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笔记(6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richardche

    richardche

    最有感觉的两段话: “上帝曾经让天堂里那两位作出自己的选择:或者选择没有自由的幸福,或者选择没有幸福的自由,第三种选择是没有的。他们这两个傻瓜选择了自由。那还用说,明摆着的——后来一代又一代人对脚镣手铐想得好苦。” - 黑客帝国讨论的也是这个问题,感觉选择幸福也没有错吧,虽然“幸福”本身如何定义就有很多猫腻,哈哈。 “我们的众神就在这里,在人间,与我们同在;他们在护卫局、在厨房、在工厂作坊、在...   (2回应)

    2015-01-29 20:46   5人喜欢

  • 酾白驹

    酾白驹

    焚书年代的文学珍品   ——评扎米亚金的《我们》   乔治·奥威尔 ...... 关于此书,任何人会注意到的第一点是——我相信从来没有人指出过——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有一部分一定是取材于此的。两本书写的都是人的纯朴自然精神对一个理性化的、机械化的、无痛楚的世界的反叛,两个故事都假定发生在六百年以后。两本书的气氛都相似,大致来说,描写的社会是同一种社会,尽管赫胥黎的书所表现的政治意识少一些,而受...   (1回应)

    2015-08-29 21:43   3人喜欢

  • Louise.园

    Louise.园

    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然而这种个人意识,个人独立存在的感觉,就像感到眼睛里面有沙粒,或一个发炎的手指头,或一颗痛牙;当眼睛、手指头和牙齿是完好的时候,它们似乎并不存在。难道不是很清楚吗?意识到个人的存在就是一种疾病。

    2014-04-26 20:57   1人喜欢

  • f

    f

    “无法想象!太荒唐了!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们是在革命吗?” “是的,革命,这有什么荒唐的?” “荒唐是因为,不能有革命。因为我们的革命--是我说的革命,不是你说的革命--我们的革命已经是最后一次了。不能再有其它革命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她的眉毛蹙成了一个嘲讽的三角形。“我亲爱的,你是一个数学家。不仅如此,你还是一个哲学家,一个数学家出身的哲学家。好吧,那么,请说出最后一个数把。” “你什么意思?...

    2017-12-16 09:06   1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在写这篇记事时,我兴奋得两颊飞红。也许,这就像一个女人初次听到腹内尚未睁眼的小生命的搏动。这是我,同时又不是我。我将以我的精力、我的心血月复一月地滋养它,孕育它。然后,忍痛地把它从躯体上撕裂下来,敬献给大一统王国。   但我已准备这样去做,就像所有的号码(或者说,几乎所有的号码)一样。我已经准备就绪。 但是,天空却不然! 一片湛蓝,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古代人的鉴赏力真不可理喻。那种被吹嘘得天花乱坠的..

    2014-01-14 22:27

  • flyingsea

    flyingsea (天堂向右,我却向左)

     “你意识到你所暗示的是革命吗?”  “当然是革命。为什么不呢?”    “因为不可能有革命,我们的革命是最后的,永远不会再来一场,这谁都知道。”    “亲爱的,你是个数学家:告诉我,最后的数字是几?”    “你什么意思,最后的数字?”    “噢,那就说最大的数字吧!”    “可是荒唐啊。数字是无限的,不可能有最后一个。”    “那你干吗说最后的革命呢?”

    2013-07-04 12:52   1人喜欢

  • 噢还有

    噢还有 (钻石牌钻石型钻石牙刷)

    滑稽、荒唐的是,在古代世界,海洋竟毫无目的地昼夜不舍地拍激海岸,那潜藏于水力中的巨大能量只用来激发恋人的爱情。 我离开了大地,像一颗独立的行星,疯狂地旋转着,沿着一条谁也没有计算过的轨道,向下飞快地坠落…… 自由和犯罪紧密不可分地相联系着就像飞船的飞行和它的速度。飞船速度等于零,那它就不能飞。人的自由等于零,那么他就不会去犯罪。这是很明白的。要使人不去犯罪,惟一的办法,就是把人从自由中解放出来...

    2013-06-18 21:23

  • 卡馨

    卡馨

    刚看到第二节的时候,这本书给我的感觉像是在说一个很多年后的故事。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被逻辑的安排好的,所有的人都是根据着安排在进行着自己的生活。什么时候男女被安排在一起聊天,什么时候做爱,什么时候可以相互,几乎所有的人的思想和思维方式都是一样的。 一旦对生活周边的事物形成了习惯,就很难想象没有这些的存在,抑或是改变。 所有的人也是习惯了所有的场景,宁愿用同样的生活方式存在着,也不愿意...

    2012-07-14 10:59   1人喜欢

  • a sinner

    a sinner

    2019-08-14 14:54

  • 章赳赳

    章赳赳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你们也应该知道了:笑不过是你心底爆炸的回声。他可能是节日烟火一样的红色、蓝色、金色;也可能是人体的血肉飞溅。

    2019-08-12 21:13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我们

>我们