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补正》的原文摘录

  • 天地一指也,萬物一馬也。 (查看原文)
    陆秋槎 1赞 2015-09-13 16:10:34
    —— 引自第54页
  •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 (查看原文)
    陆秋槎 2赞 2015-09-14 14:40:06
    —— 引自第91页
  • 昔有鄭人名緩,學於求氏之地⋯⋯ (查看原文)
    陆秋槎 2015-09-13 15:18:14
    —— 引自第51页
  • 陈寅恪序 合肥刘叔雅先生文典以所著庄子补正示寅恪,曰,姑强为我读之。寅恪承命读之竟,叹曰,先生之作,可谓天下之至慎矣。其著书之例,虽能确认其有所脱,然无书本可依者,则不之补。虽能确证其有所误,然不详其所以致误之由者,亦不之正。故先生于庄子一书,所持胜义,犹多蕴而未出,此书殊不足以尽之也。或问曰,先生此书,谨严若是,将无矫枉过正乎?寅恪应之曰,先生之为是,非得已也。今日治先秦子史之学,著书名世者甚众。偶闻人言,其间颇有改订旧文,多任己意,而与先生之所为大异者。寅恪平生不能读先秦之书,二者之是非,初亦未敢遽判。继而思之,尝亦能读金圣叹之书矣,其注《水浒传》,凡所删易,辄曰:“古本作某,今依古本改正。”夫彼之所谓古本者,非神州历世共传之古本,而苏州金人瑞胸中独具之古本也。由是言之,今日治先秦子史之学,而与先生所为大异者,乃以明、清放浪之才人,而谈商、周邃古之朴学,其所著书,几何不为金圣叹胸中独具之古本也,而欲以之留赠后人,焉得不为古人痛哭耶?然则先生此书之刊布,盖将一匡当世之学风,而示人以准则,岂仅供治《庄子》者之所必读而已哉? 民国二十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修水陈寅恪。 (查看原文)
    丰无涯 1回复 1赞 2011-04-07 18:58:37
    —— 引自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