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的笔记(3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扎瑚岱

    扎瑚岱 (googly, googly, goaway)

    2010年8月25日 我在读书笔记中写道: 看了一半儿了 分明照搬高中中国近现代史课本么 艹!sirdan说是刀架脖子上写的 果然没错儿!真看不下去了…… 可怜的溥仪 一辈子都在被人摆弄,临了临了还为D写了份儿深刻检查……   (2回应)

    2014-04-17 08:55   7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我做皇帝、我父亲做摄政王的这三年间,我是在最后一年才认识自己的父亲的。那是我刚在毓庆宫读书不久,他第一次照章来查看功课的时候。有个太监进来禀报说:"王爷来了。"老师立刻紧张起来,赶忙把书桌整理一下,并且把见王爷时该做什么,指点了给我,然后告诉我站立等候。过了一会,一个头戴花翎、嘴上没胡须的陌生人出现在书房门口,挺直地立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我的父亲。我按家礼给他请了安,然后一同落坐。坐好,...

    2012-04-28 18:40   5人喜欢

  • 王小雅

    王小雅

    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

    2017-04-26 08:30   3人喜欢

  • 星星玦

    星星玦 (看不清,读不懂)

    据说乾隆皇帝曾经这样规定过:宫中的一切物件,哪怕是一寸草都不准丢失。为了让这句话变成事实,他拿了几根草放在宫中的案几上,叫人每天检查一次,少一根都不行,这叫做“寸草为标”。我在宫里十几年间,这东西一直摆在养心殿里,是一个景泰蓝的小罐,里面盛着三十六根一寸长的干草棍。这堆小干草棍儿曾引起我对那位祖先的无限崇敬,也曾引起我对辛亥革命的无限忿慨。但是我并没想到,乾隆留下的干草棍虽然一根不曾短少,而乾...

    2018-02-10 11:13   2人喜欢

  • 墨香

    墨香

    这样玩了一阵,我忽然想起庄士敦刚提到的胡适博士,想听听这位“匹克尼克来江边”的作者用什么调儿说话,又叫了他的号码。巧得很,正是他本人接电话。我说: “你是胡博士呵?好极了,你猜我是谁?” “您是谁呵?怎么我听不出来呢?……” “哈哈,甭猜啦,我说吧,我是宣统啊!” “宣统?……是皇上?” “对啦,我是皇上。你说话我听见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儿。你有空到宫里来,叫我瞅瞅吧。”

    2018-11-02 17:50   1人喜欢

  • 竹叶青

    竹叶青 (立志做一个冷漠的人。)

    罗振玉在古玩、字画、金石、甲骨方面的骗钱行径,是由来已久的。他出身于浙江上虞县一个旧式书商之家,成年后在江西一个丘姓巨绅家教书。这位巨绅是个藏书家。罗振玉任西席的第三年,东翁突然去世,他利用女东家的无知,一方面装作十分哀痛的样子,拒绝接受这一年的束俯,要用以充做奠仪,另方面表示,愿留下东家的几件旧书和字画,作为纪念。女东家认为这位先生心眼太好,就请他自己到藏书楼任意挑选。于是这位书贾世子就精选...

    2018-08-18 13:43   1人喜欢

  • 蘑菇

    蘑菇

    我还没有桌子高,就学会了用别人的灾难来取乐,后来,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人们的痛苦之上,这都被我看做是自己的权利。我可以把祖父般年纪的老太监用水唧筒冲得昏死过去,我可以任意叫“敬事房”把太监打得死去活来。因为一句话不顺耳,我可以叫侄子们跪成一圈,互相抽打耳光,我可以叫一个长辈跪下来。一个孩子大的仆人,因为坐了一下我的椅子,我就叫他跪铁链、站木笼。 醇贤亲王的一生 自从光绪入宫以后,我祖父对于他那位姻...

    2019-06-12 11:48

  • 散煙齋

    散煙齋

    “有一次,一个童仆在我的椅子上坐了一下,别人根据我定力的家规,把他告发了。我认为这是冒犯了我,立即令人重重责打了他一顿。其实这个宝座,不是我也坐得心惊肉跳吗?”

    2019-04-06 18:56

  • 剥壳皮蛋

    剥壳皮蛋

    看到溥仪乳母王焦氏的身世,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她,没有丧失理智,也好像没有仇恨,依旧心境平和渡过余生呢。

    2019-01-07 16:28

  • 墨香

    墨香

    我回到养心殿,一眼看见了裱在墙壁上的宣统朝全国各地大臣的名单,那个问题又来了: “我有了一后一妃,成了人了,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呢?” 被孤零零地扔在坤宁宫的婉容是什么心情?那个不满十四岁的文绣在想些什么?我连想也没有想到这些。我想的只是: “如果不是革命,我就开始亲政了……我要恢复我的祖业!”

    2018-11-02 17:34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