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壶酒的笔记(1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鲁智深

    鲁智深

    中国学术界苦于大师不出久矣,就像孔夫子慨叹河不出图、洛不出书一样。学者徒唤奈何,却很少反省原因。原因何在?很简单,主要是无大格局。有大格局,自然有大师。无大格局,自然无大师。而大格局者,只有社会剧变,思想风气、学术范式随之转移的时代才会有。中国近代,民元、五四以后,新学势如潮涌,就学阵脚大乱,即使遗老遗少,也不能不受时代风气感染(反对本身也是感染)。是时,一切要推倒重来,另起炉灶,即使驽钝中才之人...

    2015-07-13 22:31   1人喜欢

  • 垮松

    垮松 (深秋矣 朝这边 我亦寂寥 芭蕉)

    “出国之前以为,世界之大,只有中国;出国以后才知道,世界之大,没有中国”   (1回应)

    2014-07-19 11:25   1人喜欢

  • NightPrayer

    NightPrayer (极难)

    当一个国家,自己作践自己的国民,连倭寇都不如,你还怎么让他们爱自己的国家?是时,官与寇,满与汉,势若水火,两害相权取其轻,什么是更轻? 中国的百姓别无选择,又必须选择:附官则寇杀之,投寇则官杀之,降满则汉杀之,保明则满杀之。 现实的合理性是如此残酷,人们的选择是如此对立:每种选择都是为了活命,每种选择都是无所逃死。 我最恨这种选择,不是观点不鲜明,不是立场不坚决。

    2012-10-01 14:51   1人喜欢

  • 西泉

    西泉 (我寄愁心于明月)

    民族主义有两种:一种是欺负人的,一种是被人欺负的。中国属于后一种。 发展、效率、剥削、压迫、强权、侵略是硬道理;闲暇、和平、自由、平等、公正是软道理。软的打不过硬的,硬道理管着软道理。但未必就该逆来顺受,古人云:水性至柔,可以穿石。 两只小熊只有一块饼,狐狸帮忙分。狐狸把饼掰成两半,一边大一边小,吃亏的小熊不干,狐狸就往大的半边咬上一口,一口又一口,直至省下两块小饼。小熊觉得狐狸很公平。 封建社会...

    2018-02-20 17:22

  • nannan

    nannan

    真正的读书,普通人的读书,都是兴之所至,爱看就看,不爱看就不看,雅的俗的都不拒,根本不像学者,读书等于查档案。也绝不像时下的书评家,专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或把狗屎说成花(前者国外多,后者国内多)。我觉得,我是作者,这不过是落笔成文后的一种临时身份。在此之前,我也就是个普通读者,和别人没什么两样。用普通读者的眼光看,用普通读者的心情写,没有评判资格,也不负指导之责,自娱自乐,才是读书的最高境界。书法,...

    2015-03-07 22:17

  • 花水木

    花水木 (人人皆有局限,人人皆持偏见。)

    1.毛泽东的十六字令: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   2. 古人说,“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老子》第三十章)。大战之后,尸体腐烂,导致瘟疫蔓延,会引起更多死亡,这是战争的继续。1347年,蒙古人围攻克里米亚的卡法,曾将鼠疫患者的尸体投进热那亚人的城墙,热那亚人将细菌带回欧洲,造成鼠疫蔓延,就是一次细菌战。战争和疾病有不解之缘。   3. 治病是场持久战,归根结底治不好,人体自身有免疫力,细...

    2014-02-12 01:56

  • 小九儿

    小九儿

    中华文明史,夏、商、西周是春天,东周、秦、汉是夏天,魏、晋、隋、唐是秋天,宋、元、明、清是冬天,每二三百年,就要改朝换代。一个朝代,也就半月十天,顶多不过一个月。

    2013-05-06 18:09

  • 小九儿

    小九儿

      过去,我到鱼藻轩凭吊,曾惊讶湖水之浅,浅到什么程度?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是只有脚脖子深。小时候,我常在那儿划船游泳,这是昆明湖中最浅的地方。这怎么会淹死人呢?是不是当年的水比现在深?我也纳闷过。但答案是否定的。我从前人的回忆琢磨,他老人家是赴死心切,不知深浅,竟从临水的高台直接往下跳,而且是以头入水,扎在泥中,可惜了。我猜,呛水之前,他就已经摔死了。

    2013-05-06 17:52

  • 小九儿

    小九儿

    (二)关于八国联军在北京建公厕。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马上发现北京的公共卫生危机,四下的农民不敢进城收集粪便,使得本来就污秽不堪的北京简直脏得令人无法容忍,居民为了保住自家小院的清净,都跑到街上随地大小便。于是,分区占领的联军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特别以美占区和日占区搞得最好,他们开始在街上修建公共厕所,组织人员定期打扫,安设路灯,严格查禁随地方便者,查到了罚去打扫厕所,做苦工。而且组织中国人...

    2013-05-06 17:18

  • 小九儿

    小九儿

    其实,在过去一百年里,我们的地位是什么,早就有先定之数:列强世界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们既没有机会先抢,也没有力量后抢,只能自己抢自己,苦苦挣扎于世界之林。现在的中国,和一百年前相比,地位是提高了(无论怎么评价,这也是拜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之赐)。但水涨船高,在世界的整体格局中,在西方的心理框架下,我们和两次“公理战胜”后,地位还是差不多。 两次世界大战是什么?是“八国联军”的窝里斗,先...

    2013-04-12 15:57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花间一壶酒

>花间一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