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思想史》的原文摘录

  • 易卜拉欣·伊本·阿德汗姆以确定苦行(zuhd)的三阶段闻名:(1)弃绝世俗世界;(2)弃绝因弃绝世俗世界而产生的喜悦;(3)彻底认识到世俗世界是无足轻重的,甚至根本不值得多看一眼。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赞 2014-07-29 14:01:32
    —— 引自第1046页
  • 对于宗教史家来说,每一种神圣事物的表现形式都是重要的:每一次仪式、每一个神话、每一种信仰或神灵的形象,都是对于神圣的体验(experience of the sacred)的各种反映,因而蕴含着关于存在、意义和真理的观念。正如我曾在其他场合指出的,“如果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某种不可化约的真实,就很难想象人类的大脑是如何进行思考的;如果一时没有赋予人类的冲动和经验以意义,就无法想象它又是如何能够出现的。对于一个真实且富有意义的世界的认识,是与对神圣的发现密不可分的。通过体验神圣,人类的头脑觉察到那些自身显现为真实、有力、丰富以及富有意义的事物与缺乏这些品质的东西——也就是说,混乱无序地流动、偶然且无意义地出现和消失的事物——之间的不同。”简而言之,“神圣”是意识结构中的一种元素,而不是意识史中的一个阶段。在文化最古老的层面上,人类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宗教行为,因为采集食物、性生活以及工作都有着神圣的价值在其中。换言之,作为或成为人,就意味着“他是宗教性的”。 (查看原文)
    荷包蛋 1赞 2012-05-20 09:45:53
    —— 引自第3页
  • 魔鬼的威望、上帝的消极即其不可理喻的败绩——这些都可以视为“原始”宗教中“退位神”常有的表现形式,上帝在创造世界与人类后,对于所创造的成果毫无兴趣,并且回到天堂去了,他的创造最后是留给某个超自然存在或者巨匠造物主完成的。 (查看原文)
    斗篷客 1赞 2014-04-24 17:49:35
    —— 引自第1098页
  • 宇宙具有人形,其不同区域——与这个宇宙人的器官相对应——居住着不同颜色的众生,这种想象是相当古老的。在印度,只有耆那教较好地保存了这种想象并与“神秘之光”的体验水乳交融。 至于第五层,亦即宇宙之巅(大宇宙人的头髻),是灵魂得到解脱后居住的地方。这也就是说,灵魂得到解脱,但是并不超越宇宙之外(佛教的涅槃也是如此),只是在宇宙间向上超越许多层次。 (查看原文)
    斗篷客 1赞 2014-07-29 13:38:06
    —— 引自第626页
  • 至于岩石与一个超人类的存在交媾受孕的故事,我们在弗里吉亚(Phrygia)也发现一个类似的神话:帕巴斯(Papas,即宙斯)使一块名为阿格多斯Agdos的石头受孕,它生下了一个双性同体的怪物,名叫阿格迪提斯(Agditis),但诸神把阿格迪提斯阉割了,他因而就变成了女神库柏勒。原注:Pausanias 7,17,10-12. (查看原文)
    尤里 2014-01-21 23:24:08
    —— 引自第147页
  • 人取代时间,而承担起改造自然的责任。过去矿石需要在地底下经过漫长的岁月オ能成熟,而工匠则相信他能在几周之内就做到这一点,因为熔炉替代了大地的子宫。 (查看原文)
    Übermensch 2021-10-02 20:27:08
    —— 引自章节:第2章 最漫长的革命:农业的发明——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
  • 动物的驯化也开始于中石器时代(虽然直到新石器时代之初才比较普及):大约公元前8000年在扎威・切米-沙尼达( Zawi Chemi_ Shanidar)开始饲养绵羊;大约在公元前7000年在约旦的耶利哥( Jericho)开始饲养山羊;而猪大约出现于公元前6500年;大约公元前7500年在英格兰的史丹卡( Stan Carr)出现了狗。驯化食草类动物所产生的直接后果是人口的增殖和商业的发展,纳图夫文化已具有了这种特征。 (查看原文)
    Übermensch 2021-10-02 20:45:37
    —— 引自章节:第2章 最漫长的革命:农业的发明——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