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虚笔记的笔记(13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燃える海

    燃える海 (劣迹斑斑,伤痕累累。)

    空冥的猜想可以负载任意的梦景,而实在的答案便会限定出真确的痛苦。他以为诗人L总在为实现梦想而百折不挠,实在与诗人的逻辑不符。他把这归咎为诗人的年轻。在F看来,梦是自己作的,并且仅仅是作给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就像诗其实仅仅是写给自己的没道理发表或朗诵一样。如果上帝并不允许一个人把他的梦统统忘掉得干净,那么最好让梦停留在最美丽的位置,在那儿画一个句号,或是一行删节号。所谓最美丽的位置,F医生以为,并不一..

    2014-07-04 16:42   8人喜欢

  • 耘歇

    耘歇 (我是我自己随身携带的嶙峋青石)

    1、他千年的渴望竟似无从诉说。就像丢失了一种性命攸关的——语言。 深不见底的黑暗飘缭不散,埋没了那种语言。近乎枯萎的现实,依然沉寂。 现实不能拯救现实。那近乎枯萎的现实不能够指望现实的拯救,甚至,也不能指望梦境。 2、时钟滴滴答答,步履依旧。夜行列车远远地长鸣,依然如旧。拉紧的窗帘外面,世界想必一如既往。 那伤残的花朵还在沉睡。那花朵要在辽远的梦想里,才能找回他的语言。直接走向性只能毁掉无边的梦想...

    2015-08-06 13:33   3人喜欢

  • 珏玨

    珏玨

    “你听说过中国古时候有一种监狱的墙吗?”他的语气平静下来,“那是双层的夹壁墙,中间灌满了沙子。这设计真是再英明伟大不过了,不用担心囚徒会破壁而逃,因为,因为你真要是能在那墙上凿开一个洞那沙子就会不断地流出来把你埋了。” “你那墙就是这样的墙?” “不,我那墙里不是沙子,是和沙子一样的人,是能够不断地流出来把我埋掉的一个时代。”

    2014-03-16 01:11   3人喜欢

  • 弥芥

    弥芥

    “……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以我的经验看,其实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还在……还在渴望爱……”

    2019-05-11 16:59   2人喜欢

  • 耘歇

    耘歇 (我是我自己随身携带的嶙峋青石)

    1、每一天每一天我都能看见一群鸽子,落在邻居家的屋顶上咕咕地叫,或在远远近近的空中悠悠地飞。你不特意去想一想的话你会以为几十年中一直就是那一群,白的、灰的、褐色的,飞着、叫着、活着,一直就是这样,一直都是它们,永远都是那一群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可事实上它们已经生死相继了若干次,生死相继了若干年。 2、一九五一年一月四日对我来说是一片空白,是零,是完全的虚无,是我从虚无中醒来听到的一个传说,对于我甚至...

    2015-07-16 16:07   2人喜欢

  • 一朵小荷

    一朵小荷

    有些话一定要说出来吗? 我等你,直到垂暮之年/野草有了/一百代子孙,那条长椅上仍然/空留着一个位置/…… 他知道,空冥的猜想可以负载任意的梦境,而实在的答案便会限定出真确的痛苦。

    2011-08-05 23:09   7人喜欢

  • 花见

    花见

    「好像几十年都不存在。好像他们早已是老夫老妻。好像他娶她的时光因为遥远已经记不清是在何年何月了。好像他只是出了一趟门刚刚回来。好像她从来就是这样在等他回家,等他从那混乱的世界上回到这儿来。 “我,”他说,“这次来就不走了。” 她点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 “嗯。我知道,要么你再也不会来了,要是你又来了你就再也不会走了。” “你知道我会再来?” 她摇摇头,看着窗外的月光。 “那你怎么知道,我就再...

    2018-09-22 23:24   1人喜欢

  • 花见

    花见

    「站在那惊讶里回溯,才看见漫长的时日,发现一段漫长的时日曾经存在和已经消逝。那漫长的时日使我想起,诗人L在初夏的天空里见过的那只白色的鸟,飞得很高,飞得很慢,翅膀扇动得潇洒且富节奏,但在广袤无垠的蓝天里仿佛并不移动。WR和O站在惊讶里,一同仰望那只鸟,它仿佛一直在那儿飞着,飞过时间,很高,很慢,白得耀眼,白得灿烂辉煌,一下一下悠然地扇动翅膀……

    2018-09-20 22:29   1人喜欢

  • 耘歇

    耘歇 (我是我自己随身携带的嶙峋青石)

    两面镜子之间是无限的空阔。当然那要取决于光的照耀。我有时想,两面相对的镜子之间,一支烛光会不会就是无限的光明,一点黑暗会不会就是无限的幽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会不会就是人间,一次忘我的交合会不会就是一切差别的消灭…… 叫喊、呻吟、昏眩。之后,慢慢又感到夜风的吹拂。 慢慢地,思绪又会涌起,差别再度呈现。躺在烛光和幽暗中,他们,到底还是两个人。是具体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因之,在他们以外必有一个纷...

    2015-07-29 21:43   1人喜欢

  • 十年踪迹十年心

    十年踪迹十年心 (明朝即长路 惜取此时心)

    往事,过去的生活,分为两种。一种是未被意识到的,它们都无影无踪,甚至谈论它们 都已不再可能。另一种被意识到的生活才是真正存在的,才被保存下来成为意义的载体。这 是不是说仅仅这部分过去的生活才是真实的?不,好像也不,一切被意识到的生活都是被意 识改造过的,它们只是作为意义的载体才是真实的,而意义乃是现在的赋予。那么我们真实 地占有现在吗?如果占有,是多久?“现在”你说是多久?一分钟?一秒钟?百分之一...

    2012-11-08 16:05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务虚笔记

>务虚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