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艺术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Amadeus

    Amadeus

    尽情地享受它吧,占有它,最大限度地探索它,宣扬它,为了它而欢欣鼓舞吧。全部的生活都属于你,既不要听那些想把你关进生活的某些角落里去、并且告诉你说艺术只栖息在某些地方的人们的话,也不要听信那种人的话,他们想让你相信,艺术这位超凡的使者完全在生活以外飞翔,呼吸着一种纯而又纯的空气,并且从事物的真相面前掉首顾他。 没有任何一个对生活的印象,没有任何一种观察和体验生活的方式,是小说家的计划所不能给予一...

    2014-04-18 16:38   1人喜欢

  • 东方会

    东方会 (会长)

    涉猎广泛,厚积薄发 对我们灵魂惊人复杂性有深刻的理解。 喜欢转换视角,又目标始终同一,去发现在到的上饶有趣味的人,事,情景。 注重细节,促成内在的和谐。

    2018-09-27 23:26

  • 东方会

    东方会 (会长)

    人总是同时怀有获得更多经验的强烈愿望和一种以尽可能低的代价去让自己得到经验的无比狡黠的心理。。

    2018-09-26 14:47

  • 东方会

    东方会 (会长)

    他的方法是他的秘密,他即使想教别人,别人也学不会。一个作家一种方法,一旦一个作家的方法登峰造极,则就意味着其他作家必须开辟另一条路来,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 艺术从来是独一无二的。

    2018-09-26 11:50

  • 东方会

    东方会 (会长)

    笔记记得再多也不嫌多,也不可能够。要表达出最单纯的外表,要制造出最短暂的幻觉,是一桩非常复杂的事。 所以作者说:如果皮赞特能告诉他该记些什么笔记的话,他(作者们)的处境就会好些。 想要当作家的人需一生致力于此,才能有所成。老一辈的作家们的确是这么过来的,据说钱钟书先生的笔记有几麻袋之多,可见一斑。 常看到豆瓣首页的文章中有不少关于记笔记的,仿佛是帮了皮赞特回答了这一问题,可仔细看来,多是浅尝辄止,...

    2018-09-26 11:26

  • 东方会

    东方会 (会长)

    乃是有生活的小说和没有生活的小说这两类。

    2018-09-26 11:25

  • 乘风好去

    乘风好去 (足够受用一生的足足一分钟的欣悦)

    2018-07-06 11:51

  • 乘风好去

    乘风好去 (足够受用一生的足足一分钟的欣悦)

    在乔治·艾略特以其男主人公或女主人公的名字命名的所有小说中——《亚当·比德》、《织工马南传》、《罗莫拉》和《费利克斯·霍尔特》——这些人物实际上扮演的是次要的角色。作者的初衷可能是希望使这些人物保持最高的形象,然而,素材在她手中变得难以驾驭,结果使这些技术上的主人公在事实上的主人公面前黯然失色。

    2018-07-04 21:14

  • 乘风好去

    乘风好去 (足够受用一生的足足一分钟的欣悦)

    世界上没有几个先知、英雄和绝色美人。我不能把我全部的唉和崇敬都献给这些罕见的人物,我要把大量的这种情感倾注在我的那些平凡的同类身上,尤其是倾注在站在芸芸众生之前列的那么几个人身上,我认识他们的面孔,触摸到他们的手,我不能不带着亲切谦恭的心情为他们让路...... ——《亚当·比德》

    2018-07-04 20:29

  • 乘风好去

    乘风好去 (足够受用一生的足足一分钟的欣悦)

    他属于那些为数不多的、一丝不苟的作家。当然,首先应当承认,他与其说是一个饱学之士,还不如说是一个热情的天才。他所擅长的是精细的观察。他没有瓦尔特·司各特、狄更斯和乔治·桑那样的敏捷、热烈以及几乎不假思索就能即兴发挥的才能。这样的才能是小说作者的一大魅力;大体上说来,我们觉得它是最了不起的东西。屠格涅夫先生没有这种才能;他在别的方面使我们着迷。若要三言两语地描述他,可以说他是一个做好笔记再写小说...

    2018-07-03 19:59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小说的艺术

>小说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