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新脑的笔记(3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死理性派

    死理性派 (致力于将吐槽事业上升到理论水平)

    刚看了一个开头,总序中的几句话给我印象深刻。 首先:“科学教育,特别是自然科学教育,不仅使人获得生活和工作所需的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使人获得科学思想、科学精神、科学态度以及科学方法的熏陶和培养,使人获得非生物本能的智慧。” 总有一些人会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学习柴油机应用的还要学高等数学?为什么学中医的还要学四六级英语? 我想,这句话很好的解答了这些人关于是否有必要学习一些非实用学科的疑...

    2013-03-03 15:08   3人喜欢

  • 仙豆包

    仙豆包 (挫锐解纷,和光同尘。)

    1 人工智能宣称为理解精神品质,譬如快乐、痛苦、饥渴等提供了途径。让我们举格雷·瓦尔特的乌龟为例子。它的行为模式在电池快用完时就要改变,然后它以被设计好的行为方式补充自己的能量存储。这和人类或任何动物感到饥饿时的行为非常类似。当格雷·瓦尔特乌龟以这种方式行为时,说它饥饿了并没十分歪曲语言。其中的某些机制对它电池的状态很敏感,低到一定点时就会让乌龟转换到不同的行为模式。在动物饥饿时,除了其行为模式...

    2019-01-01 20:47   1人喜欢

  • 苏氨酸

    苏氨酸

    欧几里德算法求最大公约数 我们让这两数中的一个被另一个除并取余数,在3654 中取出1365 的两倍, 其余数为924(=3654-2730)。我们现在用此余数即924 以及我们刚用的除数即1365 去取代原先的两个数。我们用这一对新的数重复上述步骤,用924 去除 1365,余数为441。这又得到新的一对441 和924,我们用441 除924,得 到余数42(=924-882),等等,直到能够被整除为止。我们把这一切如下 列出: 3654÷1365 给出余数924 1365...   (5回应)

    2012-12-14 17:59

  • 苏氨酸

    苏氨酸

    W·格雷·瓦尔特的“乌龟” 是1950 年代早期制造的第一批人工智能 仪器之一。在电池快用光前,它会以自己的动力在地面上四处爬行,然后 它跑到离得最近的电插座那儿,把自己插上给电池充电。当充满了电以后, 自己会从插座拔出,并重新在地面上爬行!从那时起人们制造出来许多类 似的东西. 会不会太萌了

    2012-12-14 17:59

  • 早就想叫白玉狐

    早就想叫白玉狐 (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

    "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点点抽象数学------孟德勒伯洛特集的集合。尽管它无疑是复杂的,但是却是由简单的规则构成的。" 这里给出的真是乐观的科学态度-----复杂世界背后的简单规则,万事万物背后的永恒真理,奥卡姆剃刀规则后的简化美好的公式。

    2011-10-19 15:04   1人喜欢

  • 郭郭郭

    郭郭郭

    1.只停留在对科学所带来的后果的接受和承认,而不是对科学的原动力、科学的精神的接受和承认 2.科学活动在原则上是不隶属于服务于神学的,不隶属于服务于儒学的,科学活动在原则上也不隶属于服务于任何哲学的。科学是超越宗教差别的,超越民族差别的,超越党派差别的,超越文化的地域差别的,科学是普适的、独立的,它自身就是自身的主宰。

    2019-05-20 23:05

  • 仙豆包

    仙豆包 (挫锐解纷,和光同尘。)

    1 有一种称作强人工智能的观点在这些问题上采取相当极端的态度7。根据强AI,不仅刚才提到的仪器的确是智慧的并且有精神等等,而且任何计算仪器,甚至最简单的机械的,诸如恒温器的逻辑功能都具有某种精神的品质。这种观点认为精神活动只不过是进行某种定义得很好的、经常称作算法的运算。 2 关于图灵“机”有一件事必须记在心里,就是说它是一段“抽象数学”,而不是一个物理对象。

    2017-11-04 00:03

  • 蓝绯月

    蓝绯月 (阿根廷蚂蚁)

    相空间弥散效应还有一个惊人的含义。它告诉我们,经典力学不能真正地描述我们的世界!我说得有点过分了一些,但是并不太过份。经典力学可以很好地适用于流体——特别是气体的行为,在很大的程度上适用于液体——此处人们只关心粒子系统的“平均”性质,但是在对固体作计算时就出了毛病,这里要求知道更细节的组织结构。固体由亿万颗点状的粒子所组成,由于相空间弥散其排列的有序性应不断地降低,何以保持其形状大致不变呢?正...

    2017-04-15 17:34

  • 蓝绯月

    蓝绯月 (阿根廷蚂蚁)

    物理理论中的决定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我相信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例如,这个世界很可能是决定性的,但同时却是不可计算的。这样,未来也许以一种在原则上不能计算的方式被现在所决定。我将在第十章论证,我们具有意识的头脑的行为的确是非算法的(亦即不可计算的)。相应地,我们自信所具备的自由意志就必然和制约我们在其中生活的世界的定律中某些不可计算部分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是否接受这样的关于自由意志的观点,...

    2017-04-15 14:41

  • 蓝绯月

    蓝绯月 (阿根廷蚂蚁)

    现在关于N 中的代表我们形式系统的真的命题的子集T 能说些什么呢?T 是递归的吗?T 是递归可列的吗?T 的补集是递归可列的吗?事实上对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一种看到这一点的方法是注意到形式“Tn(n)停止”的错的命题不能由算法产生,正如我们前面所注意到的。所以,错的命题作为整体来说不能由任何算法产生,因为任何这种算法特别会列举出上面所有错的“Tn(n)停止”的命题。类似地,不能由一个算法产生所有真的...

    2017-04-05 14:12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皇帝新脑

>皇帝新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