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的笔记(18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那是一只树袋熊

    那是一只树袋熊 (晚风吻尽荷花叶)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   (1回应)

    2012-09-03 16:46   48人喜欢

  • 死者代言人

    死者代言人

    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么?要是没有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恶劣和卑下,善良与高尚又将如何界定自己又如何成为美德呢?要是没有了残疾,健全会否因其司空见惯而变得腻烦和乏味呢?我常梦想着在人间彻底消灭残疾,但可以相信,那时将由患病者代替残疾人去承担同样的苦难。如果能够把疾病也全数消灭,那么这份苦难又将由(比如说)像貌丑陋的人去承担了。就算我们连..   (2回应)

    2012-12-18 00:36   27人喜欢

  • 歪小梦

    歪小梦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样想过之后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比如你起早熬夜准备考试的时...   (1回应)

    2013-05-08 21:15   15人喜欢

  • Marie

    Marie

    在我的头一篇小说发表的时候,在我的小说第一次获奖的那 些日子里,我真是多么希望我的母亲还活着。我便又不能在家里 呆了,又整天整天独自跑到地坛去,心里是没头没尾的沉郁和哀 怨,走遍整个园子却怎么也想不通: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活两 年?为什么在她儿子就快要碰撞开一条路的时候,她却忽然熬不 住了?莫非她来此世上只是为了替儿子担忧,却不该分享我的一 点点快乐?她匆匆离我去时才只有四十九呀!有那么一会,我甚 至...   (1回应)

    2012-09-13 15:29   8人喜欢

  • 歪小梦

    歪小梦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年年月月我都到这园子里来,年年月月我都要想,母亲盼望我找到的那天路到底是什么。母亲生前没给我留下过什么隽永的誓言,或要我恪守的教诲,只是在她去世之后,她艰难的命运,坚忍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随光阴流转,在我的印象中愈加鲜明深刻。 这么大一座园子,要在其中找到她的儿子,母亲走过了多少焦灼的路。多年来我头一次意识到,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有过我的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 写母亲的这几...

    2013-05-08 21:17   6人喜欢

  • 亮晶晶

    亮晶晶 (倾听)

    “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

    2012-10-15 08:29   9人喜欢

  • 追风少女喃

    追风少女喃 (朝梦想前进)

    但是有一天,你在运动场上正放松地慢跑,你忽然看见一个陌生的姑娘也在慢跑,她的健美一点不亚于你,她修长的双腿和矫捷的步伐一点不亚于你,生命对她的宠爱、青春对她的慷慨这些绝不亚于你,而她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你,她顾自跑着目不斜视,仿佛除了她和她的美丽这世界上并不存在其他东西,甚至连她和她的美丽她也不曾留意,只是任其随意流淌,任其自然地涌荡。而你却被她的美丽和自信震慑了,被她的优雅和茁壮惊呆了,你被她的倏然...   (2回应)

    2013-02-01 14:04   6人喜欢

  • 死者代言人

    死者代言人

    恐慌日甚一日,随时可能完蛋的感觉比完蛋本身可怕多了,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想人不如死了好,不如不出生的好,不如压根儿没有这个世界的好。可你并没有去死。我又想到那是一件不必着急的事。可是不必着急的事并不证明是一件必要拖延的事呀?你总是决定活下来,这说明什么?是的,我还是想活。人为什么活着?因为人想活着,说到底是这么回事,人真正的名字叫作:欲望。可我不怕死,有时候我真的不怕死。有时候,--说对了。不怕..

    2012-12-18 00:37   8人喜欢

  • 雨落凡间

    雨落凡间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辉,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秋天是大提琴,冬天是圆号和长笛。要是以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那么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禅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禅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春天是一径时而黑润的小路,时而...   (1回应)

    2014-09-29 10:15   5人喜欢

  • 歪小梦

    歪小梦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漓,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古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

    2013-05-08 21:14   4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8 19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