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维特之烦恼 浮士德》的原文摘录

  • 不管穿什么服装,狭隘的浮生 总使我感到非常烦恼。 要只顾嬉游,我已太老, 要无所要求,我又太年轻。 (查看原文)
    也故 25赞 2012-06-10 06:45:25
    —— 引自第93页
  • 我穿任何衣服,都感到局促人生的痛苦。让我一味玩耍,我未免太老,但要我清心寡欲,我又太年轻。这世界还能给予我什么呢?你应当安贫守命!应当安贫守命!这永久的歌曲响在每人耳旁,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每个时辰都在沙哑地向我们歌唱。每天早晨醒来,我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几乎泪流满脸,眼见这几天悠悠忽忽,又将一事无成,一事无成,连每种兴致的预期都会为任性的吹求所消磨,活跃胸臆的创造精神倒为千百种人生蠢态所耽搁。黑夜降临,还必须惴惴不安地躺在床榻上;那时也不会给我送来什么安宁,倒是一些狂乱的噩梦使我胆颤心惊。住在我胸中的神可以深深激动我的内心;它凌驾我的全部力量,却动摇不了外界的任何事情。因此,生存对我只是一种负担,我宁死而厌生。 (查看原文)
    草寅 18赞 2013-05-19 14:25:33
    —— 引自第41页
  • 正因为不可能,才值得我们相信。 (查看原文)
    神秘力量网友 1回复 9赞 2012-08-11 21:15:23
    —— 引自第248页
  • 让我回到那个时代, 那时,我还在成长之中, 那时,诗泉滚滚而来, 日新月异地不断迸涌, 那时,雾霭笼罩着世界, 蓓蕾有可能蔚为奇观, 那时,我去丛谷之间, 把盛开的百花采来。 我一无所有,却满足非常, 因为我追求真理,爱好幻想。 还我那种不羁的冲劲, 深厚而充满痛苦的造化, 憎恨的威力和爱的权柄, 还我消逝的青春年华! (查看原文)
    风恋璇尘 10赞 2012-12-18 20:39:37
    —— 引自第8页
  • 人类最大的两个敌人,恐惧和希望 (查看原文)
    风恋璇尘 7赞 2013-01-02 20:40:14
    —— 引自第247页
  • 人在奋斗时,难免迷误。 (查看原文)
    神秘力量网友 4赞 2012-08-11 21:11:26
    —— 引自第4页
  • 我只在世上匆匆一游, 把一切欢快都紧抓在手, 心所不满的就把它扔掉, 从我溜开的就让它溜走。 我只是追求,实现,再追求, 我一生用猛力奔腾驰骤, 起初贪大而不顾一切, 如今却行事明智而夷尤。 对这人世间我已经渗透, 对彼岸的憧憬一任东流。 愚人才目光向彼岸闪烁, 想象着有同类住在天国; 有为者岿然看定四周, 这世界对他几曾沉默! 他何须去到永恒中漫步! 认识到了的就径直抓住。 他只踏住这一世光阴, 任魔怪现形,我行我素。 前进中会有苦乐悲欢, 他任何时候也不满足。 (查看原文)
    灰糖 1回复 4赞 2013-08-21 12:58:32
    —— 引自章节:第11433行
  • “凡是不断努力的人, 我们能将他搭救。” (查看原文)
    神秘力量网友 3赞 2012-08-11 21:18:59
    —— 引自第468页
  • 就像进行恋爱的男男女女。他们不期而遇,会心而驻足,于是逐渐被情丝缠绕;乐趣增高,随后就招来烦恼。 (查看原文)
    风恋璇尘 1回复 3赞 2012-12-18 20:31:52
    —— 引自第7页
  • 人类最大的两个敌人,恐惧和希望 (查看原文)
    如君 3赞 2013-04-13 22:06:15
    —— 引自第210页
  • 梅菲斯特:尊贵的朋友,所有理论都是灰色的,生活的金树长青。 (查看原文)
    鸢未离 3赞 2013-05-26 15:16:23
    —— 引自第57页
  • 一辆火焰车鼓起轻捷的羽翼 向我驶来!我觉得我已决心, 在新的路上贯穿太空的清气, 向着纯粹的活动的新天地迈进。 这种崇高的生活,神的欢畅! 你刚才还是微虫,有资格消受? 好,你对这尘世的亲切的太阳, 要毅然把它撇在脑后! 任何人都想过而不入的大门, 你要敢于前去把它推开。 时机已到,要用行动证明: 男子的尊严并不屈服于神的权威, 你并不害怕那个黑暗的洞府, 尽管幻想想象得那样痛苦难熬, 你敢冲进那条通路, 不怕全地狱之火在入口处燃烧; 你敢下决心欣然走这一步, 尽管存在着危险,会使你堕入虚无。 (查看原文)
    皮夹克D🌈 4赞 2014-06-20 16:28:48
    —— 引自第16页
  • 狭隘的浮生, 总使我感到烦恼, 要只顾嬉游,我已太老。 要无所要求,我又太年轻。 (查看原文)
    [已注销] 3赞 2016-10-11 21:21:00
    —— 引自第56页
  • 他凭什么去征服-一切? 难道不是出自胸中的和音, 把世界向内心回摄? 大自然缫着永恒的长丝, 始终如一地在纺锤上运转, 万汇参差不齐, 讨厌地互相震撼: 是谁生动地分出匀称的序列, 而使它具有旋律? 是谁号召万物而浑成一体, 发出奇妙的宫徵? 是谁使狂飙怒号? 是谁使晚霞成绮? 是谁将缤纷的春花. 向情侣联步的道上散布? 是谁把平常的绿叶 编织荣冠以表功绩? 是谁稳立奥林巴斯而聚集神衹? 这都是人的能力,在诗人心中得到启示。 (查看原文)
    the blue 3赞 2020-01-17 01:15:06
    —— 引自第8页
  • 我的小酒桶只好流出浊酒几滴, 看来世界同样只能剩下余沥。 (查看原文)
    luce 2赞 2012-03-14 18:10:44
    —— 引自第142页
  • 浮士德:有一片沼泽绵延山麓, 使一切劳绩都化为臭腐, 这是伟业收尾的工序, 把这坑臭水也要清除。 我为千万人开拓空间, 不安全总也算作息方便。 绿野肥沃,居人和牲畜 在这新陆上会感到舒坦, 会很快定居在雄堤的旁边—— 勤奋的民夫之所以兴建。 堤外的狂涛纵扑向堤旁, 堤内的乐园却像天堂, 狂涛再拼命扑上来掏锼, 人们会涌来把缺口填上。 得时时去把住生活与自由, 对生活与自由才配享受, 这是智慧的最终结论, 我信奉这精神无所保留。 这里有艰危四周围定, 老少会消度勤奋的春秋。 我愿意看到人群辐辏, 在自由的土地上享受自由, 到这个时刻我要说了: “你是真美呀,请稍稍停留!” 我一世光阴抛留的脚印, 就将万古千秋永不消泯。 我已预感到崇高的幸福, 正在享受那至美的时辰。 (查看原文)
    一萌™ 2赞 2013-01-05 16:30:28
    —— 引自第614页
  • 如果想象力从前鼓起勇敢的翅膀,满怀希望地向永恒扩张,那么当幸福一次又一次地搁浅在时间的湍流之上,想象力便会满足于一小片地方。忧愁立刻盘据在内心,在那儿酿造隐秘的痛苦,它辗转反侧,破坏着兴致和安宁;它不断用新的假面掩饰自己,或以家室出之,或以妻孥出之,或者是火,水,匕首和毒剂;你将为不相干的一切战栗,你不得不经常为你从未丧失的事物悲泣。 (查看原文)
    草寅 1回复 2赞 2013-05-18 06:26:30
    —— 引自第19页
  • 你们又走近了,缥缈无定的姿影, 当初曾在我蒙眬的眼前浮现。 这次我可要试图把你们抓紧? 我的心似乎还把那幻想怀念? 你们过来吧!很好,随你们高兴, 你们已从云雾中飘到我身边; 在你们四周荡漾的魅惑的气息, 使我胸中震撼着青春的活力。 你们带来了欢乐时辰的形象, 许多可爱的幽魂飘飘上升; 就像半忘的古老的故事一样, 初恋和友谊也随着你们复生; 苦痛更新,又勾起我的哀伤, 重寻那迷宫似的人生旅程, 呼唤先我而逝的良朋的名字, 他们被命运播弄,丧失了良时。 听我朗诵最初几幕的人们, 他们再听不到以后的诗章; 亲切的友群如今各自飞分, 最初的共鸣可叹已经绝响。 我的悲歌打动陌生的世人, 他们的赞许反使我觉得心伤, 从前欣赏我的诗歌的诸公, 即使还健在,也已各自西东。 我又感到久已忘情的憧憬, 怀念起森严沉寂的幽灵之邦, 我的微语之歌,像风神之琴, 发出的音调飘忽无定地荡漾, 我全身战栗,我的眼泪盈盈, 严酷的心也像软化了一样; 眼前的一切,仿佛已跟我远离, 消逝的一切,却又在化为现实。 (查看原文)
    keep251 2赞 2016-10-30 13:21:42
    —— 引自第1页
  • 历来有所认识的少数几人, 都太愚蠢而不会明哲保身, 向庸众公开他们的观察和感情 ,如果不是受磔刑,就是被焚身 (查看原文)
    the blue 2赞 2020-01-17 01:35:07
    —— 引自第35页
  • 不管穿什么服装,狭隘的浮生 总使我感到非常烦恼。 要只顾嬉游,我已太老, 要无要求,我又太年轻。 人世能给我什么恩赐? 你要克己!要克己! 这是一句永远的老调, 在人人的耳边喧嚷, 我们一生,随时都能听到 这种声嘶力竭的歌唱。 我早上醒来,只有觉得惶恐, 总不由得落泪伤心, 想到今日,在这一天之中, 一个愿望也不会实现,一个也不行, 甚至任何快乐的向往 也被任意的挑剔打消, 活跃的满腔创新的思想 都受到无数俗虑的干扰。 等到黑夜降临,上床就寝, 我又要感到惶惶不安; 在床上也是心神不宁, 许多噩梦使我胆寒。 驻在我的胸中的神, 能深深激动我的内心, 但这支配我全部力量的神, 却没有对付外力的本领; 因此,我觉得生存真是麻烦, 我宁愿死,不愿活在世间。 (查看原文)
    amma 1赞 2019-12-11 13:42:31
    —— 引自章节:第四场 书斋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0 1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