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七柱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麦戈

    麦戈 (1.3-24 @拉萨)

    人皆有梦,但多寡不同。夜间做梦的人,日间醒来发现心灵尘灰深处所梦不过是虚华一场;但日间做梦的人则是危险人物,因为他们睁着眼行其所梦,甚至使之可能。而我就是如此。我打算建立一个国家,重建一种已沦丧的影响力,提供两千万闪族人Semite一块磐石,让他们得以创立维系民族精神的梦幻殿堂。如此崇高的理想需要他们心灵中固有的高贵情怀,并让他们积极参与;然而当我们胜利后,我却成为众矢之的,谓我使英国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

    2014-01-04 16:45   1人喜欢

  • 爱斯基摩雪橇猫

    爱斯基摩雪橇猫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大众需要的是书本里的英雄,不懂得奥达其实更是一个人”

    2016-07-08 11:09

  • 沙地老伯伯

    沙地老伯伯

    贝都人(Bedouin)的生活方式是艰苦的,即使是对土生土长的他们也是如此,对外来者简直是恐怖:一种活着的死亡。 Bedouin ways were hard, even for those brought up in them and for strangers terrible: a death in life.

    2016-05-23 16:30

  • 千江阅

    千江阅

    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不会贪生怕死,然而当我们完成目标,新世界已具雏形时,老一辈的人又站出来,夺走我们的胜利,将这新世界又重塑成他们所熟知的旧模样。年轻人有能力打胜仗,但不知如何乘胜追击;面对老一辈时又束手无策。我们气喘如牛说我们已经打造出一个新天地,老一辈则向我们亲切道谢,然后安然享用。

    2016-01-22 12:58

  • 麦戈

    麦戈 (1.3-24 @拉萨)

    从行动上来说,劳伦斯曽率五十人,带六周之粮,穿越世人认为不可能穿越的Nefud沙漠,那一路上尽是烈日晒炙而毫无水源的地形,路途备极艰辛,没有人相信他真的能完成不可思议的沙漠行军,来到了阿拉伯北部的Wadisirhan河谷;在那里,他结识了北方部落酋长Auda,借奥达的声望募得五千士兵。虽然这个部队武器落后,火药粮食两缺,但越过沙漠、俯攻海岸的Akaba港是土耳其军队不能想象的事,所有碉堡大炮都面向大海,根本无法对抗来自背...   (1回应)

    2014-01-04 16:22

  • 麦戈

    麦戈 (1.3-24 @拉萨)

    这一场大行动基于英军的一个理论,认为必须守住苏伊士运河才能防止德军的势力危及印度(英国殖民地与重要的补给来源);守住苏伊士运河的关键则在于如何化守为攻,主动出击德国的盟军土耳其,而打击土耳其的一个成本较低的方法,是发动蠢蠢欲动的阿拉伯人的民族主义,以反抗土耳其统治的方式形成对敌盟国的骚扰与压力。

    2014-01-04 15:44

  • 豆花

    豆花

    一个让自己沦为异邦人的财产的人,过的生活像是供人驱遣的次等人(yahoo),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一个暴虐的主人。这个主人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他可以反对他们,说服自己接受一场任务,将他们敲打扭曲成与他们原意大相径庭的模样,然后利用自己旧有的环境以迫使他们离开自己的环境。或者,依照我的模式,他会惟妙惟肖地模仿他们,使得像是他们在模仿他。然后他放弃自己的环境:自以为已与他们融为一体;然而那只是自欺欺人、毫无价值...

    2013-06-23 11:25

  • 阿素喇

    阿素喇

    《智慧的七柱》一书署明“致S.A.”的序言,被认为是写给一个叫达霍姆(Dahoum全名为谢赫·艾哈迈德,Sheikh Ahmed)的14岁阿拉伯男孩的情诗。达霍姆曾于1914年和劳伦斯一起在卡赫美士考古工地工作,两人关系密切,劳伦斯拒绝澄清两人有肉体关系的传言,并在返回英国时将达霍姆带回国与其同居。1916年,劳伦斯将达霍姆派往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阿拉伯北部联系阿拉伯民族主义分子,1917年,达霍姆因斑疹伤寒去世。劳伦斯后来在..

    2012-09-12 02:51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智慧七柱

>智慧七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