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学讲义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六朝悬鹑

    六朝悬鹑 (后人观今,犹今之视昔)

    2019-05-23 20:30

  • 老虎闻玫瑰2014

    老虎闻玫瑰2014 (江河固生远,吾乡归何处)

    现在翻开某本学者的著作,都会注意下生卒年份。对于作学问的人,厚积而薄发,其实退休之后的几十年,无俗务缠身,倘若身体好寿命长,堪称一段治学的黄金时光。坊间戏言:"高手过招,最后拼的是寿命。"每每看到有成就的学者却离世于五六十岁间,总是觉得无尽的可惜可叹!   (2回应)

    2012-07-12 01:25

  • 三三

    三三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王欣夫《文獻學講義》(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世界文庫》系列)第259頁: 劉(劉盼遂)撰《年譜》于嘉靖七年引段《與劉端臨第二十八書》:“今年一年,《說文》僅成三頁,故雖阮公盛意,而辭不敷文。(案不疑去字之誤,敷文系書院名。)初心欲看完《注疏考證》,自顧精力萬萬不能,近日亦薦顧千里、徐心田兩君而辭之。” 案《清代樸學大師列傳》之《皖派經學家列傳第六》下徐養原條:徐養原,字新田,號飴庵,浙江德清人。王公書此處..

    2012-05-30 10:52

  • 三三

    三三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卢文紹校《荀子。劝学》篇“青取之于蓝”云:“青取之于蓝,从宋本。《困学纪闻》所引同。元刻作青出之蓝,无于字。”这是肯定了宋本是二元本非,宋本并有王应麟《困学纪闻》作证,王是南宋人,他所见的本子也没有于字。 这最后一句话,和前面的意思抵牾,不知因何至此,想必是排印者的粗心所致   (1回应)

    2012-05-29 08:13

  • Sky

    Sky (专注于成长、自由)

    宋刻本的避讳 宋刻对帝王的名字,不论已死或活着,都要避讳,并且与名字读音相近的字,谓之嫌名,也一律要避,立为功令,非常严格。避讳的方法,把这些讳字减去末一笔,谓之为字不成。对生存的或以“今上御名”四字做双行注。因此,要审定版本刻在何朝,只要把全书中的避讳字作一统计可知。 宋时避讳之字,有一帝之名——注:指宋高宗赵构——,包括同音的嫌名达五十余字之多的,在封建时代也是一个特例。

    2011-06-10 22:12

  • Sky

    Sky (专注于成长、自由)

    宋代《崇文总目》条: 仁宗景祐初,以三馆及秘阁所藏,诏王尧臣等访《开元四部录》之体,编成目录六十六卷,所收有三万六百六十九卷。庆历元年十二月进上,赐名《崇文总目》 这段话很有意思,从景祐初开始编撰的官方目录,一定要到庆历元年十二月进上并御赐书名。其二,目录六十六卷,所收三万六百六十九卷,中国人古代就有喜欢六和九两个数字的传统~~~

    2011-06-10 11:15

  • Sky

    Sky (专注于成长、自由)

    炀帝性好读书,西京所藏,多至三十七万卷,命柳顾言等除去重复的,得正御本三万七千余卷,成《大业正御书目录》九卷。唐初平王世充,尽收没所有图书,命司农少卿宋遵贵溯河运至京师,经过砥柱,船覆,书亦漂没,只存目录。 我怀疑这个故事是编的,那么巧只余目录,《文献学讲义》中提到的这种藏书全毁,只余目录的事情太多了,都让人怀疑古代编撰目录的这群人是不是也有水分~~

    2011-06-10 11:08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文献学讲义

>文献学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