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曼海姆精粹》的原文摘录

  • 具有比现实代更为具体的纽带、同一现实代中不同群体以不同的方式利用共同经验,构成了不同的代单位 (查看原文)
    Celeste 2012-10-31 08:13:36
    —— 引自第1页
  • 在这些早期观点中,青年仅被定义为一种派生性角色,被视为走向成熟的一个初步阶段。这也是各种青年宣言在阐述青年的自主价值时所攻击的。这一解放运动的社会动力来自于工业革命,相比那些有固定观点和工作习惯的老年人,具有创造力的青年更易于从工业革命中得到空前的机遇。在一个稳定的农业社会中,作为传统卫道士的贵族、成年人、老年人是社会秩序的公共解释者,他们从自身喜好出发做出解释;而工业社会则越来越重视青年,并看清积累性智慧的意义。(老年群体的用处的减弱是否必然有损他们的意识形态作用?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必须确定是什么位系扩展了老一代的社会活动范围,而又是什么环境更利于年轻一代。工业革命的动力仅是许多因素中的一个。)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8:01:51
    —— 引自第166页
  • 民主化最初并未产生平等和普遍的精神上的相似性,而是强化了群体间的分歧。实际上我们已看到了不断增长的民族主义而不是世界主义。民主化过程提高了自我决定的一般能力,首先整合了那些处于相似环境中的人们,并且在扩展至全球范围之前,唤醒了以民族为基础的群体意识。从这一点来看,民族主义是与女性主义、德国青年运动相类似的现象。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8:33:44
    —— 引自第170页
  • 只要知识阶层仍是唯一公认的世界解释者,他就能声称自己在这些世界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尽管他在大部分时间内是为其他阶层服务的 只有在专家掌握了宇宙秘密的钥匙时,只有他成为其他阶层的大脑时,他对于自己的任务的信念才能维持下去。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9:10:27
    —— 引自第171页
  • 知识阶层是一个处在阶级与阶级之间的空隙中的阶层……这种观念自然掩盖了知识分子的特殊动机……政治家不会关注这种没有政治特征的存在,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处理的是那些用以区分人们的截然分明的特征。他只以政治性方式进行思考,而不顾及与政治无关的群体。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9:22:21
    —— 引自第173页
  • 他所受到的训练装备了他,使他得从多种视角来看待当时的问题……他的装备使他相比他人而言具有更多潜在的易变性。他更容易改变自己的观点,而不那么始终如一地从属于争论中的某一方,因为他能够同时经验关于同一事物的几种相互冲突的观点。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9:22:21
    —— 引自第173页
  • 与其实证主义的意向相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继承了中世纪形态的概念实在论,其本体论绕过了个人。这是马克思主义中的黑格尔式特征。它从宏观人类特征的角度来看待阶级,并且仅将个人视为集体利维坦(Leviathan)的工具。马克思的阶级像中世纪的普世论一样独立于个体的知觉和反应。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9:59:08
    —— 引自第177页
  • 唯名论的极端后果就是呈现出一个无结构的世界,一种社会真空,这使具体个人的行动如同在教条实在论中一样无法理解。 (查看原文)
    斗篷客 2014-07-26 09:59:08
    —— 引自第1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