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ay in the World》的原文摘录

  • 有时候,快到发工资的日子时,下班后有人就会在办公室喝酒,一本正经地喝上半个小时左右。没有幽默,没有友谊。就像朗姆酒直接灌进了每个人的灵魂和隐秘处。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1赞 2017-01-07 01:28:58
    —— 引自第21页
  • 他们和其他每个人一样都有志向。有时他们假装自己的志向比实际更远大,但他们许多人都知道自己走不了多远,并且接受这一现实。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1赞 2017-01-07 01:42:15
    —— 引自第27页
  • 这个地方的历史尽人皆知;历史的遗留物到处都有;刮一下我们的身子,我们大家都会流血。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1赞 2017-01-07 01:43:13
    —— 引自第27页
  • “经历了所有那些变故之后,这件事我会受不了的。我内心装满了我自己的悲伤。” “我悲伤已经有好几个星期了。但是,上了那只小艇,我オ开始理解我的感受。我不是个圭亚那人。我来自新格拉纳达,我是跟着贝里奥夫妇顺着河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的。我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能从圭亚那回到老家去。当人们放弃了这个定居点,到河里的那座岛上避难的时候,感觉对我来说整个世界都变了。我觉得我和事物失去了联系。在小艇上,这种悲伤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一个雨后玩小水坑的孩子会突然被反射到水里的天空给吓住。我当时就是那个样子。我感觉掉进了天里边,掉到了大海里。我硬起心肠。而后来,我不再被掉进天里边的想法吓倒,我抓住这个想法不放。那是我唯一的安慰。我将会有灭顶之灾的想法使我比别人有了更高的高度。我认为自己不必对谁感恩戴德。即便人们由于我穿的衣服而嘲笑我,或者冲我笑,我也不会回以微笑。” (查看原文)
    赫索格 1赞 2019-04-07 17:06:18
    —— 引自第178页
  • 通过学习,我现在或多或少可以告诉您,我们大家是怎么成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的。只要文件存留,我们就可以追溯被占的土地上的每一个故事。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21:49
    —— 引自第8页
  • 我们大多数人都了解生养我们的父辈或祖辈。然而我们追溯,再追溯,一直追溯下去;追溯到最初的源头;在我们的血液里,骨头里,大脑里,我们承载着成千上万人的记忆。我们无法理解我们所继承的全部特性,有时候我们可能是自己的陌生人。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23:35
    —— 引自第8页
  • 我理解他们的感受,某种程度上怀有和他们相同的感情,然而即便是理解,我还是希望我属于自己。我不能忍受作为某个集体的一部分的想法。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25:10
    —— 引自第15页
  • 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将残酷当作生活的底色。……大家庭生活的残酷;小学里的残酷,老师狠狠地揍学生,学期末男孩子间那鲜血淋漓的斗殴;印度乡间和非洲城镇里的残酷。我们周围最简单的事物都承载着残酷的记忆。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26:26
    —— 引自第16页
  • 我写的东西矫揉造作,假模假式;即使在我写的时候我就这么认为,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到,然而我脑子里有很小一部分希望我写的东西是深刻的。……虽说写得很做作,然而这样子写出来的东西我一直带在身边,多年以后,那些描写里的有些东西就成了我原以为再也回忆不起来的事件和情绪的关键所在。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34:08
    —— 引自第23页
  • 作家态度的基础是什么?他对其他的世界有何了解,他给他看待事物的方式带来了什么其他经验?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如果这个世界是他所了解的唯一世界,那么他怎能描写这个世界?这些谜团一直伴随着我。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36:10
    —— 引自第24页
  • 不过我感觉到,说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场合本身,那种集会,那种戏剧性,那种情绪:由广场上的众多黑人,受过教育的和没有受过教育的,由他们发现和庆祝一种大家共有的情感。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37:59
    —— 引自第26页
  • 人们在生活中把这种情感当作某种私密的东西。大街上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点这种情绪深锁内心。这并不是秘密,是还未被注意的我们生活残酷性的一部分,是我们过去不想深究的东西。现在,所有私密的情感都一起流入到一个共同的池塘,在这个池塘里每一个人都找到了支持。每一个人,不管地位高低,现在都能以更高真理的神圣意义之名交流私密的情感了。 (查看原文)
    艾斯贝兰萨 2017-01-07 01:39:34
    —— 引自第2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