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與南美》的原文摘录

  • 我想,终究会有某一瞬间,我们会在外力的作用下体味到真实人生的厚重,而不得不多少改变一点现在的稚气。我并不觉得幼稚可耻,只是不愿意错失这成长的一瞬间。无论那时的自己会如何回顾、评价现在的生活,我都会坦然面对,坦然接受,特别是在恋爱与婚姻都并非永恒的现代社会。 阿斯特尔·皮亚佐拉---探戈之父 对于我来说,一天的光阴总像是一个伸缩自如的大大的橡皮球。置身其中,偶尔不经意地凝望过去,面前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一个瞬间,如蜜般甜美、丰润,仿佛永远不会消失,令人陶醉……我会情不自禁地沉浸其中,久久地、全身心地体味它的美妙。就如同今天午后,听着博物馆寂静的走廊上悠悠回荡着自己的皮鞋声的那个瞬间,看着玻璃瓶里相依相偎的两具婴儿干尸的那个瞬间,盯着那小小的手骨、小小的头盖骨,那一刻,我不禁产生了一个错觉:仿佛整个博物馆在静静地呼吸着。那时的我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没有被分隔开来。对于我,人生就是这样许多瞬间的不断重复,而不是一个连续的故事。 每当周六清晨那个人离开我回家去后,我总会怔怔地凝视着漂浮在晨光中的粒粒微尘想:直到刚才我们还在一起品味着相同的咖啡,谈论着同一个碟子里煎蛋的味道,现在,他却不在了。刚才放的CD还没有结束,却已不能跟他联系了。……每当这时,我会倾听片刻皮亚佐拉那强劲有力的音乐,只有这样,时间才会回到我身边,我才得以开始属于我的周六,在经过百般努力之后。 这种时候,我总会觉得被某种巨大的东西拥在怀中,内心雪白一片。 我自己心中的那角黑暗又是什么呢?既不是无法在众人的期盼下回家的畏缩,也不是对箱子的恐惧。不过我想,它终有一天会显露出来,这就意味着成长。那时,我将会如何面对,如何自处?我还年轻,无所畏惧,我对它甚至有一种期待,愿意面对它的挑战。在外人眼中,我的家庭是再平静不过的,却也有着微小而深邃的黑暗角落。这黑暗如同这块墓园的沉寂,因深埋着历史而变得丰润,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 ... (查看原文)
    女宛心兑 4赞 2015-10-30 21:39:14
    —— 引自第17页
  • 我所惧怕的从来都是人们内心的欲念,而不是来自于命运或自然界的威胁。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赞 2013-05-28 16:35:23
    —— 引自第32页
  • 恍如置身噩梦之中,而呈现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极为慵懒的日暮风景,小城一派祥和、悠闲,云彩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也有人关上了店门,匆匆往家赶。至于我,即使是回到日本,生活中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外也就一无所有了。没有人在等我。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3-05-28 16:24:18
    —— 引自第21页
  • 站在灼热的阳光下面,站在蔚蓝得令人震颤的天空下,感觉身体结构仿佛发生了变化。不再过多地考虑是冷还是热,或是明天会如何,只是专注于眼前事,不再无故寻愁觅恨。 (查看原文)
    MayHow 1赞 2014-02-15 13:39:33
    —— 引自第118页
  • 我一心祷告,祈求不要让雅彦受苦。我决定为他虔诚祈祷十分钟,不让回忆和思念有空可钻。设定好手表上的闹钟功能 ,一心一意祈祷起来,血管都要爆裂了。悲伤的人是我,可死去的是他本人,最惊恐的也是他本人吧。不管怎样,如果我在人世间的祈祷能够把我的能量传送给他的话,我希望能给他我的所有,让他得到安息。导游大概是从我异乎寻常的祈祷方式中嗅出了些什么,跑出去散步了。我并不理会身后传来的关门声,继续祈祷。我拼命祈祷着,几乎到了流鼻血的地步。我要感激他对我的好,忘记他的不好。 (查看原文)
    Mosse 2019-11-12 21:59:52
    —— 引自第18页
  • 对于我来说,一天的光阴总像是一个伸缩自如的大大的橡皮球。置身其中,偶尔不经意地凝望过去,面前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一瞬间,如蜜般甜美、丰润,仿佛永远不会消失,令人陶醉…我会情不自禁地沉浸其中,久久地、全身心地体味它的美妙。 就如同今天午后,听着博物馆寂静的走廊上悠悠回荡着自己的皮鞋声的那个瞬间,看着玻璃瓶里相依相偎的两具婴儿干尸的那个瞬间,盯着那小小的手骨、小小的头盖骨,那一刻,我不禁产生了个错觉:仿佛整个博物馆在静静地呼吸着。那时的我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没有被分隔开来。 对于我,人生就是这样许多瞬间的不断重复,而不是一个连续的故事。因此,无论人生在哪里戛然而止,我想我都会欣然接受吧。 (查看原文)
    Mosse 2019-11-12 22:19:16
    —— 引自第34页
  • 待在这种死者云集的场所,会很自然地怀急死去的人。无论向左转还是向右拐,面前都是不见尽头的“墓之街”,都同样有精美的装饰和鲜花陪材。阳光照射下的阴影轮廓分明,人就如同行走在梦境之中。我不禁怀疑:如果一直走下去,和死亡之国的界限会不会就此自然消失不见,一步跨到那边去了呢? (查看原文)
    Mosse 2019-11-12 22:33:34
    —— 引自第50页
  • 说着说着,我联想到了南美的文学。在日本柔美纤细的四季中读起南美文学,总有些地方让人能以理解。单是文章整体超越文字之外的感觉就带一种突兀、野蛮的生命力,而对于美与生命的描述则更是在孜孜追求一种致命的力量。在他们的世界观里,那种近乎疯狂的精神上的张扬与他们每日脚踏实地的日常生活是并存不悖的。来到这里之后这种感觉才在体内强烈复苏,对这些似乎也稍微有了一点理解。超越了人类道德规范的这股力量被这里的男男女女从大地里尽情汲取,绽放出火辣辣的生命之花。这片隐藏着庞杂的各色气息的浓浓夜色,丛林间飘来的扑鼻的青草气息,还有那肉眼决不可见的色彩斑斓的精灵们哦 (查看原文)
    Mosse 2019-11-13 20:52:35
    —— 引自第116页
  • “当时我失血过多都快死了,可你外婆却得意洋洋地跑来告诉我你的死期。” 即便现在我都快四十了,母亲还是常常恨恨地跟我提起这件事情。 母亲一定很生气吧。不过在我看来,满脑子都是占ト的外婆一定是看外孙女出生了,兴奋过了头,是想不管怎样自己也要尽点力吧。除了死期,不是也算过一生命运了吗?外婆自己也常常这样说。 然而,那时碰巧父亲出差不在,对产房中越发显得孤独的母亲来说,那是个巨大的打击,只留下了“你外婆是来通知外孙女死期的”印象。这个误会导致两人关系日趋紧张。也难怪母亲窝火,命悬线的头次生产终于平安度过,正给我这个来之不易的娇嫩的小生命喂奶呢,谁知外婆风风火火地跑来,生孩子的辛苦问也不问一声,就洋洋自得地预言起新生婴儿的死期来。 (查看原文)
    Scarlett 2019-11-24 14:31:07
    —— 引自第27页
  • “这可都准备好了,油也倒进锅了,材料也备齐了,就这么等着一顿无望的晚餐。唉,我觉得就像进了箱子里。” 什么?”我问,一个莫名其妙的比喻。 我想,现在你爸在外面一定也是同样的心情吧。或许就是这一点吸引着我们走到了一起吧。伤心人对伤心人啊。一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难受平日里积累的开心事啦,脚踩在地上的踏实感觉啦,全都成了幻觉,就像一直待在箱子里。觉得好像是因为爱,因为珍惜,才被关在箱子里的。为什么你爸心里会有恐惧,会害怕成为一个完美的父亲呢?或许每个人都有同样的心结吧。怕的就是这个啊。” (查看原文)
    Scarlett 2019-11-24 17:02:59
    —— 引自第56页
  • 在外人眼中,我的家庭是再平静不过的,却也有着微小而深邃的黑暗角落。这黑暗如同这块墓园的沉寂,因深埋着历史而变得丰润,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 (查看原文)
    Scarlett 2019-11-24 17:08:05
    —— 引自第65页
  • 人生是許多事情的連接,旁人就只能靜靜看著心愛的人發生什麼事,實際上什麼也不能做。只有心情隨他移轉起伏才是顯示愛的唯一證據。 ... 那時候她肚子書的那個生命、曾經和我一起分享那段時光的某個人,不再和我見面,獨自走下那幽冥之路。 (查看原文)
    Nikita 2012-02-16 01:56:12
    —— 引自第95页
  • 在日本柔美纤细的四季中谈起南美文学,总有些地方让人难以理解。单是文章整体超越文字之外的感觉就带着一种突兀、野蛮的生命力,而对于美与生命的描述则更是在孜孜追求一种致命的力量。在他们的世界观里,那种近乎疯狂的精神上的张扬与他们每日脚踏实地的日常生活是并存不悖的。 (查看原文)
    橘川 2012-07-26 00:42:46
    —— 引自第122页
  • 在这块严峻的自然力量与政治势力导致的血腥又充满悲剧色彩的土地上,在这片蔚蓝的天上秃鹰盘旋、充斥着生命恶臭的空间里,自己是被洪流猛然吞噬,还是舍弃所有转而去掌握某种强大的力量?二者只能选其一吧?这么一想,原本离自己如此遥远的南美文化仿佛一下被推到了灵魂近前。 (查看原文)
    橘川 2012-07-26 00:51:35
    —— 引自第125页
  • 我想,终究会有某一瞬间,我们会在外力的作用下体味到真实人生的厚重,儿不得不多少改变一点现在的稚气。我并不觉得幼稚可耻,只是不愿意错失这成长的一瞬间。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5-28 16:21:36
    —— 引自第17页
  • 他的西装非常得体。我暗自感叹:原来西装并不是为了显得好看或精神才穿的,在公众场合工作时也可以穿的这么有气势啊。 然而那一刻,男友的西装却第一次显得如此寒酸。看着丈夫,我才彻底领悟到:服装只是为了人们的需要,再无更多含义。男人之所以显得英武,是因为他本身就英武,服装无关紧要。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5-28 16:36:57
    —— 引自第40页
  • 南美那特有的、凝重到令人伤感的蓝天,还有蓝花楹四处伸展的纸条,还是让我感觉十分新鲜。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5-28 16:39:51
    —— 引自第49页
  • 母亲的味道,世间都是相同的:有些世俗、沉重、甜蜜,始终深沉。现在,它就充盈在这广场上,无处宣泄,一圈一圈地转着。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5-28 17:07:26
    —— 引自第98页
  • 在日本柔美纤细的四季中读起南美文学,总有些地方让人难以理解。单是文章整体超越文字之外的感觉就带着一种突兀、野蛮的生命力,而对于美与生命的描述则更是在孜孜追求一种致命的力量。在他们的世界观里,那种近乎疯狂的精神上的张扬与他们每日脚踏实地的日常生活是并存不悖的。来到这里之后,这种感觉才在体内强烈的复苏,对这些似乎也稍微有了一点理解。超越了人类道德规范的这股力量被这里的男男女女从大地里尽情汲取,绽放出火辣辣的生命之花。这片隐藏着庞杂的各色七夕的浓浓夜色,丛林间飘来的扑鼻的青草气息,还有那肉眼决不可见的色彩斑斓的精灵们哦……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5-28 17:09:27
    —— 引自第122页
  • 上周我们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时,在酒吧里遇到第三个说是大上周去过大瀑布的荷兰人。其中两个年轻男子显然是同性恋,另外一个是坐着轮椅的老太太。这三个人都特别爽朗豪放,他们一杯一杯喝着啤酒,肆无忌惮地大声欢笑。当老太太想去厕所时,那两个人立刻体贴入微而且手脚麻利地推着她去了。这么奇怪的一行人,也不好问他们是什么关系。真二小声对我说:“听说,在荷兰和残疾人一起旅行,国家是要支付费用的呢。”然而,看到他们那么快乐,我脑海里所能浮现出来的,除了“give&take(公平交换)”一词之外再无其他。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黏黏糊糊,而是有一种简单干脆的冷静。我想如果是日本人,怕要互相说着客气话,处处有所顾虑,说不定结果搞得一团糟。我甚至觉得在这方面真应该向他们学习,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是一种无法言传的平衡感。我与他们谈得甚是投机,他们一直告诫我们说皮鞋不行,湿透后会粘的满脚是泥、于是我们俩第二天就去上街买鞋。 大街上人潮拥挤,年轻人、老人、外国人、当地居民、小偷、修女、婴儿、青情侣交织在一起,各个衣着艳丽。像这样只是为了消磨时光而信步于傍晚街头的人们和他们脸上的神情,真是久违了。在东京,动着的人似乎都带有明确的目的,否则就窝着休息。而得空可以漫无目的闲逛的这种人脸上有一种独特的神情,能够让人们浮躁的心趋于平静。此时,时间也会像橡皮筋一样被柔柔地拉长。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6-03 14:12:29
    —— 引自第132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