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代斯玛先生的午后的笔记(1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Rosmarin

    Rosmarin (谁娶了我就算为民除害了)

    第25页:他又陷入孤独之中,这种被遗弃的孤独之感正因为她来过(当然她的到来这件事本身是这般审慎而深有用心),更加显得深广无边,令人张皇失措 第27页:昂代斯玛先生觉得自己被一种欲念所吞没,去爱另一个孩子,他感受到这样的欲念,他的感情只能顺应这种欲念,此外他是无能为力的。 第30页:总会有一个人去爱她,爱得如醉如狂,那个人不是他,本来可能是他,但他毕竟将不是那个人。 第41页:小女孩的回声在昂代斯玛先...

    2012-07-26 22:14   1人喜欢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当她在山路上还没有掉头走回来的时候,这里,昂代斯玛先生却已经感到他是多么渴望再看到她,渴望她留在他身边不走,一直到黄昏,甚至黑夜,他开始怕米歇尔·阿切克来,他来了,要看到她——这种可能,就被夺走了。 他对她笑着。可是她从他面前走过去,也不看他。正当她走过,有一阵风从平台上吹拂而过。风是从她身后吹来的。她就从这一阵风谈起。 “起风了。天应该比我想的晚得多,刚才咱们乱说了一阵子闲话。

    2012-04-14 16:22   1人喜欢

  • 三白岛

    三白岛 (くすり)

    “阿尔克太太,在我这样的年纪,像我这么一个老头从午睡中醒来,就是您说的那种睡眠,睡得很沉,浓得像松脂一样,根据我的许多记忆,我知道,活这么久能有什么用,真是在开玩笑,一个太平凡、太没味儿的玩笑呵。瓦莱丽在清晨怎样,在黄昏又怎样,我还有我的想象。但是,对于这一切,我也是一无所能了。我看,想象瓦莱丽清晨起身,这样的想象也将要舍我而去,我还没有走到我生命中这样的时刻。我想,我将要背负着全部重负死去,在我...

    2015-05-09 16:31

  • 自由公民

    自由公民 (自由的公民)

    从午睡中醒来,就是您说的那种睡眠,睡得很沉,浓得像松脂一样。

    2013-05-18 09:20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介于当前这许许多多瞬间与他闭上眼睛死掉这两者之间还有若干年的时间,即使是完全出于偶然,以后他坐在汽车里在村镇街道上疾行而过,也许还会遇到她。她大概不会再认识他了……

    2012-04-14 16:19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昂代斯玛先生看她,什么也看不清,只看见她那闪光的乌丝般的长发如同一片方巾披在她袒露着的双肩和两臂上,她两臂双手紧紧合抱着她的双膝。是的,她什么也没听,而是坐在那里睁着眼睛看。 这个事件就在当前这一段空白的时间过程中深深扎下根去,无论如何,势必如此,这一段时间总是要过去的,这一过程也是不可避免的,昂代斯玛先生感到惊讶也罢,这惊讶也是要过去的,毕竟要过去,它也会变得衰老。这一点,昂代斯玛先生...

    2012-04-14 16:08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昂代斯玛先生剩下孤零零一个人。孤零零一个人等待一个没有确定时间来的人。在大树林中,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总有一天,这……

    2012-04-14 16:06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总会有一个人去爱他,爱得如醉如狂,那个人不是他,未来可能是他,但他毕竟将不是那个人。

    2012-04-14 16:05

  • nonoyueyue啊

    nonoyueyue啊 (一株毒草)

    爱好像是乍见端倪,便被扼杀,像其他千百种爱一样,在千百种别样的爱之间被忘却了。

    2012-04-01 19:38

  • Parker

    Parker

    我跟你分开。可是我还要回来。每天都来,天天都来,天天回来。时候到了。是要离开你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待一个没有确定时间来的人。 这惊讶也是要过去的,毕竟要过去,它也会变得衰老。 总有一天,我一觉醒来,对于此时此刻的记忆也忘得一干二净,全都忘记。 总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有另外一个人找到我的身边,从他的眼色我就能感觉到第一个出现的欲望的信息。

    2012-02-18 15:11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昂代斯玛先生的午后

>昂代斯玛先生的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