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知识产权法的体系化 短评

  • 0 穿疯衣的猫 2013-08-03

    不少真知灼见,第四章最好,符号说调和形式和信息,分配伦理作为价值。李教授算是知产界的异类,但还不是异端。但是,对没有经过“语言学的转向”和政治经济学碰撞的所谓哲学性体系化思维,不赞成,也无兴趣。

  • 0 Herak 2010-04-28

    这个女子的才华让我对女老师重新寄予好感。

  • 0 。。。。。。。 2014-04-12

    引文真是丰富,观点很有意思

  • 0 若耶溪水 2012-06-24

    李老师的确曾是文学青年!

  • 0 乱乱啊 2013-06-22

    非常非常非常地有启发性

  • 0 三问书房 2019-12-21

    【藏书阁打卡】相见恨晚,李琛老师的这本书讲的深入浅出,序言中也写的很真挚,讲了下刘春田老师在授课时候对自己的影响。李琛老师主要从符号学的角度来构建知识产权法的体系化,不同于以往的智力成果学和知识产品的论断,符号学更符合知识产权的本质,知识产权和民法的体系也不是完全对立,民法的体系化对于知识产权的发展是一大利好。

  • 0 云瑶 2013-03-14

    李老师的逻辑还是很强大的~为什么我又在炒冷饭~唉~码字~

  • 0 *ST狩衣 2018-08-17

    知识产权的对象是知识、形式、符号组合或曰“以形式、结构、符号系统等为存在方式的知识”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试图将表达和思想、信息、系统等无形的东西区分开来,只不过具化的层级有所不同。 知识产权法不鼓励创造,只进行利益分配确为一大创见;唯在现阶段民间对IP尚有疑虑的环境下,破除IP鼓励创造的神话容易瓦解IP制度的合理化基础,这是作为求真的学者所无法避免的难题。是否坚持祛魅在知识产权法学上是无可争议的,然对“知识产权法术”来讲就不见得是好事。 李琛老师用实力表明,哲学不好的法学家不是个优秀的知识产权学者。发现自己的疑惑在十余年前就有人给出解答,无疑是一种智识上的挑战和愉悦。

  • 0 小仙 2019-01-10

    小书,但体系很好,其他地方很受启发。

  • 0 lylncy123 2012-06-17

    对概念法学的执着追求是否值得。

  • 1 退桥 2018-12-17

    好的学术研究,总是自然而然地溢出自身的论域,在专业讨论中娴熟地调动起其他领域、其他学科的资源。李琛老师借助民法体系,为知识产权正本清源(知识产权是私权);又追溯历史,解开现实的制度纠结(特殊的知识产权制度源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在哲学的追问中,寻找到知识产权得借以建立体系的基点(知识产权的对象是符号组合)。本书以基础理论为重,却不放弃枝节,因为在基础问题厘清以后,枝节上的缠绕也迎刃而解,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 0 阿树 2019-09-15

    看了一点 看不懂 以及感觉在强行套理论框架 弃了

  • 0 张山 2019-12-25

    体系化,理论功底太深厚了!

  • 0 辣土豆泡面君 2014-02-08

    拜大神

  • 0 Abandon丶 2019-08-19

    毕业一年之后终于从头到尾读完了这本书,将之前上课准备pre阅读的知识点“体系化”了一遍。 后知后觉地发现“停止侵害”和“损害赔偿”都还一并列在《民法总则》中之“责任承担”条款,甚至还加入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理论与实践之间确实有很大的差距。原以为实务界偏好知识产权法特殊性的原因在于民法理论与体系化的方法学习成本太高。现在想想,政策、改革赠予“知识产权”如此多红利,浸润其中的人怎会甘心将之退还给民法呢?反正不是一个话语体系,直接全盘否定要轻松得多。

  • 0 雨天的夜 2012-12-20

    已读一遍,还需再读。很少读到这种既有深度且文字可喜的博士论文~

  • 0 拷贝猫 2019-01-10

    书是好书,就是读得好累啊……前些章有非常惹人感动的升价值。祈祷考上李琛老师的研究生好好问问什么叫“第一性”“第二性”,书里总提提得我晕眩

  • 0 马拉 2019-06-18

    看完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 0 老猫不爱喵 2019-01-17

    李老师的符号论可能还需要论证 但是至少李老师的论证很精彩

  • 0 不著撰人 2019-10-10

    李琛的目的在“体系化”而不在“符号说”。如果要证明“符号说”,就应当好好讲“信息说”、“信号说”,再说明“符号说”。李老师或许已经清楚,从“信号说”到“符号说”是一个简单的跨越,如果停留在这个论证上,是说不出太多的东西的。于是本书的目的仍在说明“体系化”的重要性,在没有读本文所参考的方法论著作时,读本书觉得大有所获;倘使读过,恐怕也能有所得,因为李琛的个性化色彩非常浓厚,她的论述是有基础,也有独到之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