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圖書館》的原文摘录

  • 我重新思考了书“存在的价值”,认为书的价值或许是为了“从死去的过去中,找出活着的现在”。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就是一本打开的书,问题在于如何来解读。也就是说,书并不是静态存在着的,而是在读者开始阅读行为时才“成立”的一种无以名之的状态。 (查看原文)
    Jim Moriarty 6赞 2016-01-25 14:26:43
    —— 引自第153页
  • 娼妓的历史不完全等同于蔑视女性的历史。在交换、赠予的问题和娼妓的卖春行为之间纠结的,是真实的人生。或许可以说,只要有孤独、逃离不幸的欲望,或贫困存在,娼妓这种“邂逅”的剧目就永远不会消失吧。 (查看原文)
    橘川 4赞 2015-01-26 20:30:36
    —— 引自第106页
  • 当我长发及肩时,我们就结婚吧 (查看原文)
    Ms.A扑柔 2赞 2015-02-07 23:41:16
    —— 引自第23页
  • 对长发的恋物癖中,让我最为着迷的,是一个少年将继母的长发剪下编成绳子上吊自杀的故事。 当时,还是国中生的我认为,这位少年是为了想报复后母,引起她的关注,才选择这样的方式自杀,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少年或许暗恋着自己的后母也不一定。「头发的功用除了防寒,保护头部以免直接被伤害外,也和鸡的鸡冠与狮子的鬃毛一样,有着性暗示和象征。」 (查看原文)
    Ms.A扑柔 2赞 2015-02-07 23:41:16
    —— 引自第23页
  • 少年时代开始,我就对娼妓怀抱一种类似仰慕的情结。 在军队驻扎的基地营区入口处经营小酒吧的母亲,以及在母亲店里工作的女人们的浓艳口红、让我明显地感受到「女人」的存在。 母亲晚上几乎很少回家,但早上回来时一定会替我带回我最喜欢的可口可乐和热狗(当时只有美军才有这些东西)。 看天上的星空来占卜归宿 今晚的窝将夜宿何处 母亲一喝醉就唱着这首歌,我很喜欢听。为什么呢?因为母亲只要一哭就会变得很美,或许「母亲的脸很适合哭泣」吧,只要一唱这首歌,她一定会哭。 (另外,犹豫刊载本文的杂志版面篇幅有限,无法谈到男娼,在此慎重向读者道歉。绝不是因为「性别歧视」的关系。期待下次有机会再谈。) (查看原文)
    Ms.A扑柔 2015-02-08 19:27:37
    —— 引自第89页
  • 我想无论是谁,即便身为人母,他们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吧——处罚别人时,人们总会以为自己就是神的代理人。 (查看原文)
    Jim Moriarty 1赞 2016-01-25 15:27:48
    —— 引自第218页
  • 书中的内容是现实世界的隐喻,但书的实体却不过是纯粹的纸堆。只是这样的纸堆常使人疯狂,甚至打乱了人的一生。 (查看原文)
    式薇 1赞 2017-11-29 14:49:03
    —— 引自第144页
  • 我听说过最奇怪的预言是:如果有一只青蛙出现在你眼前,并开始张开嘴巴动着,这只青蛙一定是在数你有多少颗牙齿。如果你不趁它还没数完之前赶快离开,就会丧命。 这些预言是我在杰拉尔德·唐纳森的《青蛙》一书中看到的。 (查看原文)
    missmystery 1赞 2018-03-06 17:12:36
    —— 引自章节:成为青蛙学者的愉快百科
  • 那些“书人”集结在森林里,白天背通着他们喜爱的书。只要有人要求,他们就能够把书中任何一节的内容毫不费力地写下来。这真是令人欣慰。 但是,他们同时也是“不工作的人”。他们没有任何社交生活。对他们来说,世界是“只存在于书中的回响”。 (查看原文)
    瑒_子 2019-12-04 23:48:32
    —— 引自章节:关于书的百科
  • 时常有男人在完事后只付四成的钱,所以,如果在街上发现鼻梁断裂或是被枕头闷死,装在砂石袋的男人尸体,一点都不足为奇。 (查看原文)
    郝院长 2015-01-07 23:51:25
    —— 引自第99页
  • "搜集"等于独占,搜集是一种性压抑的补偿行为。 的确,40岁以后,热衷于搜集任何无关财富和权力的东西,或许真的是抱着某种关于"性"的失落感吧。 (查看原文)
    郝院长 2015-01-07 23:55:40
    —— 引自第201页
  • 书中的内容是现实世界的隐喻,但书的实体却不过是“纯粹的纸堆”。 只是这样的“纸堆”常使人疯狂,甚至打乱了人的一生。 (查看原文)
    阿草OwO 2015-01-12 20:23:12
    —— 引自第144页
  • 瓦西雅亚纳在《爱经》中说,只要有经济上的困难、想从不幸中逃离以及追寻爱情这三个因素,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娼妓。 (查看原文)
    橘川 2015-01-26 20:21:14
    —— 引自第94页
  • 晴朗的早晨,我登上山峰 张开手抓下满满的星星 踏着又长又廋的步子 三支炙热的全垒打 把天空都击碎了 然后,抬起头看看太阳 对着太阳说 有什么问题! (查看原文)
    Pint 2015-03-16 20:43:56
    —— 引自章节:胡乱摘
  • 每天期待和想象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是我生活的乐趣。 (查看原文)
    Pint 2015-03-16 20:43:56
    —— 引自章节:胡乱摘
  • 19世纪的法国作家庞森•泰拉尤(Ponson du Terrail)则写道:“床虽然很好,但问题是和谁睡在一起。” 事实上,“在空空的床上度过一生的男人,只能活在想象中。” 习惯每天和某个人一起入睡的男人,也是无法同时拥有想象力的。 (查看原文)
    Pint 2015-03-16 20:43:56
    —— 引自章节:胡乱摘
  • 诗人罗伯特•贝克南(Robert Bucknan)曾这样嘲笑过“书虫”。 鼻梁上驾着眼镜 一会儿向上推,一会儿向下滑 老久的上衣 是他们的制服 怀里的精致银表 不论下雨天还是刮风天 指针每分每秒咔嚓咔嚓的声音 扫去头脑里的灰尘 在人生快要失去乐趣时 只要触摸放在口袋里的 古旧书本 让思绪驰骋 眼前活生生的世界 就像影子般迷蒙 在他们眼中的现实 变成半盲目的状态 对他们来说 所有的一切都是昏暗 要将他们从遥远的过去唤回现实 必须要用希腊凋谢的押花 放到他们的鼻前 如此一来 他们才会回过神来 真实的世界才被唤回 书中的内容是现实世界的隐喻,但书的实体却不过是“纯粹的纸堆”。 只是这样的“纸堆”常使人疯狂,甚至打乱了人的一生。 (查看原文)
    Pint 2015-03-16 20:43:56
    —— 引自章节:胡乱摘
  • 在床上,的确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事。 小红帽掀开床单时,床上睡的是大野狼;沉睡了百年的公主翻开床单时,会跌入伦敦极为贫困的深渊;霍夫曼的沙男会用床单藏身;可怜的教会少女,只能用床单包住自己的身体,开始卖身为娼。 (查看原文)
    mangit 2015-04-27 08:49:10
    —— 引自第114页
  • …古罗马作家盖乌斯普林尼塞孔都斯(Gaius Plinius Secundus)… (查看原文)
    偶然童子 2015-05-23 01:13:30
    —— 引自第25页
  • 在法国的奥弗涅有个习俗,每当一对男女要结婚时,双方都要带上各自的床。但是,睡房里只能放置一张床。于是,听老人的谏言,在月经来时把第二张床放入另一个房间,这代表着夫妇两人之间依然保有独立、自主的开端。 (查看原文)
    偶然童子 2015-05-23 01:16:03
    —— 引自第123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