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过程的性质》的原文摘录

  • 始终贯穿了整个法律的一个恒定假设就是,习性的自然且自发的演化确定了正确与错误的界限。如果对习惯略加延伸,就会将习惯与习惯性道德、流行的关于正确行为的标准、时代风气等同起来。这就是传统的方法和社会学方法之间的接触点。它们都扎根在同一土地上。各自都维护着行为和秩序之间、生活与法律之间的互动。生活塑造了行为的模子,而后者在某一天又会变得如同法律那样固定起来。法律维护的就是这些从生活中获得其形式和形状的模子。 (查看原文)
    小宁酱 3赞 2012-12-12 15:41:28
    —— 引自第38页
  • 旧的信仰程式会因为习惯的力量保留下来并不断重复,直到某一天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同情以及根本性欲求都变得与其逻辑框架非常不一致,以致于必须将这一框架抛弃。这时,就开始了建构一个新信仰并予以理性化的工作。 (查看原文)
    小宁酱 3赞 2012-12-13 16:21:28
    —— 引自第113页
  • 培根对此曾有过经典的表述:“有许多时候,引出司法判决的某些东西也许是你的和我的,而由此生发的理由和后果却可能影响到全部财产”。 (查看原文)
    蔽锥 2回复 2014-01-21 07:12:34
    —— 引自第9页
  • The classic statement is Bacon's: "For many times, the things deduced to judgment may be meum and tuum, when the reason and consequence thereof may trench to point of estate. (查看原文)
    蔽锥 2回复 2014-01-21 07:12:34
    —— 引自第9页
  • “在现代法律科学中,最重要的推进也许就是从以分析性态度转向以功能性态度对待法律。”“着重点已经从戒律的内容转向实践中戒律的效力,从救济是否存在转向为实现该戒律的设计目的而设立的救济能否获得以及是否有效。”外国的法学家也有同样的想法:“司法的全部功能,”格梅林说,“都已经……转移了。表现在司法决定和判决中的国家意志就是以法官固有的主管正义感为手段来获得一个公正的决定,作为指南的是对各方当事人利益的有效掂量,并参照社区中普遍流行的对于此类有争议的交易的看法。除非是为某个实在的制定法所禁止,司法决定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与商业交往所要求的诚信以及实际生活的需要相和谐;而掂量互相冲突的利益时,应当帮助那种更有理性基础并且更值得保护的利益,直到其获得胜利。”“一方面,”热尼说,“我们应追问理性和良心,从我们最内在的天性中发现正义的根本基础;而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关注社会现象,确定它们保持和谐的法律以及它们急需的一些秩序原则。”他又说:“正义和一般效用,这将是指导我们进程的两个目标。” (查看原文)
    无心 2赞 2015-08-29 16:19:07
    —— 引自第43页
  • 对每一种倾向,人们似乎都看到了一种相反的倾向;对每一个规则,人们也似乎看到一个对立的规则。没有什么是稳定的,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一切都是流动和可变的。 (查看原文)
    小宁酱 1赞 2012-12-06 14:58:18
    —— 引自第13页
  • 所有法官最终都发现,在法律武器库中曾有过这样一个原则,如果将之从墙上——它正在那里生锈——取下,就能提供一个作战的武器,就能够辟开一条通往正义的道路。在一种逻辑与另一种逻辑之间,通过指导人们作出选择,正义对逻辑起着作用,情感对理性起着作用。而反过来,通过清除情感中那些专断恣意的东西,通过制约否则也许会过分的情感,通过将情感同方法、秩序、融贯性和传统联系起来,理性又对情感起着作用。 (查看原文)
    小宁酱 1赞 2012-12-12 14:37:07
    —— 引自第25页
  • 法院的标准必须是一种客观的标准。在这些问题上,真正作数的并不是那些我认为是正确的东西,而是那些我有理由认为其他有正常智力和良心的人都可能会合乎情理地认为是正确的东西。 (查看原文)
    小宁酱 1赞 2012-12-12 17:31:03
    —— 引自第54页
  • 当年,语词的精确是至高无上的法宝,每一次失足都可能丧命,而如今,法律已经走过了它形式主义的初级阶段。 (查看原文)
    小宁酱 1赞 2012-12-12 17:57:05
    —— 引自第61页
  • 法律确实是一种历史的衍生物,因为它是习惯性道德的表现,而习惯性道德从一个时代到另一时代的发展是悄无声息的,且无人意识到的。这是萨维尼的法律起源理论中的伟大真理。但是,法律又是一种有意识的和有目的的生成物,因为,除非是法官心中想追求合乎道德的目的并将之体现为法律形式的话,习惯性道德得以表现就是虚假的。如果要实现期待的目的,不作有意的努力是不行的。法官将从社区生活中发现衡量效用和评价道德的标准和格局,立法者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发现。然而,这并不意味,一个机构的作品比另一个机构的作品更像自然之形式的一个复制品。 (查看原文)
    lotus 1赞 2017-08-18 08:59:07
    —— 引自第62页
  • 法律的发展经历了许多世纪,总是处于制作之中的就是这种新的信仰,它默默无言但会坚定地抹去我们的错误和偏执。有时,我认为,对自己的错误会造成的长期后果,我们的担心有些过分。这些错误有时也许会造成一些小混乱。但是,它们最终会被修改或纠正,或者是它们的教训被忽略。未来本身会照看好这些问题的。在这个无穷无尽的检验和再检验过程中,有对渣滓的不断扬弃,也有对任何纯粹、合理和精致的东西的不断保留。 先生们,未来属于你们。在一个无尽的过程中,我们应征来完成我们的工作。当我死去并消失很久之后,当我在这一过程中所扮演的小角色被人们遗忘很久之后,你们还将在这里来完成你们的那份工作,并将高举火炬继续向前。我知道,当火炬在你们手中时,那火焰将格外辉煌。 (查看原文)
    lotus 1赞 2017-08-21 10:00:58
    —— 引自第109页
  • 一个法官的工作,在一种意义上将千古流传,而在另一种意义上又如白驹过隙。那些好的将千古流传,而那些错误的则肯定会死去。好的得以保留并成为基础,在其之上将建成新的结构。那坏的将在岁月的实验室中被拒绝并抛弃。就这样,一点又一点,旧学说的基础动摇了。这种蚕食常常是如此地渐进,以至于它们的意义起初是模糊不清的。然而,最终我们发现这一风景线已经改变了,旧地图必须丢在一旁,必须重新制作平面图。这一过程,以及伴随它的一切沉默的然而是无法避免的力量,已经为亨德森现实独一无二的恰当言语描述了,“当某个信仰系统的信奉者不断被动语各种影响力发生接触并暴露于与这种信仰不一致的欲求面前之际,也许就会发生一个无意识的思考过程,通过这个过程,一种不断增加的敌对性精神倾向也许会累积起来,强烈地驱动着行为和作出决定,但它很少会清楚地呈现在意识中。与此同时,旧的信仰程式会因为习惯的力量保留下来并不断重复,直到某一天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同情以及根本性欲求都变得与其逻辑框架非常不一致,以至于必须将这一框架抛弃。这时,就开始建构一个新信仰并予以理性化的工作。” 法律的发展经历了许多世纪,总是处于制作之中的就是这种新的信仰,它默默无言但会坚定地抹去我们的错误和偏执。有时,我认为,对自己的错误会造成长期后果,我们的担心有些过分。这些错误有时也许会造成一些小混乱。但是,它们最终会被修改或纠正,或者说它们的教训被忽略。未来本身会照看好这些问题的。在这个无穷无尽的检验和再检验的过程中,有对渣滓的不断扬弃,也有对任何纯粹、合理和精致的东西的不断保留。 先生们,未来属于你们。在一个无尽的过程中,我们应征来完成我们的工作。当我死去并消失很久之后,当我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的小角色被人们遗忘很久之后,你们还将在这里来完成你们的那份工作,并将高举火炬继续向前。我知道,火炬在你们手中时,那火焰将格外辉煌。 (查看原文)
    魔鬼猪 2012-04-13 12:43:08
    —— 引自第112页
  • 查士丁尼曾命令禁止对查士丁尼法典编纂者的作品作任何评论,而人们之所以还记得该禁令仅仅是由于这一禁令毫无结果。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06 14:39:55
    —— 引自第7页
  • 先例的背后是一些基本的司法审判概念,他们是司法推理的一些先决条件;而更后面的是生活习惯、社会制度,那些概念正是在它们之中才得以生成。通过一个互动过程,这些概念又反过来修改着这些习惯和制度。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06 14:44:07
    —— 引自第8页
  • 有许多时候,引出司法判决的某些东西也许是你的和我的,而由此生发的理由和后果却可能影响到全部财产。 (查看原文)
    小宁酱 1回复 2012-12-06 14:48:05
    —— 引自第9页
  • 那些一度被认为是例外的才是规则,而那一度被认为是规则的只是例外。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06 14:53:37
    —— 引自第11页
  • 一个原则有自身扩展直到其逻辑极限的倾向,这种倾向也许会为另一种倾向所抵消,这就是,一个原则本身的历史限度会限定其自身。 经常的情况是,历史的影响为逻辑扫清路径。 无论是在那些使司法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事件中,还是在那些使我们可以说司法就应当如此的原则中,我们也许都可以发现先例的指导力量。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12 15:00:06
    —— 引自第30页
  • 有时,一个题目会既适合于使用这种方法也适合于使用另一种方法,并且都很自然。在这种情况,习惯或效用的考虑就经常会出现,来调整方法的选择。剩下的部分也许就得由法官的人格、他的品味、他的训练或他的精神倾向来支配。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12 15:06:42
    —— 引自第31页
  • 历史在照亮昔日的同时也照亮了今天,而在照亮了今天之际又照亮了未来。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12 15:06:42
    —— 引自第31页
  • 这些概念本身是从法律的外部而不是从法律的内部来到我们面前的;它们所体现的,许多都不是现在的思想,更多是昔日的思想;如果与昔日相分离,这些概念的形式和含义就无法理解并且是专断恣意的;因此,为了真正合乎逻辑,它们的发展就一定要充分注意到它们的起源。 (查看原文)
    小宁酱 2012-12-12 15:16:54
    —— 引自第33页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