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me Traveler's Wife》的原文摘录

  •   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坐在后卧室里我的书桌旁,穿过后院夜色中幽蓝的积雪,眺望你的工作室。万物都披上了一层光滑的冰衣,寂静无声。这是无数个冬季夜晚中的一个,每一件事物上的严寒,仿佛令时间减缓了速度,仿佛让它们从沙漏狭小的中央穿越,不过,那么缓慢,缓慢。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我被时间托起来,就像一个正在夏日里游泳的肥妇人,轻而易举地漂浮到水的上面,这种感觉只有当我离开正常的时间后,才能体会到。今晚,就我自己一个人(你正在圣路丝教堂,听爱丽西亚的独奏音乐会),我突然有种冲动,想给你写封信。我想为你留下些东西,在那之后。我觉得,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所有的精力、快乐、耐性,都变细了,变少了,我觉得我无法维持太久。我知道你明白的。   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我说可能,是因为谁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直截了当地宣布死亡,不仅愚蠢,而且狂妄)关于我的死——我希望它简单明了,干净利落,而且毫无悬念,我不希望它引起太多的纷乱。我很抱歉(这听上去像是绝命书,真奇怪)。可是你知道的:你知道如果我还有一线希望,还能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会死死抓住每一分钟的:无论如何,这一次,死亡真的来了,它要带走我,就像妖精要把孩子掳走一样。   克莱尔,我想再次告诉你,我爱你。这些年来,我们之间的爱,一直是汪洋的苦海中指航的明灯,是高空钢索步行者身下的安全网,是我怪诞生活中惟一的真实,惟一的信任。今晚我觉得,我对你的爱,比我自己,更紧紧地抓着这个世界:仿佛在我之后,我的爱还可以留下来,包围你,追随你,抱紧你。   我最恨去想你的等待。我知道,你的一生都在等我,每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十分钟,十天,还是一整个月。克莱尔,一直以来,我是个靠不住的丈夫,像个海员,像是那独自一人去远航的奥德赛,在高耸的海浪里饱受蹂躏,有时是狡诈的诡计,有时只是众神灵的小把戏。克莱尔,我请求你。当我死去以后,别再等我,自由地... (查看原文)
    m0k1yd 4回复 15赞 2012-07-01 12:44:06
    —— 引自第452页
  •  最挚爱的克莱尔:   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坐在后卧室里我的书桌旁,穿过后院夜色中幽蓝的积雪,眺望你的工作室。万物都披上了一层光滑的冰衣,寂静无声。这是无数个冬季夜晚中的一个,每一件事物上的严寒,仿佛令时间减缓了速度,仿佛让它们从沙漏狭小的中央穿越,不过,那么缓慢,缓慢。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我被时间托起来,就像一个正在夏日里游泳的肥妇人,轻而易举地漂浮到水的上面,这种感觉只有当我离开正常的时间后,才能体会到。今晚,就我自己一个人(你正在圣路丝教堂,听爱丽西亚的独奏音乐会),我突然有种冲动,想给你写封信。我想为你留下些东西,在那之后。我觉得,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所有的精力、快乐、耐性,都变细了,变少了,我觉得我无法维持太久。我知道你明白的。   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我说可能,是因为谁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直截了当地宣布死亡,不仅愚蠢,而且狂妄)关于我的死——我希望它简单明了,干净利落,而且毫无悬念,我不希望它引起太多的纷乱。我很抱歉(这听上去像是绝命书,真奇怪)。可是你知道的:你知道如果我还有一线希望,还能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会死死抓住每一分钟的:无论如何,这一次,死亡真的来了,它要带走我,就像妖精要把孩子掳走一样。   克莱尔,我想再次告诉你,我爱你。这些年来,我们之间的爱,一直是汪洋的苦海中指航的明灯,是高空钢索步行者身下的安全网,是我怪诞生活中惟一的真实,惟一的信任。今晚我觉得,我对你的爱,比我自己,更紧紧地抓着这个世界:仿佛在我之后,我的爱还可以留下来,包围你,追随你,抱紧你。   我最恨去想你的等待。我知道,你的一生都在等我,每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十分钟,十天,还是一整个月。克莱尔,一直以来,我是个靠不住的丈夫,像个海员,像是那独自一人去远航的奥德赛,在高耸的海浪里饱受蹂躏,有时是狡诈的诡计,有时只是众神灵的小把戏。克莱尔,我请求你。当... (查看原文)
    silentvally 6赞 2014-06-10 00:23:49
    —— 引自章节: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
  • 我和亨利结婚快两年了,还没有谈论过生孩子的问题。我知道,亨利对这一前景并不乐观。我一直不想问他,也不想追问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因为我害怕他已经看到未来的我们是没有孩子的,我就是不想知道。我也不愿意去想亨利的问题是否会遗传,是否会扰乱生育的程序。就这样,很多重要的相关问题,我都不去想了,我整个人都陶醉在孩子的念头里:他长得很像亨利,黑头发、炯炯有神的眼睛;或者皮肤和我一样白,有股奶香、爽身粉和继父混合的味道;或者是个胖宝宝,看见每样东西都咯咯地笑个不停;或是个猴宝宝,低声细语的宝宝。我梦见他,梦见自己爬上树,在鸟巢里发现一只很小的鞋子;我梦见我手里的猫、书、三明治竟然都变成了小孩;我梦见自己在湖里游泳,发现湖底世界原来是孩子成长的秘密王国。 突然我身边到处都是小孩子:A&P商场里有个红头发的小女孩,他戴着太阳帽正在打呼噜;专门给素食者制作美味鸡蛋卷的福旺中国餐馆老板的儿子,一个瘦小的、瞪着眼睛的华裔男孩;放《蝙蝠侠》的电影院里,一个还在酣睡的孩子几乎还没长什么头发;在百货商店的试衣间里,一位友好的母亲让我帮她抱一会她三个月大的女儿——我当时真想跳起身,把那团又小又软的肉球贴在胸口,疯狂地跑回家,可我竭力克制着冲动,坐在一张粉色米色镶拼的塑料椅子上等她。 我的身体需要一个孩子,我觉得自己空空荡荡的,想要被充满。我想要一个我爱的人能够留下来:永远,留在我能够找到的地方。我希望亨利的一部分变成这个孩子,这样,当他去旅行时,不再是全然地离去,还会有他的一部分和我在一起……保险,以备火患、水灾和不可抗拒之神力。 (查看原文)
    享受阳光的葵 1回复 3赞 2012-04-24 21:57:25
    —— 引自第281页
  • 这些年来,我们之间的爱,一直是汪洋真的苦海中指航的明灯,是高空钢索步行者身下的安全网,是我怪诞生活中唯一的真实,唯一的信任。 我最恨去想你的等待。我知道,你的一生都在等我,每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十分钟,十天,还是一整个月。克莱尔,一直以来,我是个靠不住的丈夫,像个海员,像是那独自一人去远航的奥德赛,在高耸的海浪里饱受蹂躏,有时是狡诈的诡计,有时只是众神灵的小把戏。克莱尔,我请求你,当我死去以后,别再等我,自由地生活吧。 时间没什么了不起的 (查看原文)
    xiahjj 3赞 2012-07-25 12:25:28
    —— 引自章节:最后一章
  • 然后,他转向我,我看出来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他一件都不认识,现实的匕首深深地扎进我的心:这座藏着我们过去所有小玩意、所有小纪念品的博物馆,对他来说,就如同一叠放在一个文盲面前的情书。 (查看原文)
    讷讷 3赞 2012-09-29 10:52:44
    —— 引自第144页
  • 现在天色暗了,我也倦了,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 (查看原文)
    梦暖寒 3赞 2013-05-04 23:04:20
    —— 引自第450页
  • 我要睡觉。我坚决地栖息在睡眠里,渴望睡眠,利用睡眠,驱赶我的梦,拒绝,一再拒绝。睡眠现在是我的爱人,我的遗忘,我的鸦片,我的救赎。电话铃响了又响,亨利的留言录音也被我关了。到了下午,到了夜晚,又到了早晨。一切减之又减,只剩下这张床,这无休止的睡眠让许多天缩短为一天,它让时间停止,它把时间拉长又压扁,直到没有了意义。 有时我醒来,伸手去找亨利。睡眠抹去了此时和彼时、死者和活人之间的差异,我越过饥饿,越过虚空,越过挂念。 (查看原文)
    冰镇葡萄汁 2赞 2013-06-03 16:50:11
    —— 引自第447页
  • 我的研究课题是克姆斯哥特版的《乔叟》。 (查看原文)
    阿锦 1赞 2015-02-02 23:09:31
    —— 引自第2页
  • “怎么啦?我亲爱的?” “啊,我们怎么受得了?” “受得了什么?” “现在啊。这么短暂的时间。我们怎么能在睡梦中就把它用尽了呢?” “我们可以静静地在一起,然后假装——反正一切才干刚开始——假装我们拥有世界上的所有时间。” “然后每天逐渐减少。最后,一切丧失殆尽。” “这么说来,难道你宁愿什么都没有?” “对。这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从我拥有时间之初,便是如此。然后,我离开这里,现在就成为一道分水岭。在此以前的一切,都朝它飞奔而来,自此以后的一切,都离它飞奔而去。可是现在,我亲爱的,我们都在这儿了,我们都在现在,而所有其他的时间都离我们飞奔而去。” ——A.S.拜厄特《迷情书踪》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赞 2020-08-18 23:26:13
    —— 引自第237页
  • 我睁大眼睛望着她,克莱尔的笑里有了某种事故和残忍。这个时刻恰似一道分水岭,是一段没有男性入侵的童年和开始成为一个女人之间的临界线 (查看原文)
    中山后街十八号 1赞 2012-02-23 11:20:58
    —— 引自第84页
  • why is love intensified by absence (查看原文)
    Ursula 1赞 2012-03-26 19:04:49
    —— 引自第1页
  • 克莱尔,总是克莱尔,清晨克莱尔睡眼惺忪、面容紧皱;工作时克莱尔把双臂伸进纸浆大桶里,拉出模具,这样那样地搅动,搓揉着造纸纤维;看书时克莱尔的长发披散在椅子靠背上;临睡前克莱尔用精油“噼噼啪啪”地按揉摩擦。克莱尔低柔的声音总在我的耳边萦绕。 (查看原文)
    黄色潜水艇 1赞 2012-07-14 00:46:41
    —— 引自第3页
  • 我躺着望向天空,水开始从上面倾倒下来,转瞬间,我的衣服湿透了,我突然感到亨利就在这里,我极度需要他在这里,需要他用手触摸我的身体。尽管此刻,他只是落在我身上的雨。而我一个人,渴望着他。 (查看原文)
    方小薇 1赞 2014-04-19 14:05:08
    —— 引自第61页
  • 那天是我的五岁生日,我们去了斐尔特自然史博物馆。我想我在此以前从没去过那里,整整一周,父母一直在向我描绘那里是多么有趣:大厅里立着不少大象标本、恐龙骨架化石、始前洞穴人的立体模型。妈妈当时刚从悉尼回来,她带给我一只巨大的、蓝得刺眼的蝴蝶,学名天堂凤蝶,它被固定在一个充满棉花的框子里。 (查看原文)
    阿锦 1赞 2015-02-03 00:22:36
    —— 引自第20页
  • 最挚爱的克莱尔:      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坐在后卧室里我的书桌旁,穿过后院夜色中幽蓝的积雪,眺望你的工作室。万物都披上了一层光滑的冰衣,寂静无声。这是无数个冬季夜晚中的一个,每一件事物上的严寒,仿佛令时间减缓了速度,仿佛让它们从沙漏狭小的中央穿越,不过,那么缓慢,缓慢。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我被时间托起来,就像一个正在夏日里游泳的肥妇人,轻而易举地漂浮到水的上面,这种感觉只有当我离开正常的时间后,才能体会到。今晚,就我自己一个人(你正在圣路丝教堂,听爱丽西亚的独奏音乐会),我突然有种冲动,想给你写封信。我想为你留下些东西,在那之后。我觉得,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所有的精力、快乐、耐性,都变细了,变少了,我觉得我无法维持太久。我知道你明白的。      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我说可能,是因为谁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直截了当地宣布死亡,不仅愚蠢,而且狂妄)关于我的死——我希望它简单明了,干净利落,而且毫无悬念,我不希望它引起太多的纷乱。我很抱歉(这听上去像是绝命书,真奇怪)。可是你知道的:你知道如果我还有一线希望,还能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会死死抓住每一分钟的:无论如何,这一次,死亡真的来了,它要带走我,就像妖精要把孩子掳走一样。      克莱尔,我想再次告诉你,我爱你。这些年来,我们之间的爱,一直是汪洋的苦海中指航的明灯,是高空钢索步行者身下的安全网,是我怪诞生活中惟一的真实,惟一的信任。今晚我觉得,我对你的爱,比我自己,更紧紧地抓着这个世界:仿佛在我之后,我的爱还可以留下来,包围你,追随你,抱紧你。      我最恨去想你的等待。我知道,你的一生都在等我,每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十分钟,十天,还是一整个月。克莱尔,一直以来,我是个靠不住的丈夫,像个海员,像是那独自一人去远航的奥德赛,在高耸的海浪里饱受蹂躏,有时是狡诈的诡计,有时只是众神灵的小把戏。克... (查看原文)
    夕霄 1赞 2015-10-29 21:35:02
    —— 引自第448页
  • I hear a muffled sniffling noise and glancing at Clare I am astonished to see that tears are streaming across her face toward her ears. I sit up and lean over her."What's wrong, Clare?" She just shakes her head back and forth and presses her lips together. I smooth her hair, and pull her into a sitting position, wrap my arms around her. She's a child, and then again she isn't. "What's wrong?" It comes out so quietly that I have to ask her to repeat it:"It's just that I thought maybe you were married to me." (查看原文)
    桑葚公主 2012-02-18 00:37:54
    —— 引自第71页
  • I want Henry to say something, do something that proves this hasn't all been some kind of elaborate joke. (查看原文)
    桑葚公主 2012-02-18 00:43:45
    —— 引自第121页
  • As I stand in the dark looking down at Grandma in her bed, self-pity floods me as though I have been injected with it. (查看原文)
    桑葚公主 2012-02-18 00:45:46
    —— 引自第126页
  • My nails need cutting and the apartment could probably qualify for Federal Disaster Relief funds. (查看原文)
    桑葚公主 2012-02-18 00:48:32
    —— 引自第149页
  • 亨利两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四处转悠,东张西望,“就是这儿。”他说道。我想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熟悉的表情,可是什么都没有。“你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问他。 亨利叹了口气,“我整个一生都是一场漫长的似曾相识。” (查看原文)
    享受阳光的葵 2012-04-01 13:22:53
    —— 引自第152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