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意志 短评

  • 24 第五象限 2012-07-19

    道德让你贞,虚无让你真

  • 14 达立 2005-12-07

    原来的《the will to power》是尼采的妹妹篡改尼采笔记后为迎合纳粹而作,而这本书是什么?来源匪夷所思,合集?

  • 8 EP 2012-03-24

    人类怎样才能被提升到其显赫状况和权力的顶峰呢。思考这一问题的人首先须得明白,他本人一定要置身于道德之外。因为,从本质看来,道德的目的与此相反,它要阻止或摧毁那种向着显赫方向的发展。因为,实际上这种发展会吸引无数的人为其效力,以致出现一种逆流是自然的。弱者、娇生惯养者、平庸者必然群起抗拒生命和力的光辉,为此,他们必须对自身作出新的估价,借以谴责极度充盈的生命,可能的话,摧毁生命。 因此,就道德蓄意制服各类生命而言,它本身就是敌视生命的惯用语。 这和房龙的见解有些相似

  • 6 ~浅色~ 2013-05-19

    特别诡异,看的时候心里忽然就能无比宁静 部分内容还真有点法西斯

  • 5 Requiem 2009-12-22

    你們要堅強一些。

  • 4 巴 士 2011-03-02

    再向前一步就是纳粹了

  • 3 曼哈屯博士bot 2015-04-02

    我居然不知不觉要把尼采读完了【根本读不懂】

  • 2 只有霸王 2011-07-12

    尼采的格言式思维比较出色。

  • 3 brant 2010-02-27

    最开始的时候,选修《西方哲学史》,感觉他就挺倔的一个爷们,后来发现还有可能是个处男:(莫非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或为了练功而不破童子之身?膜拜啊!后来听说感情生活也挺乱的,都是名人啊,难免取向复杂。 不过最开始他的语言能力令人佩服。他对希腊的尊敬,对罗马及基督教的冲杀,体现了,酒神和太阳神之间的搏斗 - 自由的,规律的平衡。98年买的这个绿皮的,大脑袋胡子头像,感觉很过瘾啊,好像是20元,当时对我是一笔巨款啊,后来觉得里面的段段式的体例有很有趣,毕业了在一个出租屋子里,大声朗读某一篇,很他妈的过瘾。难怪Hitler也奉旨为之。唐吉珂德似的巨匠大师。他和瓦格纳的离合也挺有趣。他对女人的不屑也蛮有趣。他的路线应该是叔本华、康德,路线的吧?他走的是革命路线,恰巧欧洲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他期待想文艺复兴那样来一次实体革命。实际上是符合下层劳动人民的调子的,但是他却走的是高端路线,可能是奥德的范围太小,只能把国内的矛盾转嫁到整个欧洲乃自大洲之间,应该是集中反映了,I战前时候思想界的真实写照,以至于这波浪连I战都没有能拦得住,又到了2战,历史的角度才慢了些。这样国家层面的斗争给人的感觉就是意识形态,上层建筑方面的斗争,像共产主义斗争,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公社内部的生产资料所有权的股东权益归属和分配以及在生产的问题,结果自由化成殖民主义斗争。导致若干大大的哈布斯堡王朝,奥斯曼王朝,大清王朝,印度王朝,统统完蛋。呜呼悲哉...虽然鲁迅等,以及那个研究甲骨文的罗振玉也读过他的书,此公恰逢世界级革命风潮。书到用时方恨少!洛阳纸贵!------------------------------- 最喜欢他的那段:---------------------------- 忧郁颂 忧郁啊,请你不要责怪我, 我削尖我的鹅毛笔来歌颂你, 我把头低垂到滕盖上面、 像隐士般坐在树墩上歌颂你。 你常看到我,昨天也曾有多次, 坐在上午的炎热的阳光里: 兀鹫向谷中发出贪婪的叫声, 它梦想着枯木桩上的腐尸。 粗野的禽鸟,你弄错了,尽管我 在我的木块上休息,象木乃伊一样! 你没看到我眼睛,它还充满喜气、 在转来转去,高傲而得意洋洋。 尽管它不能到达你那样的高处, 不能眺望最遥远的云海波浪, 它却因此而沉得更深,以便 象电光般把自身中存在的深渊照亮。 我就这样常坐在深深的荒漠之中, 丑陋地弯着身体,象献祭的野蛮人, 而且总是在惦念着你,忧郁啊, 象个忏悔者,尽管我年纪轻轻! 我就这样坐着,欣看兀鹫的飞翔, 欣闻滚滚的雪崩发出轰隆之声, 你毫无世人的虚伪,对我说出 真情实话,面色却严肃得骇人。 你这具有岩石野性的严厉的女神, 你这位女友,爱出现在我的身旁; 你威胁地指给我看兀鹫的行踪 和那要毁灭我的雪崩的欲望, 四周飘荡着咬牙切齿的杀机: 要强夺生命的充满痛苦的渴望! 在坚硬的岩石上面,花儿在那里 怀念着蝴蝶,象进行诱惑一样, 这一切就是我──我战战兢兢地感到── 受到诱惑的蝴蝶,孤独的花枝, 那兀鹫和那湍急奔流的冰溪, 暴风的怒吼──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你, 赫赫的女神,我对你深弯着身子, 头垂到膝上,哼一首恐怖的赞美诗, 只是为了荣耀你,我才渴望着 生命、生命、生命,坚定不移! 恶意的女神,请你不要责怪我, 我编造优美的诗句将你裹起。 你露出可怕的脸色走近谁,谁就发抖, 你向谁伸出恶意的右手,谁就战栗。 我在这里发抖着,哼一首一首的歌, 以一种有节奏的姿势战栗地跳起: 墨水在流动,削尖的笔在挥写── 啊,女神,女神,让我──让我独行其是!

  • 1 落叶村 2006-01-18

    以前为了写海子,曾经快速读过。当然,这不是一本应该快读的书。

  • 1 Xenophon 2006-12-23

    听说这个译本一般般,刘小枫先生说的

  • 1 洗狗 2011-01-16

    不是我装ac 尼采他老了真的头脑混乱 这种小纸条似的东西我也会写 都在草稿纸上挤在统计和生理之间 从不好意思出版..

  • 1 阿飞正传 2014-03-23

    随手翻看了一些,实在不能认同尼采的观点!

  • 0 老探戈 2007-02-05

    权力——power~

  • 0 已注销 2007-11-27

    不知所云...买了书再重读...果然不能在电脑上看书=。=

  • 3 Ioannes 2011-05-01

    武装人民 就是武装了暴民!

  • 1 2015-12-30

    翻译和编排实在受不了。

  • 0 亚述 2006-04-28

    人民大学:东门

  • 0 pz0 2006-02-03

    couldn't make it

  • 0 人在清涼國 2010-11-15

    人类权力逻辑的悖论,尼采怎能不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