160页
  • 人生最痛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6:35:50
    —— 引自第165页
  • 一道浊流,固然不如一杯清水的干净而澄明,但蒸馏了浊流的一部分,却就有许多杯净水在。 (查看原文)
    十三维 2013-09-16 06:43:28
    —— 引自第17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