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容童子》的原文摘录

  • “在山里自古以来的信仰中,亡者的灵魂就会在甕状空间里团团旋转着升向森林,降落在属于自己的那棵大树的根部,然后就会平静的栖息在那里吧?直到再度从森林飞下来进入婴儿体内的那一天为止……倘若果真如此,那么山谷中的坟墓里岂不是只有死去的肉体,根本没有原本应该具有的重要性吗?我认为,坟墓也与这里所显示出来的那种谨慎相适应。” (查看原文)
    百舌之宴 2013-03-29 18:38:56
    —— 引自第46页
  • ”他本身躺卧在这片森林的深处,能够在梦境中看到业已前往现实世界的‘童子’们接连发生的变故,细说起来,我想要写的就是这种超‘童子’的故事。而且,超‘童子’做梦的能力,是驱动分布在全世界的“童子”们的马达,也就是说,超“童子”借助自己的做梦能力,才使得这个世界难以运转,故事大致就是这样的…… “虽然与此相关联,可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写才能使得它们连接起来,也就是这样一种构想。我想这样写:尽管出生于山谷间,却不曾被选为‘童子’的人……我也包括在其中……可以做各自的梦,他们通过自己的梦境,得以与沉睡在森林深处的超‘童子’连接起来。这种情景就如同登录因特网的网站一样,那些借助自己的梦境接通森林里超‘童子’的人,可以自己出入于超‘童子’梦境档案馆中所有时代和所有场所的戏剧,并可以实际参与其中……” 在说着这些构想的同时,古义人觉察到罗兹已经陷入她本人的思考之中。她进入了一个新的构思并因此而亢奋起来,这在她从耳朵到脖颈的皮肤上显现出的红白相间的斑点便可以看出来。 (查看原文)
    百舌之宴 2013-03-29 18:53:59
    —— 引自第50页
  • 瑞典外交部派来的陪同人员是一个豪爽的男子汉陈和国王一同在海军服役< (查看原文)
    白泽 2015-03-15 12:22:34
    —— 引自第87页
  • 我感受到一个信号那是就是发生了某个非同寻常的事情埃科符号学那本书的开首部分举得一个例子说的是发生故障的水力发电装置重新运转,点亮了各家的电灯。那就是符号作用被输送……当时的情形就是如此似乎无需语言而直接点亮了我头脑中的一部分电灯 (查看原文)
    白泽 2015-03-15 12:35:13
    —— 引自第80页
  • “……在你的人生中,也有像希内斯·台·巴萨蒙泰那样的人吗?也就是说,尽管对你做下许多恶行,一段时间以后,又显出一副早已彻底忘却的模样来到你身边。其实,此时他已经酝酿出了许多新的恶意……”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7-03 12:36:53
    —— 引自第42页
  • “不是与被纳博科夫称之为和《堂吉诃德》同年创作的杰作、并予以引用的《李尔王》中的那种错乱相近似吗?!” 于是,古义人找来新版岩波文库本,向罗兹确认了第四幕第七场的台词后便朗诵起来: 求你了,不要捉弄我! 我是一个愚蠢的老糊涂, 年逾八十,从不曾弄奸耍滑, 而且,说实话, 总觉得神志不清。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7-03 14:27:07
    —— 引自第133页
  • “古义人身体内部的暴力性因素让我感到害怕。我认为,正是这个原因,你才不曾逾越作家和研究者的界限。”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7-03 14:33:41
    —— 引自第135页
  • 现在这个世界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0 09:26:18
    —— 引自第197页
  • ‘苍老的日本之会’不会死亡的、唯一一人独自入浴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0 09:26:18
    —— 引自第197页
  • 剧团的演出家说是要回郊外的港町——在松山读高中时,还觉得那里非常遥远——去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0 09:26:18
    —— 引自第197页
  • 已经涌到了喉头——那是罗兹最近也曾引用的部分——处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0 09:26:18
    —— 引自第197页
  • 一米八〇的黑野,以这种身高的人所常有的矜持眼光凝视着对方。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0 09:37:53
    —— 引自第198页
  • 在水池周围,耸立着两臂都环抱不过来的黑松,还有如同丰腴女人般得树干和枝叶、颇有年头的细叶冬青树。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08-31 15:29:41
    —— 引自第210页
  • “但是,如果一直阅读同一本书的话,那个特殊的瞬间终究是会降临的。于是,你就会成为‘好读者’。早在孩童时代,即便被大人们告知,‘上帝将会眷顾你!’我还是不明白。可是我注意到,因某种原因而感觉自己受到眷顾的那个瞬间,却在阅读作品过程中不时出现。……”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06 21:27:47
    —— 引自第212页
  • “……我一面不安地在想,这种喜悦会持续到何时呢?一面用震颤着的手指翻掀着页码……”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06 21:32:34
    —— 引自第213页
  • “……有一个镜头是以长江先生为原型的作家,深夜里酩酊大醉之后,把相当于体重的书装进箱子,再用绳子悬吊在梁上……然后扑通一声让箱子坠落而下。……”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06 21:34:37
    —— 引自第214页
  • “……现在乘车前往那里,并不是因为自己对那事……有了宏观上的把握和了解,而是由于偶然的原因,在外部的推动下才得以成行的。这种半途而废的选择,在迄今的生涯中已是屡见不鲜了。在今后不会长久的残生中,像这样的临时据顶或许还会不断出现……”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06 21:40:19
    —— 引自第228页
  • “你不是已经引用了吗?如同引用了一样。”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06 21:43:18
    —— 引自第233页
  • "……感到难以忍受现在自己的人生啊……说起来显得幼稚,可是,这也是上了年岁的人的幼稚嘛。长江,珍惜书的态度,也是这种幼稚。……"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12 09:12:18
    —— 引自第265页
  •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也将对‘童子’的通路产生兴趣。” (查看原文)
    岚行 2011-12-12 12:30:16
    —— 引自第269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