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解构》的原文摘录

  • 执著于作为技巧或人工制品的诗及其意旨,汤姆逊描述了两种过程:“外部扩张及局限”和“内部扩张及局限”,借此疑义丛生的现代诗产生出田园诗和戏拟式的效果。但是欲解释这些效果,说明形式特质如何阻碍了某种主题综合,批评家就必须描述阅读:习惯阅读小说的读者以扩张到外部世界来阐释细节(由此限制了据认为具有功能作用的形式特质),却发现这一过程为形式结构所阻,而后者恰恰是许多这类诗作中唯一显见的聚合力;而探究这些形式结构,建立内在的种种关系,又是限制了朝向外部世界的运动,由此导生了一种语言的的批判。这类诗作,如巴特在其《批评文集》中所称,是“把可予表现的东西弄得无法表现”。它的意味,是在读者于语言的漫无秩序的秩序中的挣扎和搏击。 (查看原文)
    乐彼之园 2赞 2014-06-02 00:13:51
    —— 引自第22页
  • 就像费尔曼的选言判断可能暗示的,作为一个女人的阅读并不纯然是种理论上的立场,因为它求诸被界定为基本要素的性别,且对与这一性别有关的经验格外青睐。甚至最有哲学气质的理论家,也在做如是努力,认为某种条件或经验,比较它们通常论证的理论立场更为基本。斯皮瓦克(G. Spivak)说,“作为一名女性读者,我常为另一个问题所惑”。以她的性别来作为引出问题的基础。甚至最为激进的法国理论家,她们否认妇女具有任何实证的或不同于男性的特征,以为“女权运动”不过是无数破坏了西方思想象征结构的新派别之一,然而在她们理论观点的构筑中,也常常以妇女的身份来发言,常常赖于她们是女人这一事实。女权主义批评家喜欢援引弗吉尼娅·沃尔夫的话,即女人的遗产是“观点的不同,标准的不同”,但是问题紧衔而至,什么是不同?不同系相异所生。尽管明确而又必须求助于妇女经验和女性读者经验的权威,女权主义批评真正关注的,如肖沃尔特精辟地指出的,却是“女性读者的前提改变我们对特定文本的理解,唤醒我们注意其中性代码的含义的方式”。 p34 的确,如果试图将文学批评设想为一种父权文化,可以预料到几种可能的情况:一、作者的角色将被视为父亲式的角色,任何据认为有价值的母性作用,均将被同化入父性。二、大量工作将被投入父性作者的研究,他们的权威意味着将由其文本后裔的每一言每一行予以证明。三、有鉴于父性作者的角色在意义系统中只能被推知,意义的合法及非法势将引起极大的关注;同时,批评将处心积虑制定出一系列原则,一方面决定何种意义是作者的嫡传子孙,一方面控制同文本的交往,以防止不合法的阐释泛滥成灾。批评的许多方面,包括重隐喻轻转喻,作者的概念,以及注重将合法的意义从非法的意义中区分出来,都可被视为父道弘扬的组成部分。阳物逻各斯中心主义,将对父道权威的兴趣、意义的统一和根源的确证,熔为一炉了。 p46 【三 阅读的故事】费希自称能报道所有读者的经... (查看原文)
    乐彼之园 1赞 2014-06-05 21:55:29
    —— 引自第34页
  • 如果说批评理论的目的,经常被视为在于判定某些特定的阐 释程序合法与否,那么此一观点无疑便是新批评的馈赠。新批评 不仅要人相信,文学研究的目的,即是文学作品的阐释,而且通 过界定进而驱逐意图谬误—这一它最是值得纪念的理论工程, 暗示文学理论是旨在消除方法错误以使阐释走上正道。虽则近年 已有与日俱增的证据显示,文学理论应作别论。文学理论的著作, 且不论对阐释发生何种影响,都在一个未及命名,然经常被简称 为“理论”的领域之内密切联系着其他文字。这个领域不是“文 学理论”,因为其中许多最引人入胜的著作,并不直接讨论文学。 它也不是时下意义上的“哲学”,因为它包括了黑格尔、尼采、伽 达默尔,也包括了索绪尔、马克思、弗洛伊德、高夫曼 E.Goffman)和拉康。它或可称为“文本理论”,倘若文本一语被 理解为“语言拼成的一切事物”的话,但最方便的做法,还不如 直呼其为“理论”。这个术语引出的那些文字,并不意在孜孜于改 进阐释,它们是一盘叫人目迷五色的大杂烩.理查·罗蒂说;“自 打歌德、麦考莱〔Mccaulay )、卡莱尔和爱默生的时代起,有一种 文字成长起来,它既非文学生产优劣高下的评估,亦非理智的历 史,亦非道德哲学,亦非认识论,亦非社会的预言,但所有这一 切,拼合成了一个新的文类。”②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此一文类近年来的发展中,黑格尔、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盖过 了麦考莱和卡莱尔,虽然爱默生和歌德时不时出演着令人尊敬的 角色。理论著作可能处理的题材,并无明显的限制。近年其理论 力度足可列入这一文类的著作有迈克尔。汤普生的《垃圾理论》、 道格拉斯,霍失斯塔德的《哥德尔、埃塞尔、巴赫》、丁·麦康纳 尔的《旅游者》。至于这个吸收了法国人所谓的“人文科学”中最 富创见之思想的领域,之所以时而被称为“批评理论”,甚至“文 学理论”,而非“哲学”,则要归功于英美两国哲学与文学批评近 年来出演的历史角色。理查·罗蒂本人是一位杰出的分析哲学家, 他说:“我觉得在英国和美国,哲学已被就其主要文化功能而言的 文学批评所替代—作为年轻人自我描述其与过去不同处的一个 源泉……这大致是因为盎格鲁一撒克逊哲学中的康德主义和反历 史主义趋向。在黑格尔未被忘却的国度中,哲学教师的文化功能 是判然不同的,而更接近于美国文学批评家的地位。”①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比方说,人很可能怀疑,年轻人为描述他们与过去的不 同,是转向了广告及流行文化,而非文学理论。虽然有两个迹象 可能支持罗蒂的观点:其一,对理论倾向的批评频颇发生的攻击, 指贵研究生们机械模仿某些模式,追随一些他们还太稚嫩无知而 无法把握的概念,竞相标榜某种虚幻的或一时流行的新奇,这是 暗示近年来批评理论的威胁,与它对年轻人的特殊诱惑力直接有 关。与此相反的看法,则认为理论的危险性,恰恰在于它可能出 演罗蒂所言的那一种角色,作为知识青年的营养库而促使他们同 过去道别。其二,这似乎的确也是一个事实,近年欧洲哲学— 海德格尔、法兰克福学派、萨特、福科、德里达、塞瑞(erres}, 利奥塔、德勒兹—是通过文学理论家而非哲学家而入口到英美。 就这一意义上言,正是文学理论家,在建构“理论”这个文类中, 作出了最大的贡献。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称所有理论化倾向的批评都是结构主义者,总体上说是种无 知的表现。但“结构主义”的这一用法中亦有潜在的真知—这 一点我们可先从总体的层次上来加辨析。这就是说,比较杂色纷 呈的文学理论交相更迭,综合连贯的研究,当可导生一个更大的 转机,而这一转机的性质也切近结构主义的中心要旨。然而广义 上使用“结构主义”的论者,事实上并未有此灼见。他们只是把 结构主义同作为新批评笼统版式的人文主义批评作泛泛对比,而 后者驻足常识和共通的价值观念,把作品看做倾诉着熟悉的人类 优患的审美成果。对结构主义最为普遍的怨言,第一似是它借用 其他学科的概念来统制文学,如语言学、哲学、人类学、精神分 析学和马克思主义。第二,则是它放弃发掘作品的真正含义,主 张一切阐释均等有效,而威胁到文学研究生死枚关的存在理由,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结构主义者侧重文学代码,专注于某些实践小说加诸读者头 上的建构性角色,希望发见某些途径,来解说最难驾驭的当代作 品。所有这些,都促成了读者角色的转化.但是,我们不应忽视 这一转化中一个易为忽略的方面。因为对古代和文艺复兴时期的 修辞学家和其他时代的许多批评家来说,一首诗即是意欲在读 者心中产生一个效果的创作,用一定的方式来打动读者,故诗 的评判,须依赖读者的感受,及诗的效果的强烈性。但言及这 一点,并非旨在与今天的阐释概念等t齐观,如简·汤普金斯 (J. Tompkins)《历史中的读者》指出的那样。现代倾向于读者的 批评家,其经验与反应一般来说是认识型而非情感型,他不会脊 骨发凉,一洒同情之泪,或染上敬畏之情,反之,他的期待既被 证实是虚妄的,便奋然拼击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质疑他曾经依 赖的假设。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卢梭把文字描述为附着于言语的一种技能,异于语言的内质, 但这里“补充”的另一种意义事实上也在发生作用。文字附加于 语言,唯有当言语不是种自生自足的自然圆满态,当它业已有种 能使文字予以补充的缺陷之时,方有可能。这于卢梭对文字的评 说中鲜明地实现了出来,因为当它谴责文字“为一呈现之毁亡,言 语之瘤疾”时,他本人作为一名作家的活动,被相当传统地呈现 为种企图,试求假道文字在本人缺席的情况下恢复一种言语失却 的呈现。《忏悔录》中有个简扼的程式:“倘非确信把我自己表现 为不仅是不利的形象,而且完全异于我令日的模样,我也会像他 人一样热爱社会,我之决定写作,掩藏起我自己,完全是因为这 适合于我。若我在场,人永远无从得知我是何等样人。’,① 文字之能成为言语的补偿和补充,纯是因为言语已经内含了 一般为文字所属的内质:非现和误解,如德里达所说,虽然他讲 的是一般语言理论而非专门评述卢梭,文字之能为第二性的派生 性的,“只有基于一个条件:水远不存在‘原生的’、‘自然的’、未 为文字所染指的言语,言语本身总是一种文字”,一种原型文字。② 德里达对卢梭所谓“险象环生的补充”的分析,从多方面描述了 这一结构:“卢梭的各类外在补充之被召请来补偏救弊,完全是因 为被补充的对象总有某种缺陷,一种原生的缺陷。’,③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尤其对较之和谐一致更关切哲学理论 之隐含意义的文学批评家来说,是这一同文本的意.义和阐释的理 论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迄今为止我们考虑过的例子,至少已可提 供一个初步的回答:解构主义不从传统意义上来说明文本,试图 把握一个统一的内容或主题;它从就诸形而上的二元对立的论辩 中来探究它们的动作,探究如卢梭的补充游戏那样的喻象和关系 怎样产生一种双重的、疑义丛生的逻辑。上面的例子,也使我们 不必相信,如它们有时暗示的那样,解构主义使阐释成为一个无 奇不有的自由联想过程,虽然它确实侧重概念的和比喻的涵义,而 非作者的意图。但是,以常常只同文字相连的属性作为语言要旨 来解构言语和文字的对峙,也会产生一些我们尚未及探讨的涵义。 譬如,如果意义被认为是语言而不是它的源渊的产物,这于阐释 有何影响?欲切近指意模式的解构内涵,捷径莫过是假道德里达 在《哲学的边缘分中对奥斯丁(J. L. Austin) 的阅读,及其后同 美国言语行为理论家约翰。塞尔的论争了。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作为一种文学类型来阅读哲学,德里达教我们视哲学文字为拥有 行为和认识两种维度的文本,为组织各种纷乱的力t,反过来也为 它们所组织的参差不齐的构架,它们从不简单明确地呈现或控制 其内在含义,而是曲曲直直地联系着各种其他文本,无论是书面的 或非书面的。如果说这一结构把哲学作为文学看待,完全是因为从 浪漫主义时代起,文学便是最具有全面潜在势态的话语模式。一部 文学作品,可以说是无所不纳,任何一种确断的模型均可安置其 间。作为哲学来阅读一个文本,是择其几点不及其余;作为文学来 阅读,则甚至在明显的琐枝末节上,也使人兴致盎然。文学分析,并 不因为某些局促显见的规则,就排斥结构和意义的潜在可能性。 但是,不应由此推断文学对解构来说是种享有特权的,或更 优一等的话语模式。德里达注意到,瓦莱里将哲学作为文学类型 的处理方式固然为一高明的策略,但除非以策略的眼光观之,作 为一种反应和干预,它将一个圈子把人引回原地,重归“疑点”。 任何声称文学优于哲学的说法,推测起来都基于这样的论点:哲 学徒然期求跳出虚构、修辞、比喻,而文学则毫不含糊地宣告它 的虚构和修辞性质。但以阐说哲学文本的修辞性质来佐证这类说 法,批评家应当知道什么是字面的、什么是比喻的;什么是虚构 的、什么是非虚构的;什么是直接的、什么是晦涩的。他因此必 须能在本质与意外、形式与实质、语言和思想之间作出权威性的 区别。有意阐明文学的优越性,关键不在文学知识的高低,而依 然有赖于这些基本的哲学难题。 (查看原文)
    Manchild 2012-09-28 09:52:41
    —— 引自第1页
  • 倘若说,“结构主义”防腐蚀一个恰到好处的属于,涵盖了种种吸收诸理论方法而忽略追索被研究作品“真正”含义的批评活动,那无疑是因为解构主义在更为狭隘的意义上,以它语言学模式的展开,恰是这一批评的重新定向中最能举足轻重的实例。语言学的范畴与方法,无论直接用于文学语言也好,或作为某种诗学的模式也好,使批评家将目光从作品的意义及其内涵或价值上移开,转向意义之所以产生的结构。几时语言学明白无误用来为阐释服务,监狱他并不提供对句子的心的解释,相反,试图描述决定语言学程序的形式与意义的规范系统,这门学科的基本方向,依然是执着于结构,不以意义和关联物为作品的渊源或真理,而仅仅把它们诗作语言游戏的效果。 (查看原文)
    liz 2018-01-19 23:13:59
    —— 引自第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